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维勇】夕暮れじゃなくても(短篇完结)

※动画时间轴往后四年的想象世界。/

   很奇怪的告白方式。/

   参杂了很多自我理解。不喜勿喷。/


——————————

就算不是傍晚

 

胜生勇利百无聊赖地依靠着切换电视频道来打发时间,尽管已经十分困倦,但是脑袋深处有一道声音顽固地提醒着他不可以就这么睡过去。

 

本来说好今天傍晚的航班能够回到日本的,结果因为恶劣天气,俄罗斯那边的机场大面积延误。

 

以上就是勇利知道的所有信息。然后维克托就以一句「抱歉手机要没电了,等找到充电的地方充完电再打给你」匆匆结束了通话。

 

输入维克托告诉他的航班号,勇利在网页上检索了无数遍,得到的结果都是「延误」,连计划起飞时间都没有。

 

「也许今天回不来了吧」,勇利这么想着,手指无意识地滑过遥控器,电视被切换到了刚开始播的深夜节目。勇利愣了一下,随即发现这是他前两天参与录制的综艺节目,电视画面上的他整个人都紧绷着,显出了明显的不自然与窘迫感,只有在被问到问题的时候才会犹犹豫豫地回答几句,可以看得出,电视上的“勇利”正在竭力保持微笑,但是那个笑容大概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啊啊……真是看不下去。」关了电视的勇利躺倒在沙发上,用巨大的猪排形状的抱枕盖住了自己的脸。

 

「早就说过不想参加的……」勇利在心里抱怨着维克托,如果不是维克托几个月前一时心血来潮替他答应了这个邀约,他就不用在全日本的观众面前丢人了,这可是比在冰场上因状态不佳而发挥失误更加丢人的事。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维克托成为了他的教练之后,因为状态不佳而发挥失误这种事情几乎就没有发生过。维克托总是能够准确地抓住他所有的点,并且用奇奇怪怪的方式鼓励着他,重塑了他的自信心。

 

勇利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一般的人光是要理解他在想什么就十分困难,而维克托却总是轻易将他看穿。在维克托面前,勇利任何的一点小心思都会暴露无遗,这种感觉就像是没穿衣服在维克托面前晃一样,让人感觉非常不妙。

 

这是维克托成为勇利教练后的第四年,也是勇利退役后回到日本的第一个月。

 

本来一事无成灰溜溜地回到长谷津的时候,勇利觉得自己作为运动员的生涯可能就此终结了。可是偏偏是这个时候,维克托从天而降,不由分说地带着他实现了世界大满贯这种以前做梦都不敢有的梦想。

 

作为运动员早就过了巅峰时期的年纪,也达成了奥运会、世锦赛、大奖赛大满贯的目标,再加上身体已经无法再负荷高强度的训练与经年累月攒下的旧伤,在二十七岁这一年,勇利征得维克托同意之后宣布了退役。

 

说是征得维克托的同意,其实也不过是被轻轻巧巧说了一句“是吗,原来到极限了啊”。这样一句话,如果不是从维克托的嘴中说出来,勇利一定会感到生气。实际上维克托这么说也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勇利以为他多少会再挽留一下。不过后来看到维克托一个人靠在露台上、看着漆黑延伸到无尽远方的夜空时所露出的落寞神色,勇利那些仅存的小别扭都消失殆尽。

 

没有谁能够与时间对抗,这一天迟早会到来,这是彼此都明白的道理。

 

只是当它真正来临的时候,勇利才意识到,这四年间,维克托的生活重心全部放在了自己身上,费尽心思地设计训练计划、选曲编舞、还要兼顾心理引导。

 

当自己选择不再继续的时候,一定让维克托感到了寂寞。那隐藏在略长的银灰色刘海之下的眼眸、与勉强勾起的嘴角,仿佛一把冰锥,又冷又狠地刺进了勇利的心脏。

 

不想让维克托失望。

 

这是勇利的习惯,但这一次,他还是让他失望了。

 

回到日本后,勇利并没有急着回老家,而是在东京暂时住了下来,他收到了不少请他担任教练的邀请,但他还没有做出选择,他想听听维克托的意见,但是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自己既然退役,维克托也就不再是他的教练,他没有义务提出参考意见。

 

似乎得了维克托依赖症。

 

勇利苦恼地翻了个身,由于忘记了这是在沙发上,他一下子滚到了铺了厚厚地毯的地板上,额角还不小心撞到了桌脚,疼得他倒吸冷气,也顺带着驱散了所有睡意。

 

再次给维克托拨打电话转接到语音信箱后,勇利把手机扔到了一旁。

 

「明明说好傍晚就会到日本……」哪怕维克托是个总把约定忘记的人,勇利明白这回也不是他的错。

 

勇利推开桌子,空出一片地方,他伸展四肢在地毯上来回滚了几圈。这一天是圣诞夜,尽管对于维克托这个俄罗斯人而言,并不在这一天过节,但是日本的街头圣诞氛围浓厚。

 

但是比起圣诞节,令勇利更在意的是,马上就是维克托31岁的生日了。

 

去年的这个时候,终于实现了大满贯的勇利,在获得大奖赛总决赛冠军之后,与维克托在总决赛的举办地加拿大疯玩了两个星期,维克托的30岁生日就是在那个时候度过的。

 

