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维勇】星降る夜に (完结)

※ @九岛maegawa  点的ABO设定,Alpha维克托×Omega勇利/

    略微增加了机甲、军装和战争元素/

    完整版戳(小朋友们自觉点别戳)

    我只会放糖,大家放心看/


星降之夜

 

延星纪年3067年,夏末。

 

露西亚帝国,星降城。

 

一个身着深黑色军装、身材颀长的年轻男人正迈着长腿大步穿过庭院走向偌大的宅邸,他戴着的帽子下隐隐露出漂亮的银灰发色衬得他皮肤白皙,湖蓝色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完美的唇线,令他如同雕像一般俊美。量身定制的军装衬出了他那让无数人向往的好身材,肩宽腰窄,腰部还系着一根银灰色的腰带,军装上纤尘不染,皮鞋更是干净得发亮。

 

他目视前方快速走过,这院子里的家仆无一例外地弓腰行礼,对他表以尊敬。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露西亚帝国最年轻的三星上将,因立下赫赫战功而被万人追捧。尼基福洛夫家族的基因强大,经过数千年的血脉延续,秉持着优胜劣汰的融合原则,维克托所继承到的Alpha基因堪称完美,他是这个国家精英中的佼佼者,十岁时便跟着父亲兄长上战场,展现出惊人的军事天赋以及无可思议的体能素质。

 

战时出英雄。维克托成名太早,又以几场令人不容置喙的经典战役的胜利,赢得了举国民众的敬重,就连皇帝陛下都对他十分欣赏。

 

维克托是这个帝国所有Omega的梦中情人,他的Alpha气息浓厚又极其霸道,有些体弱的Omege在他面前甚至会直接晕过去,极具诱惑力的信息素甚至能够让某些Omega提前进入发情期,迫不及待地想要与他重叠交合。

 

即便维克托已经拥有了正式伴侣,并且双方完成了标记,众多追随者也无法死心,收藏着他的照片、影像资料等,粉丝后援会的成员数比最当红的明星都要多。

 

维克托身后跟着一个四肢修长的金发少年,他的脸上还挂着伤,眼神却异常凌厉,弥补了年纪小所导致的气场上的不足。

 

尤里咬牙切齿道,「这次居然被他们逃了,没把他们轰成碎片真是不甘心!」

 

维克托头也不回地直奔大门而去,显然心思并不在尤里的话上。

 

「喂!你听见我说话了吗!」尤里小跑了几步跟上了维克托,按理说他是维克托的副官,不该这么以下犯上,但他一向乖戾嚣张,维克托也并不介意。

 

「我说啊,Omega就是麻烦,一到发情期就什么都干不了。」尤里抱怨着,「如果不是勇利到了发情期,这场仗我们一定会赢得更漂亮的!」

 

维克托闻言停下脚步,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尤里,露出了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微笑,「在你找到自己的Omega之前,我想你没有资格说勇利,你这个单身的小鸡仔,可能连毛都没有长齐。」

 

尤里捏紧拳头争辩道,「你才没有长齐!」

 

无视尤里的幼稚言论,维克托推开了自家府邸的大门,一进屋子就是扑鼻而来的信息素的香甜气息。

 

就连身后的尤里也忍不住蹙起了眉头,这股信息素的味道太过浓郁,即便是还带着被标记过的Alpha宣誓主权的气息,尤里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维克托瞥了尤里一眼道,「你去包扎伤口吧,我去看看他。」

 

说罢也不等尤里回答,就顺着楼梯飞奔上了楼,直接跑向走廊尽头的卧室。

 

在逐渐靠近卧室的过程中,维克托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本应该越来越浓的信息素却在慢慢变淡。他敲了敲门,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反而听到了屋子里痛苦难耐的喘息声。

 

卧室的门被反锁着,维克托一时进不去,只能焦急地在外面喊道,「勇利,是我,我回来了!」

 

就在维克托准备去拿备用钥匙的时候,门轻轻地被打开了一条缝,他推门而入,之间勇利已经虚弱不堪地倒在了门边,蹭在地毯上的脸颊透着诡异的红晕,因为出了大量的汗,发丝紧紧贴着脸庞,嘴唇微张,艰难地喘息着。

 

维克托迅速抱起自己的伴侣,让他躺在自己的怀里,用手抚摸着他的脸颊,连声说道,「对不起勇利,我回来晚了,对不起……」

 

大概是维克托的气味让他好受了一下,勇利缓缓睁开眼睛,看向维克托的双眸里满是倔强与不甘。

 

「你还好吗?又用了抑制剂吗?」维克托担心不已。

 

勇利缓缓地点了点头,像是一条即将干涸而亡的鱼,他手指无力地攥着维克托的袖口,「很快……就会……过去的……」

 

环顾卧室四周,维克托看到地上散落着用过的针筒以及针对Omega的抑制剂。维克托知道,自己还是回来得太迟了,差点就没赶上勇利的这一次发情期。他不知道自己不在,勇利度过了怎样难熬的时光,最后实在忍不住,才又动用了医生不允许用的抑制剂。

 

抑制剂对勇利发情期的抑制作用越来越小了,维克托深刻地意识到这一点,一整盒抑制剂是普通Omega一年的用量,而勇利用了接近三分之二,还没能完全把情潮压制下来。

 

他亏欠勇利太多了。

 

他曾一度觉得,胜生勇利是个Omega是上天对他的恩赐,这使得他们能够名正言顺地在一起,得到法律的承认与社会的祝福。

 

可是此时此刻,他不由得去想,勇利如果不是Omega那该有多好。

 

胜生勇利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美丽又娇弱的Omega,相反,他比某些Alpha都要强得多。他的Omega第二性征出现得很晚,以至于他从小就被当做Beta来养育。即便是作为Beta,他也十分优秀。

