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维勇】恋はバカにならないとできない(短篇完结)

※今天份的同居交往日常小甜饼/

   依然是原作设定上的衍生妄想梗/

   心理年龄可能只有三岁的维克托叔叔/

   

恋爱是笨蛋的专属物

 

进入六月的梅雨季节之后,似乎每一天都在下着雨,尽管不是电闪雷鸣的暴风雨,但也很不方便,空气中的粘腻与潮湿感仿佛凝滞在胸口一股闷气,怎么都挥散不去,身体也仿佛进入了倦怠期一样提不起精神。

 

维克托觉得自己还是不太能适应日本的气候,正在思考着要不要带着勇利回俄罗斯待几个月。不过勇利最近很忙,应该请不出那么长的假期。而且即便是勇利表面上什么都没显露,但是维克托知道,只有在日本生活的时候,勇利才会觉得自在,不然以他的玻璃心,分分钟都能碎成渣。这么多年过去了,玻璃心还是玻璃心,并不会突然变成钢筋混凝土。

 

即便是周末,因为训练的加紧,身为教练的勇利也不得不去冰场。

 

「啊,那个小鬼你就让他自己练就好了嘛,反正你把该教的都教给他了……」早晨的时候还赖在被窝里的维克托一脸无聊地看着刚刚穿戴整齐准备出门的勇利这么说道。

 

勇利回头看了维克托赤裸着上半身、一手撑着脑袋的性感样子,不动神色地吞了吞口说,闷声说道,「如果我能像维克托你一样教他就好了。」

 

勇利心目中的完美教练就是维克托,然而因为个性的原因,他始终无法做到像是维克托一样。

 

维克托猛地坐起身,被子滑落到腰间,露出肌肉分布匀称、令无数少女喷鼻血的好身材,冲着勇利勾了勾手指。

 

不明白维克托要做什么的勇利靠了过去,下一秒脸颊上就有了独属于维克托唇部的温热。这种事情无论做多少遍,勇利都无法习惯,即便是以恋人的身份一同生活,控制脸部发热的事情他也做不到。

 

维克托坏心眼地伸出舌头,在勇利的脸颊上轻轻舔了一下,故意压低了嗓音质问道,「嗯?你说像这样教他吗?」

 

勇利发誓,不会有比维克托更加过分的教练了。他被维克托的这一系列举动弄得手足无措,慌慌张张地想要挣脱,却被维克托揪住了衬衫领口,紧接着嘴唇被撬开,维克托灵活地用舌头在他的口腔内翻搅了一番才心满意足地退出去。

 

他一脸无辜地拍了拍勇利的肩膀,「路上小心。」

 

勇利的下半身几乎起了反应,落荒而逃出了门。拥有这样一个随时随地散发着诱人荷尔蒙的恋人,其实是件挺苦恼的事。

 

回家的时候勇利特意买了酒回去,想为周末还出去工作、浪费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而道歉。本来以为喜欢喝酒的维克托一定会高兴的,两个人能够凑在一块一起喝酒是下雨天不错的消遣。

 

然而回到家的时候勇利才发现并没有这回事。

 

维克托并不在家,两人居住的公寓里显得很是凌乱,椅子翻倒在地、原本放在小桌上的几张DVD和漫画书也被撞倒。勇利满心疑惑地叫了几遍「维克托」的名字却得不到回应,就在担心是不是出什么事的时候,他接到了维克托的电话。

 

「啊,勇利,抱歉,你工作结束了吗?」

 

「嗯,已经到家了,你出门了吗?」

 

「那个,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你来医院接我一下?」

 

「欸?」勇利愣愣地挂了电话,一下子冲出了门,外面还在下着小雨,他连伞都没顾得上拿,还差点在公寓楼前的空地上滑了一跤,靠着自己在冰场上的平衡感,勉勉强强稳住了身形不至于摔得一身脏。

 

赶到附近医院的时候,勇利看到维克托和穿着制服的年轻护士聊得很开心,两人不知聊到了什么话题,护士小姐笑得停不下来,漂亮的脸庞上透着粉嫩,看向维克托的眼神里充满了憧憬与爱慕。

 

「哦,勇利——!」维克托冲着他挥了挥手,「在这里!」

 

看上去并不像是有事的样子。勇利松了一口气,快步向维克托走去。

 

「借你们轮椅吧,维克托先生现在不方便走路。」护士小姐很好心地提议着。

 

其实刚刚在电话里维克托就解释清楚了,因为闲在家里没事可做,心血来潮想要打扫卫生,毕竟之前家务还是勇利做得比较多。维克托就像个一时兴起的小孩子,还打算等勇利回来讨要夸奖。

 

不知是最近空气太过潮湿还是维克托的错觉,他以为天花板上生出了霉斑,便兴致勃勃地想要进行清理。结果不小心从椅子上摔下来,偏偏伤到了他有旧伤的腰,最后没办法只好叫了救护车,被送去了医院。

 

因为不想打扰勇利,也不想让他太过担心,直到勇利工作结束的时间维克托才打了电话。

 

同是运动员出生,对于伤痛的理解总是感同身受。即便是当年达成五连霸的如王子一般优雅的花滑明星维克托,身上也有大大小小不少伤。很多伤甚至都来不及痊愈,就又咬牙坚持上场比赛了。年轻的时候身体还承受得住,过了三十岁之后身体就开始了抗议。

