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维勇】別に好き嫌いとかじゃないだけど (短篇完结)

※没想到前一篇意外的还蛮多人喜欢的,所以又烤了一份小甜饼/

   依然是原作设定,几年后的妄想情节/

   交往并且同居/

   无论如何也无法把喜欢说出口的梗/


不是喜欢也不是讨厌

 

「勇利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喜欢呢。」

 

正式成为恋人已经过去了半年。


维克托边咬着抹了黄油的吐司边向对面的人抱怨着。今天的早餐是西式的烤土司与培根蛋,味道很好,足以带来一天的好心情。

 

「啊,我要迟到了。」像是没听到维克托的话,胜生勇利猛地站起身,椅子划过地板发出突兀又尖锐的动静,「我出门了。」

 

维克托在心里叹了口气,无奈又不情愿地说了一声「路上小心——」

 

勇利冲出家门的时候连鞋子都没穿好,走到电梯口的时候被自己绊了一跤。其实也没有那么着急,只不过他回答不了维克托的问题,身体本能地做出了「逃避」这个反应罢了。

 

退役之后犹豫过要不要做教练,勇利觉得自己并不适合这一行,他总是心太软,而且无法好好地将自己的意思表达给别人。他不像是维克托,总是能用出乎意料的方式达到最好的效果,他的言辞很干涩,除非学生领悟能力很好,否则很难适应。

 

但是除此以外他又没有别的才能,似乎也只能继续从事与花滑有关的工作。在决定工作这件事上,维克托没有发表过任何意见。

 

通勤电车上总是挤满了人,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不过是沙丁鱼罐头里的一条沙丁鱼。勇利讨厌这样的电车,他面无表情地推了推边框眼镜,挤在他面前的穿着西装的中年大叔正拿着手帕艰难地给自己擦汗,左手边有一位打扮精致的女性,勇利不敢靠她太近,努力维持着最后一线的距离,右手边是个戴着口罩的少年,身后则是车门。在这样狭窄的空间里,就连呼吸都变得不畅快起来。

 

不过在这样人满为患的公共场所,也很少会有人认出勇利。他知道自己是个很「质朴」的人,毫不起眼、也没有闪光的地方,走在街上会迅速被人群淹没。他不是维克托那样的美男子,也没有优雅清高的气质。

 

虽然他在几次表演中也选用过与性爱相关的主题,但那都是在维克托的引导下完成的。那几次表演到现在仍被人们津津乐道,视频在网站上点击率颇高。穿着维克托亲自改良过的服装、为了效果还略微化了妆,头发全部都被梳上去、露出光洁额头的勇利,在冰场上确实散发着诱人的荷尔蒙,那融合了女性习惯的眼神与小动作,在不经意间勾动了无数人的心弦。

 

但那只是冰场上的胜生勇利,与现实生活中的他无关。

 

「我不是什么美男子」勇利从一开始就很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外表与定位,但是在维克托的教导下,他才渐渐领略到什么是美、什么是爱,那是他从前百思不得其解的。

 

虽然勇利自己都不觉得视频里的人是他自己。

 

就像是现在挤在电车上,没人认得出这是代表了日本拿下大满贯、被人夸赞为冰上骑士的前著名运动员,哪怕他才退役半年,街边广告板的几家代言还没换掉,勇利就愣是过了气。

 

他清晰地记得,维克托在那几场比赛的时候毫不吝啬地夸赞了他的「美」,对他又是拥抱又是亲吻的,仿佛自己真的成功「引诱」到了他。

 

勇利与维克托的交往是在他退役后开始的。没有了理由再待着勇利身边的维克托,以恋人这一身份成功地留住了他。虽然整个过程勇利都是迷迷糊糊的,他只记得维克托说了喜欢,可是喜欢这个词也不是第一次从维克托嘴里说出来了,所以勇利并没有多吃惊。

 

「那就交往试试看吧?」

 

在维克托的循循善诱下,勇利莫名其妙地点了头,然后一跃成为了憧憬的偶像的男友,即便是现在想来,勇利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这么土又没有情趣的自己,维克托他究竟是喜欢自己什么呢?勇利很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啊,重点不是这个。」勇利敲了自己脑袋一下,迫使思绪折回来。重点是早上维克托所说的,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对他说过喜欢。

 

不是勇利不喜欢维克托,实际上从维克托还不认识他的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喜欢」上了他。那个在冰场上融合了帅气与优美的优雅男人,那流畅的动作、挺拔的身姿、迷人的微笑,只要看上一眼就会沦陷其中。

 

可是就是说不出口。

 

不同于维克托时不时的肢体接触与随口就来的日常表白,「我喜欢你」这四个音节对于勇利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正因为他喜欢着维克托,所以他才说不出口。

 

曾经在与老家的青梅竹马优子谈话的时候询问过,「如果有了喜欢的人,又没法说出口该怎么办?」

 

「你是笨蛋吗?不把自己的心情好好说出口,对方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

 

勇利多少也担心过,维克托会不会感受不到自己对他的喜欢。可是恋人不就是建立在互相喜欢的基础上才会成立的关系吗?如果不是互相喜欢着,为什么要在一起呢?而且只要维克托想要,自己都会言听计从,哪怕第一次的时候痛得泪水直流,他都没有说过一个「不」字。