 

发现自己是个Omega的时候,他已经是帝国最负盛名的军事学院的机甲设计系的学生,为了完成自己的学业,想尽办法隐瞒了这一切。也是某一次在偷偷摸摸溜出学校,打算去黑市寻找抑制剂的时候,与维克托相遇。

 

维克托作为优秀毕业生,回到母校亲自传授经验,却意外地得知了勇利的秘密。仅仅是出于好奇心,他并没有马上揭穿勇利,让Omega保护协会来把人带回去。他一向不喜欢那些在温室中长大的Omega,受着相同的教育,被灌输繁衍子嗣的使命,一旦到了年龄面对发情期,就与Alpha进行标记,然后相夫教子,一生都被困在家庭之中。

 

然而战争已经持续了太多年,不知有多少Alpha尸骨无存,帝国人口骤减,再这样下去必将面临灭亡,因此那个在维克托看来十分反人类的Omega保护协会才有了颇高的地位,甚至统治着所有的Omega。

 

在查阅了勇利的档案资料之后,维克托发现这个Omega竟然是机甲设计系的前三名,这样的人如果被困于家庭,为了某个Alpha、为了这个帝国繁衍后代,反倒是一种损失。从这以后,维克托定期给勇利提供抑制剂,以帮助他顺利隐瞒自己的身份,直到勇利毕业。两人在这期间也渐渐熟悉起来,维克托并不会把他当做传统意义上的Omega来看待,而勇利谈吐举止也一点都不像一个Omega。

 

维克托公布与勇利的婚讯的时候,为了堵住众人的嘴,也为了让勇利免于惩罚,他们还带来了闻所未闻的、拥有Alpha-Omega双人操作系统的新型S级机甲,并且依靠两人的默契与高超技术,成功地向世人证明了,Alpha与Omega之间的无限可能性。

 

如此伟大又具有意义的发明是勇利的主意,当然维克托依靠家族的地位与背景也帮了不少忙。

 

婚后维克托也依照勇利的意愿,暂时没有要孩子的计划,在他的心目中,勇利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家庭不该是困住他的牢笼。

 

勇利甚至跟着维克托上了好几次战场,依靠双人机甲得天独厚的优势,为露西亚帝国赢得了几场颇为著名的战役。维克托最喜欢与勇利携手奋战时酣畅淋漓的快感,面对敌人的时候,勇利毫不怯懦。维克托最喜欢,与敌人对战时勇利那双黑得发亮的眼眸,仿佛能够装下这片宇宙的所有星辰。

 

甚至有一次,勇利在赢得胜利之后因为体力不支直接累得昏睡在驾驶室内,把维克托吓得不轻。可是抱着勇利下机甲的时候,维克托心里充满了骄傲与爱意。

 

勇利是帝国第一位得到军功勋章的Omega,成为了无数Omega心目中的传奇人物,虽然他们其实很嫉妒,毕竟勇利拥有了维克托。

 

然而最近几个月,勇利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还在学校的时候为了不让人发现身份,所以不得不使用抑制剂;与维克托互相标记、并且公开婚讯之后,因为要与维克托并肩作战,不得不压制了好几次发情期。

 

勇利的身体对于抑制剂慢慢有了抵抗力,而不断被压制的情潮也损耗着他的身体健康状况。医生禁止他再使用抑制剂,也不允许他再上战场,维克托不得不孤军奋战。

 

按理说这一次的发情期不该来得这么早,维克托算准了时间,提前结束了战争匆匆赶回家,却仍然没有赶上。

 

勇利迫不得已,再一次使用了大剂量的抑制剂,只是为了压抑住体内源源不断汹涌而来的炽热情潮。

 

维克托知道怀里的人现在一定很难受,而他其实也好受不到哪里去,除了被勇利的信息素所勾起的情欲之外,更多的是他在心疼勇利。

 

如果他不是Omega,就不用受这么多的苦,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被身体状况牵制着、连家门都没法走出去,哪怕是个Beta,都会比现在好很多。


(此处省略xxxx字)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勇利不是情欲单薄,他只是不断压抑着自己。一旦这种属于Omega的天性解放,勇利无疑是个诱人万分的Omega。

 

维克托庆幸,当初遇到偷偷翻墙出校门的勇利的人是自己,帮助他完成梦想的人是自己,拥有他的人,也是自己。

 

他希望当战争结束的那一天,他和勇利之间,再也不用因为发情期而苦恼,他可以满足勇利的所有需求,而勇利,也一定会接受自己。

 

他用遥控器打开了房间内的窗帘,尼基福洛夫的宅邸位于郊外,透过卧室的窗外能够看到无边无际的星原。

 

维克托满足又喟叹地抱着已经睡着的勇利,看着窗外断断续续的流星划过。

 

这座城是露西亚帝国的王城,繁华热闹的同时还有着无边的美景。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星降城中,时常可以看见壮观的流星雨。

 

勇利动了动,往维克托身上贴得更紧,他依赖又贪恋着伴侣的气息,也不知做了什么梦,呓语一般喃喃道,「维克托,我爱你……」

 

维克托闻言淡然一笑,抚了抚勇利的脸颊,深情道,「我也爱你,勇利。」

 

哪怕勇利无法亲自出战,他也会带着他的信念勇往无前。

 

而他更期盼的是,他和勇利携手而行,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无论明天需要面对的是残酷的战争,还是无情的废墟,只要有彼此的存在,就无所畏惧。

 

FIN.

————————————————————

被吞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明明就这么点内容orz

想说其实维勇的ABO文太多了,

我估计自己也写不出什么新意,就挑了最俗的来写,

希望食用愉快~

其他点了的梗,给我点时间让我慢慢写~


评论(6)
热度(308)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