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授权汉化】At home 04

原文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4616007

喜欢请给太太去打个分~!

前篇及授权书请翻阅at home 01~03

汉化组微博:http://weibo.com/u/5658338256?from=myfollow_all

有意愿加入汉化组的小伙伴请私戳我或者私戳汉化组微博!组里小伙伴都不是专业的,大家可以一起交流学习,日语进步嗖嗖嗖——




At home 04

「我一直,在你的身边注视着你」


好久不见的at home系列。

已经写了一点存货了,但不知道是否能完结掉它所以就这么写着了,但总算写出点样子来了,有这种感觉的大概只有我一个。

 

那么就请看(^ω^)_

 

 

离我们决定收养两个孩子已经过去一周了。

我们每天都过得非常忙碌。光是顾及工作就已经忙不过来了。

 

 

照顾孩子是多么困难的事我们还不从得知,毕竟都是第一次接触。

我们完全小看了养育孩子这件事。

 

 

真波山岳和真波坂道。

两个人都是5岁。

生日是5月29日和3月7日。

一个礼拜可以得知的就只有这些。只能了解些个人简历程度的东西,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那么,小卷!我们出发了!”

 

东堂露出让人完全联想不到是大清早的笑容,手握门把回头望向这边。

 

“啊,一路小心咻。”

 

突然,东堂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的样子,突然把脸靠上来。

 

“小卷。你的眼睛下面,有黑眼圈了哦。”

 

没有睡好吗?东堂很担心的样子凑上来询问我。

东堂用指尖触碰了下我的眼睛下方。

我不禁闭上了被触碰的那只眼睛。

 

“晚上我在工作咻。”

 

我边打着哈欠边这么回答着。

 

东堂像是在沉思一般低着头,“果然,我还是请带薪假吧!”

 

只要我露出疲惫的样子,他一定会这么说。

 

白天很忙,所以在晚上来完成工作,只是这种程度的事而已也担心过头了。

 

我姑且在公司也是个社长代理。因为是大哥的品牌所以多少能开个后门。所以怎么说还是能把工作放在家里完成的。把公司的事情都交给秘书,然后让他把必要的文件传真过来。

 

所以白天我就待在家里负责照顾两个孩子了。

 

“会被人认为明明只是个新人却这么狂妄的哦”

 

“但是……”

 

我有点受不了还是不肯放弃的东堂了。

“这种程度不要紧的咻。一路小心”

 

我轻轻地吻了下东堂的额头,并朝他挥了挥手。

 

“小卷!再做一次!”

 

“不要得意忘形咻”

白痴吗,我踢了东堂一脚。

 

东堂戴上和西装非常不搭的竞技用头盔,跨上了公路车。

今天一如既往地戴着土到爆的头箍。果然还是这样才像东堂。

 

我目送着东堂在朝阳照耀下而泛光的平坦大道滑行一般地加速而下。

 

 

好了,去洗衣服吧。目送完东堂去上班之后,才是忙碌的时候。两个孩子的早饭、洗衣服、还有其他等等事情。虽说听说过主妇的早晨是十分繁忙的,原来实际是这样的啊。

 

家里姑且是有车子的,但是还是骑公路车的情况比较多。大学毕业后,箱学和总北的同学们一起组成了一支业余的队伍,到现在还会时不时的聚在一起练习。

 

由总北和箱学的三年级成员组成的队伍。

虽然金城和福富因为作为专业车手现在在国外,所以不在队伍中。

 

结成时的成员有新开、荒北、小田所、石垣、东堂、还有我。

曾经是二年级的泉田以及黑田、青八木、手岛他们也在大学毕业后加入了队伍。所以队伍里一共有10个人。

 

 

“之后有一段时间,不能去练习了呢”

 

在这次的练习中,这么和他们说吧。

虽然可能会有点寂寞,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现在有一堆要做的事。

比起自己的事,得优先他们的事才行呢。

 

虽然会很累,但不加油不行。

已经觉得要负起责任了啊。

 

我按下洗衣机的开始按钮后,走上了二楼。我一直会在大概8点半的时候去叫醒两个孩子。

 

“坂道、山岳。起床了咻”

我拉开窗帘对他们说道。

 

两个人共用一个枕头,黏在一起睡着。

 

感情真好呢。五岁儿童的兄弟是这种感觉的吗?