 

如果这些都不能算是他喜欢的证明的话,那么「喜欢」这个词的意义就更令人感到疑惑了。

 

因为维克托的一句话,勇利烦恼了好多天。

 

有好几次,他看着维克托的脸,告诉自己干脆一鼓作气对他说一遍「我喜欢你」吧,如果是维克托想听的话,就说给他听吧。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句句子就像是被下了诅咒的禁言,一到嘴边就会变得异常艰难,最后不得不被吞下去压在腹底。

 

维克托的工作相对自由,他在勇利退役后选择留在了日本,在朋友的艺术工作室帮忙。临近梅雨季节,雨水也变得充沛起来。

 

自从那天早上维克托说了「勇利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喜欢呢。」之后,勇利的状态就变得有些奇怪,时常发呆,和他说话也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哪怕是亲吻他、抚摸他,反应也很淡薄。

 

早上勇利出门的时候走得急,没有拿伞。维克托向朋友请了假,打算去训练场看一看。

 

训练场的人几乎都认识维克托,实在是因为他的名字知名度太广,而他本人又是那么帅气,总是吸引着大量的目光。

 

勇利的学生也看到了维克托,兴奋地想要停下来打招呼,却被维克托一个手势制止了。直到训练结束,勇利才发现维克托来了。

 

「我还在想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发现我呢。」维克托靠在围栏上一手撑着下巴,挑了挑眉,道,「这小子天分不错,可他才十七岁,你对他这么严格,当心被讨厌哦。」

 

「明明叫我一声就好了……」勇利责怪道。

 

「我想吃炸猪排盖饭了。」维克托将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回家给我做吧。」

 

「嗯。」勇利点点头,「等我换一下衣服。」

 

直到走出训练馆,勇利才发现外面下了那么大的雨,而维克托手上拿着两把伞,分明就是特意准备而来。勇利的心底淌过一阵暖流,维克托虽然总是咋咋呼呼的,看上去不怎么靠谱,但是一起生活得久了,就会发现这是个浪漫到骨子里的男人。

 

如果只是缺伞,去附近便利店买一把都比他赶过来的路费便宜。可维克托从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总是留心去创造和勇利在一起的时光,将生活点缀得充实又美妙。

 

勇利的手艺显然只继承了胜生家的一半,猪排盖饭比起老家的味道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但是维克托却吃得很满足。比起说是喜欢吃猪排饭,不如说是他喜欢勇利做的猪排饭。

 

「勇利你是讨厌我吗?」

 

嘴里一口猪排还没有咽下去,勇利本能地摇了头。

 

怎么可能讨厌呢?喜欢的心情都快要溢出来了。

 

「那为什么不说喜欢我呢?有这么难吗?」

 

「对不起……」

 

「喜欢我吗?」

 

「…………嗯。」

 

维克托微笑着看着满脸通红的勇利,「那么你是讨厌说『我喜欢你』这句话吗?」

 

勇利继续摇头。

 

「总觉得,好伤心好寂寞啊。」维克托夸张地垮下脸,故作沮丧的样子让人瞬间就感到了心软。

 

「并不是喜欢或者讨厌……」勇利嘀咕着,「我只是无法说出口。」

 

因为太喜欢了,所以无法说出口。这样的心情,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传达出去。明明那么喜欢他,比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要喜欢。从最初因为憧憬而模仿他全套的动作,到后来作为运动员与教练产生了深刻的羁绊,再到现在正式成为了恋人。

 

这五年的时间里,每一天,勇利都比昨天的自己,更喜欢维克托一分。喜欢的程度那么深,深到只要一想起这些就觉得胸口又酸又痛,自己都变得不像自己。

 

二十七岁的我,是不是太没用了,连这样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

 

勇利着急不已,脸涨得愈发红润,看在维克托眼里则是另一种可爱。

 

维克托清楚地看到勇利表情的变化过程,这么可爱的勇利,就算不把喜欢说出口他也可以原谅他。他情不自禁地站起身弯下腰,抬起勇利的下巴,隔着餐桌吻住了他。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感受恋人的温度。

 

松开嘴唇的时候,维克托看到勇利的眼中含满了水汽,在家中略显昏黄的灯光下亮得出奇。即便勇利说过自己不是美男子,维克托也喜欢极了他的长相。

 

「是因为太喜欢我了吧。」维克托自信满满地说道。

 

「为什么……会知道?」哪怕早就接受了维克托能够轻易看穿自己的设定,勇利还是感到了吃惊,再怎么样也不会了解到这一地步吧。

 

维克托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里正是心脏的位置,「因为勇利的心是这么告诉我的。」

 

「不是喜欢也不是讨厌,只是说不出口而已,只是太喜欢我了而已。」

 

「可以不用勉强自己哦。」

 

因为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勇利啊。


==========================================

感谢阅读到这里,依然是无聊的生活日常,总觉得喜欢一对CP就想要让他们过日子,是我的恶趣味

感觉这种无聊的流水账能再写个几十篇【并没有。


评论(9)
热度(621)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