在前几天的电话中维克托还嚣张地向勇利索要着生日礼物,还强调一定要是独一无二的。可无论勇利怎么想,他都想不出有什么是他能够给予的、世上唯一的礼物。就连那些奖牌、奖杯,维克托也全部拿到过。

 

与维克托失联十个小时后,日本时间到了12月25日这一天。如同例行公事一般,勇利打开社交通信软件,给维克托发去了生日祝福的短信,然后他摘下眼镜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打算洗个澡去睡觉。

 

去卧室拿换洗衣物的时候才发现窗外的地面上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积雪,像是与俄罗斯的暴雪相呼应,东京的街头从午后开始也断断续续下起了雪。只是勇利没想到,才到深夜居然就积了挺厚的一层。

 

越是在这种寒风刺骨的季节里,就越是想念老家的温泉,勇利有些想要回家了。

 

手机震动的时候,勇利以为是维克托终于找到了充电的地方给手机续了命。放下手中所有的东西就扑过去把手机拿到了手里,划开了接听键。

 

「喂喂,勇利?睡了吗?刚刚那个节目我看了哦,你的表现真是烂爆了。」

 

勇利不得不把手机拎得远远的,以躲避西郡优子那音量过大的责问。

 

「是优酱啊,所以说了我不适合参加这种节目……」

 

「但是偶尔参加一次也不错嘛,大家都喜欢看。」优子自顾自地前后矛盾着,「说起来维克托现在和你在一起吗?」

 

「他还没到……」

 

突然之间传来的用钥匙开门的声音打断了勇利的话,一边想着是不是维克托回来了,一边又不敢相信地自我否认,因为太过犹疑,他甚至都没有及时回过头。

 

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在重要时刻勇利很容易就把自己缩到壳里,如果不是这些年维克托陪在他的身边,他也不会成为现在这个“胜生勇利”了。

 

从背后席卷而来的拥抱裹挟着凛冽的寒意,一下子包围了勇利,手中的手机也因为这猛烈的撞击差点从手中划出去。

 

「勇利!我好想你!」

 

没错,就是维克托、那个失联了十个多小时的维克托。

 

勇利无论经历多少次维克托的亲密动作,身体总是不自觉地发僵,哪怕他知道这是俄罗斯人的礼仪的一部分,他也没有被同化,相对的,他越发地认识到自己是个相当传统的日本男人。

 

「勇利有想过我吗?!」

 

那夸张的语调和说辞,除了维克托不会有其他人。

 

「没……没有……」

 

作为传统的日本男人,勇利无法好好地表达自己的情感,尤其是在维克托的面前,这一点无论过去多少年都不会变。

 

「啊哈这可真是令人伤心。」维克托将勇利抱得更紧了一些,阻止了他想要挣脱自己怀抱的行为。

 

「欸?为什么回来了?明明显示还没有起飞。」

 

「改签了最快的航班赶了过来,抱歉,没来得及告诉你。」维克托把自己的下巴搁到了勇利的肩膀上,整个人像是只大狗一样趴在他的身上,「与其等手机充电,不如快点过来,surprise~!」

 

「松……松开……我……」勇利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搞不好会断气,维克托的臂力惊人,将他越箍越紧。

 

「好冷淡啊~~~~」维克托拖着长音神色夸张地晃了晃勇利的肩膀,将勇利摇得头晕目眩,「说起来生日礼物呢?准备了什么?我期待了好久!」

 

勇利心虚地涨红了脸,他没能满足维克托的愿望,「对、对不起,因为维克托你说要独一无二,我实在是不知道要送你什么好,不如你告诉我,只要我买得起,我一定买给你!」

 

「真的?我想要的都可以?」

 

勇利看着近在咫尺、岁月留不下痕迹的漂亮脸庞,呼吸再次变得不顺畅起来,脸部也不受控制地开始发热。

 

「那把勇利送给我。」

 

「欸?」

 

维克托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说,我想要,胜生勇利。」

 

「欸?」勇利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维克托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维克托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习惯性地触摸着勇利唇边的肌肤,缓缓眯起了眼睛。他看着瞪大了眼睛一片茫然、矮了自己半个脑袋的勇利,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

 

他将自己的嘴唇轻轻盖上了那一到冬天就容易干燥的勇利的双唇,满心想着原来自己不给他抹唇膏的嘴唇是这样的触感。

 

柔软、温暖,还有些干。

 

窗外不知何时又飘起了大雪,室内一片静谧,依稀听得见雪落时簌簌地声响。

 

没有更多的动作,维克托停止了这个浅淡的亲吻,「对不起,答应了你傍晚就会回来。」

 

勇利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地狂跳,他下意识地将维克托的行为理解为俄罗斯与日本的习俗不同,自己不该有越界的想法。

 

「没关系,就算不是傍晚……」

 

「就算不是傍晚。」维克托截断了勇利的话语,用指尖挑起他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

 

——「就算不是傍晚,我也还是喜欢你哦。」


==========================================

感谢阅读到这里,

转折略微奇怪的告白梗,而且人物ooc了

不过可以理解为维克托这是想要告白而已,试着脑补了一下真的到了勇利退役那一天,维克托也不再是他的教练,其实没有了再黏在一起的理由,可是维克托无论如何都不想就怎么把勇利让给别人,于是想出了“发展出另一种关系”的方法。

对不起,一点都不浪漫w


评论(21)
热度(295)
  1. 樱飞雪夏天不倒塌 转载了此文字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