“啊……早上好”

响起了用着早晨特有的含糊的发音方式的坂道的声音。

很困的样子揉着眼睛的坂道真可爱呢。

 

我被穿着黄色的水珠模样睡衣的坂道萌到的同时伸出手去顺了顺他的头发,山岳则是配套衣服的蓝色。

这是东堂在四天前工作回来的路上买的睡衣,虽然尺寸稍显有点大了,但这也有这样的好处。东堂GJ。

 

“坂道,睡相好差咻”

我只要这么一说,坂道就会一下子睁大眼睛对我扬起嘴角,用自带效果音的笑容对我微笑。

原来如此,真可爱。要被萌死了。这就是所谓的儿控吗……

“真——波,起床了”

 

有天使吗。对着山岳的脸颊戳戳的坂道,还有紧紧地抱着兔子玩偶背对着我的山岳。

两个人都可爱死了咻……

要流鼻血了。

 

“嗯嗯,还是好困……”

 

“反正还是会午睡的吧,快起来咻”

 

“还是好困—”

 

我把还在撒娇的真波硬抱起来走出了东堂的房间。

 

现在东堂的房间基本已经变成了两个孩子的房间。我一旦想布置个小孩房间出来东堂就会说“那样不就没有和小卷一起睡的借口了吗!”这种意义不明的话。

而且坂道和山岳貌似还是两个人不在一起的话就睡不着的样子。

 

房间的问题就先放置了。

嘛不过也只过了一周而已。

再慢慢考虑考虑也可以。

 

我觉得最近我的女子力上涨了。虽说本来也不是不会做料理,只是东堂更加擅长。

 

今天我做了热蛋糕,还用巧克力酱画了兔子和小猫。第一次一起吃饭的时候吃的是蛋包饭,那次这么做的时候他们都很高兴的样子。

 

用着与其说是拿着,不如说是握着叉子的奇怪姿势的山岳和坂道。

真祥和咻

 

“卷岛叔叔!”

 

嘴巴四周吃得沾满了巧克力酱的山岳叫着我的名字。

 

“什么事?”

 

“我们去公园吧!”

 

“公园?”

 

一边应付山岳一边用湿毛巾擦他的嘴。

 

“行,况且天气不错。”

 

我看向客厅的窗户外这么说道,这让坂道映在窗上的脸显得闷闷不乐。

 

“我不想…去外面…”坂道低着头紧紧抓着叉子。

 

“为什么?公园,不是很~好玩!”

 

“……嗯。”

 

然后,我清楚了一件事,坂道因为父母的死变得害怕去外面。

之前说过“电车通过的声音听着好可怕”。

 

山岳没敏感到这地步,倒是像完全不记得的样子。

但他非常清楚地记得自己差点被父母亲杀死。

记忆迷糊却又奇妙的真实。和我们聊起那天发生的事时,淡泊的态度简直像旁观者一样。

 

那是两个孩子来到我们家的第二天。

家里门铃响了。

 

“谁啊”我拍开从后面环住我的东堂的手向玄关走去。

 

我认识的人都不是那种会客气地按门铃的人。

 

打开门后,两个男人向我出示了警官证。是警察。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男人劈头盖脸就问:“请问是东堂尽八的家吗?”

 

“找我?我,我可没做坏事要你们来抓我!”站我身后的东堂回了他们一句表明他智商堪忧的话。

 

是为了那两个孩子的事而来的吧。

 

“我们听说真波山岳和坂道被收养在这里。”

 

听到他们的名字,东堂立刻安静了,怒视着他们看了一会儿。

 

“希望我们也能一起去警局。”

 

这样用冷酷的双眼看着两位警官的尽八有点恐怖。

 

 

东堂side

 

审讯室那种地方实在不是什么能令人感到舒服的地方。

 

类似警匪片中出现的那种无趣的房间,里面只摆了椅子和桌子。

孩子们在别的房间,我们和警官面对面坐着。

 

“那个首先,我们查出了那两个孩子的父亲一直在服用兴奋剂,而他们母亲一直遭受他的家暴,所以我们推测是压力过大诸如此类的原因而造成他们全家一起自杀的事故。具体细节还不清楚。因此要坂道和山岳两人从中协助我们。”

 

中年男人认真地翻着手边资料,一点停顿都没地告诉我们。

警官站起身打开了门,从门缝中和在外面的另一个人说了句话。

 

那个人点点头离开了房间。过了一两分钟山岳被带来了。

 