 

于是本以为已经没事了的伤又开始隐隐作痛,再加上这么一摔,维克托最近这一段时间都要在行动不便中度过了。

 

如果不是影响到日常行走,维克托都不想告诉勇利。毕竟这是件很损他形象的事,而且很丢人。

 

维克托虽然在笑,神色也十分轻松,但是勇利却很担忧。那是出于对恋人的关心,与对恋人的痛苦想要分担却做不到的内疚之情。勇利的身上也有很多伤,锁骨骨折过,额头和下巴缝过针、腿骨骨裂过……

 

在冰场上展现给大家的优秀表演背后,是数不清的伤疤与常人难以想象的疼痛。

 

看到勇利露出了难过的神色,维克托故作不满地说道,「我还没死呢,不用这样吧?快带我回家,我饿了。」

 

护士小姐推来了轮椅,维克托却不想坐那个,总觉得坐了轮椅就像是认输了一样,明明不需要这种东西。

 

「呐,勇利,背我回去?」

 

「……」勇利目瞪口呆地看着维克托,不管怎么说维克托这样的身高体型,体重就比自己重了不少,倒不是背不动,只是背着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在身上,不知道还能不能走路。

 

「快点,这是你报答我当你教练恩情的机会。」维克托说得理直气壮,把一旁的护士小姐都被逗笑了。

 

好在医院离租借的公寓很近,步行只要二十分钟,不过在背着维克托的情况下不知要走多久。唯一庆幸的是雨停了,雨后的清凉与空气的新鲜都让人觉得很舒服。

 

满足地趴在勇利背上,接受者路人目光的洗礼,维克托坏心眼地把手伸过去轻轻捏了捏勇利的脸颊。仿佛是捏上了瘾,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勇利拼命忍耐着。

 

捏了一会像是厌倦了,就又开始用手臂勒着勇利的脖子,差点没把勇利勒得一口气喘不上来。

 

「勇利你长胖了啊。」维克托指手画脚地评价着,「而且这体力怎么回事,能把我背回去吗?」

 

勇利心说,是你长胖了才对,不然也不会背得那么吃力。

 

「不是我胖了,是你缺乏锻炼体力退化了。」像是知道勇利在想什么似的,维克托如此断言道,「不如下周开始我们一起去跑步吧?」

 

「……」勇利喘了口气,「你的腰……」

 

「啊啊烦死了!」维克托打断了他,「从刚刚开始就一副像是得知我得了不治之症的表情,不就是不当心摔了一跤引发了旧伤吗?快收起你的同情心!」

 

「对不起。」或许是感受到了维克托的不甘心,勇利很认真地道着歉,「我没有其他的意思。」

 

维克托用双手用力揉了揉用力的脸,「为什么要道歉?我又没有在生气……」

 

「看上去就是在生气。」

 

「你这家伙,真的怀着报答恩情的心情来背我的吗?勇利你是不是学坏了啊?」维克托嘟哝着。

 

勇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选择了沉默。对于他来说,很多事情都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从医院回家会经过一片河岸,黄昏最后一丝光线将要被吞没,天边泛着青,偶然路过的骑着自行车的中学生,甚至还会好心地停下来问他们需不需要帮助。

 

大概是深刻意识到自己不再是随意折腾身体也不会怎样的少年了,维克托凑在勇利耳边若有所思地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变胖变丑变老了,勇利会不会不喜欢我了?」

 

「可是我也一样啊,我会和你一起变胖变丑变老,我们的年龄差是不会改变的。」

 

「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啊!」维克托嚷嚷道。

 

「所以……你是喜欢我的外貌吗?」勇利颇为震惊地得出了这个结论,「欸?真的假的?我明明超级普通的……难道说俄罗斯的审美比较奇怪吗?」

 

维克托受不了似地昂起上半身大声叫起来,「你是笨蛋吗?!」

 

勇利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有的时候他和维克托的思维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而且维克托这么一动作,他差点没背稳把人摔下去。

 

「啊,算了……反正自从和勇利在一起之后,我也挺蠢的。」维克托自暴自弃地趴回勇利身上,闻着独属于勇利的味道。

 

不过恋爱这种东西,从来都是笨蛋们的所有物。如果自己不是笨蛋,也不会放下在俄罗斯的一切跑到日本来,努力去习惯令人不爽的梅雨季节,想要看到勇利露出欣喜的表情才非要去做什么打扫,只是不想被看到坐在轮椅上没用的样子,才非要让勇利背自己,然后再借机欺负他。

 

所有的小心思,都那么别扭,是从前的维克托最不屑的。

 

因为喜欢这种心情一旦产生,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把人变成笨蛋。

 

如果按照这种说法的话,维克托觉得自己现在一定相当的笨。

 

毕竟他有那么的,那么的喜欢这个名叫胜生勇利的笨蛋。


===========================================

就突然想看勇利艰难地背着维克托的样子,于是摸个鱼来自我满足一下。

以及挺想写长篇的架空paro的,不过因为动画才更了5话,总觉得对角色理解还有很多不到位的细节,也没有漫画可以补,所以还是再等等吧【。


评论(11)
热度(310)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