 

“啊,是东堂叔叔。”山岳悠哉地说着,还没走到我旁边的折叠椅前就一下子坐下。

 

和警官正面坐着,气氛狠奇怪。

 

警察一脸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对上山岳的视线。

 

“能告诉我,你父母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警察逼问山岳这个残忍的问题。

你怎么不去死,让五岁的孩子告诉你当时差点被父母杀死的经过。

 

 

明明离事故发生才过了四天,他们两个再一次被冰冷的现实和自以为是的大人打击。

 

“山岳,不想说也不要紧哦。”

 

为了让山岳感到安心,我将手搭在他肩上。

 

“没关系,叔叔,说说也不要紧。”

 

山岳笑嘻嘻地,保持微笑,面不改色地说。

说实话,我很震惊。

 

我一直不懂。他在想些什么,我之前也完全没头绪。他有时会露出孩子一般的神情,但眼神里什么都没有,如同一具空壳。

 

我没见过山岳的眼睛深处流露过感情。

 

明明是自己的事,却像是在说别人的事一般。简直像路过的旁观者一样,平淡地诉说那天发生的事。

 

“我妈妈啊,明明电车在‘轰隆隆’地行驶却一动不动。”

 

“坂道也在哭,但是父亲像是不让我们逃走一样一直紧紧抓着我们的手。”

 

“妈妈…把我…”

 

"把…坂道…"

 

笑容一下子没了。

声音戛然而止。

 

突然,山岳流出不同寻常的汗量,身体强烈地颤动着。

 

“怎么?是,父亲,母亲?…把我,和坂道?怎么了?”

 

他混乱之后就完全不说话了,不,是说不出话了。好像记忆变得乱七八糟。

 

因为山岳的情况变糟,就算是警察气势也弱了,停止了询问。

 

终于让哭泣的山岳冷静下来后,把他带去了其他房间,门外的警察把坂道带来了这房间。

 

站在关掉的门前,坂道一动不动。

 

我对他说:“到我这里来。”

 

被我的呼唤吓得抖了下,坂道抬脚低着头向我这边小跑来,紧紧抱住小卷的腿,把头埋在上面。

 

被孩子撒娇而露出这样可爱得让人觉得困扰的神态的,真的只有我的小卷了。不不不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坂道胆怯的样子让警官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了吧,他们用更温柔的语气,重复了刚才问过山岳的问题:“能告诉我你们父母死的时候的发生了什么吗?”

 

“……”

 

坂道保持着脸埋在小卷腿上的样子左右摇头。

 

发出颤微的声音:“我,要回家…”

 

“琐碎的事也没关系,知道什么时候到的道路口吗?”

 

“……”

 

“有和你母亲他们起过什么争执吗?”

 

“……”

 

“比如说被打过吗?”

 

“……”

 

“那我换一个问法,你,讨厌爸爸妈妈吗?”

 

“!……我喜欢他们。”

 

坂道像是说给自己听一般,只回答了这个问题。

 

像这样一个个问题逼问他整整持续了15分钟。坂道到底还是哭出来了。

 

我见状站起身抱起坂道:“到此为止吧?”

 

警察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叹了口气。

 

 

大概是为了安慰我“我这也是工作啊,山岳君不肯开口说的话只能问坂道君了”他这么讪笑地说着。

太卑鄙了。

我威吓一般地瞪着那个警察。

 

听到这话坂道抬起了一直埋着的脑袋,睁开眼睛忽然问道:“……对山岳君、也问了同样的、问题吗?”

 

警察很显然对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兴趣,他的目光始终在资料页面的文字上

“就算是父母死了,也不是单纯的自杀,因为殉情演变成了杀人未遂啊。”

 

警察一边浏览着资料一边说着根本不应该对孩子说的话。

 

坂道看上去有点奇怪。不知道他在看着哪里。脸色变得很苍白。

 

“……变脏了,怎么办啊,山岳君,被弄脏了。”

 

我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的思路很混乱。这两个孩子,再在这里待下去的话。

 

一定,会坏掉的吧?

 

我这么想着。

 

“小卷,回家吧。”

我拉着小卷的手臂,有些粗暴地打开了门。平时的我绝不会这么做。就算再怎么生气,身为社会人都会故作冷静,我心中的自己一直都是沉着冷静的。

 

但是,现在的我,没有办法再忍受下去

 

打开门之后,我询问了门边站着的警察山岳在哪里。他直接指了指隔壁的房间。没有制止我的意思。

 

隔壁的房间里有一个女警,我向她打了招呼。山岳正抱着膝盖坐在折叠椅上。

 

在看见山岳的那一瞬间,坂道就从我的手臂上爬了下来跑向了那边。他很担心没有精神的山岳,握住了他的手。

一脸担忧的坂道只是那么看着山岳,没有说什么。

 

“我没事哦,坂道君。”

 

很虚弱无力的笑容。

 

“快点回家咻。”

小卷就那么抓着我的手臂,打开了门。

 

“回家了吗?我们要回家了吗?!”

 

坂道的声音里疑惑与期待交织着

 

让人很快就明白了他在想什么。

 

两个孩子口中的家,和我们所认为的并不相同

 

“啊,啊……是回我们的家,”

 

小卷很艰难地说着,避开了两个孩子的视线。

 

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的感觉,究竟是有多么的心酸,我其实对此并不了解,我的人生可以说是幸福的。

 

“对哦,是这样呢,妈妈他们,已经不在了呢。”

 

坂道的自言自语,让人觉得很悲伤,但是对于他说的都不能完全理解的我,是不是很没用呢。

 

 

 

卷岛side

 

结果今天也没能去公园。现在去公园还是难度很高。

 

山岳说如果坂道不喜欢的话就不去了,最后我们去了家前面的海边。

坂道好像在这里就没关系。

耳畔只有大海的声音在回荡,我目不转睛地望着。

家附近什么都没有真是太好了。

 

两人在沙滩上堆沙子挖隧道玩。我看着坐在隧道两边拿着小铲子的他们,

 

问道“今天想吃什么?”

 

“薄煎饼!”山岳很有精神地回答道。

“那个是点心咻。我问的是晚饭哦。”

“那就汉堡牛肉饼!”

 

“那么,坂道呢?”

“!……大家想吃的食物就好了。”

 

坂道和山岳比起来,都不需要照顾。说实话,他既不会撒娇,也不会给我们添麻烦。不如说是有点太拘谨客气了。虽然这一个星期里他大致熟悉了这样的生活。

 

嘛,对于领养人来说这样的孩子是完美的吧。

但是,无论如何,还是觉得有隔阂。稍微有点感到寂寞

 

“那么,坂道就负责决定甜点咻。甜点要做什么好呢?”

 

但是就算是这么说了,坂道也是最近才学会向我们提要求。

 

“……布丁。”

 

太可爱了,忍不住想笑。在坂道察觉不到的情况下我颤抖着肩膀偷笑。

 

大概是玩累了,一回到家两个孩子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替他们盖上毯子之后,我从房间里拿了笔记本电脑出来开始工作。昨天稍微攒了一点工作没做,还是快点完成吧。

 

戴上了黑框眼镜,把长发适当地扎起,开始整理积攒下的工作。

房间里响起的只有我敲击键盘的声音,以及轻微的海浪声。

 

回过神来的时候,时针已经指向了五点。

已经是不得不做晚饭的时间了。啊,刚刚状态太过集中。

工作已经基本上都完成了,可以就此告一段落了。

 

两个孩子还在睡。

将山岳身上有点滑落的毯子重新拉好之后,从已经晒干了的干净衣服里找出了围裙。

 

做汉堡牛肉饼吧。

 

晚饭做的是之前山岳说想吃的汉堡牛肉饼。

 

闻到香味的两人睁开了眼睛。将布丁放入了冰箱冷藏。东堂回来的时候差不多能成型吧。

 

关上冰箱门的同时就听到了,东堂说着“我回来了”的声音。

 

“尽八,回来的比平时都要早咻。”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快速跑向了玄关。

 

“东堂叔叔你回来了!”

 

“欢迎回家!”

 

他们飞扑进了还在脱鞋的东堂的怀抱,东堂也高兴地将他们接住了。

 

“小卷我回来了!”

 

我踹了想要在两个孩子面前拥抱我的东堂一脚,四个人在厨房聚齐了。

 

“今天吃什么!?”

 

“汉堡牛肉饼咻。还有布丁。”

 

当然不能忘了用番茄酱画上小兔子和小猫。

 

未完待续~



【山神的情敌】汉化组

翻译/校对:aiai天使_山顶民政局工号077、黑亲、夏天不倒塌

请勿转载 



评论(2)
热度(76)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