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维勇】僕のことを忘れないで(上)

※ @蕶E  太太点的医生病人paro/

    虽然我想说这是甜文,但是估计上篇看不太出来orz介意的人可以等下篇写好了一起看/

    更改了维克托的职业,如果维克托不是花滑运动员,没有成为勇利的教练←是在这样的平行世界/

    虽然上肉渣很烦,但是估计下篇里会有点/

    给大家打个预防针,勇利没事/

    推荐BGM-メトロノーム


请不要忘了我

 

人的一生总是充满了不可预料的变故与曲折。

 

前一秒还在于朋友嬉笑打闹的女高中生,转眼就被碾压在了大型货车之下,呼吸与心跳全都消失于那滩骇人的血泊之中。

 

胜生勇利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里播报的新闻,内心感觉到了一片荒凉。他有些烦躁地关掉了电视,将视线移到窗外,这两天气温骤降,连续好几天都是阴沉沉的天气,寒风扫过,整个人都忍不住发抖,连带着窗外的景色都变得萧索起来。

 

「勇利,今天发烧了吗?」

 

回过神来的时候,维克托医生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勇利忍不住红了脸,摇了摇头,「还好。」

 

「是吗?」前来查房的维克托显然并不放心,他发现勇利的脸颊很红,他有些担心地伸出手掌,覆在了勇利光洁的额头上。因为仅凭手感,似乎感受不到温度的差别,于是维克托又叫了护士来给勇利测体温。

 

测体温的时候维克托也没有离开,而是耐心地等待着。他知道这几天勇利的心情一定不怎么好,同一个病房的病人刚刚过世,因为相同的病因住进医院的勇利,一定会感到害怕与无助。即便是看惯了生死的维克托,也不得不替勇利捏一把汗。

 

勇利在这里住了也有一段时间了,起初进医院的时候还肉肉的,现在消瘦得厉害,除了身体的不健康因素,可能还有心理的原因。

 

维克托在心里叹了口气,以他的经验来看,勇利的病情也许并没有到那个地步。虽然发现了肿瘤,但是手术切除之后只要不转移、不复发,恢复到活蹦乱跳的样子再活上个几十年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出于职业习惯,维克托也不敢轻易断言勇利一定能够康复。如果有个万一,自己的安慰反倒是成了虚无的希望,等到勇利面对真相,过往的希望就会变成一把匕首,深深地刺进勇利的身体内,彻底变成绝望。

 

维克托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一瓶刚刚进病房前买的牛奶。他每天都会给勇利买牛奶喝,起初只是无意识的,想找个借口去见勇利,等到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养成了习惯。

 

「谢谢。」勇利接过牛奶放到一边,然后拿出体温计还给护士。

 

体温正常,没有发烧,维克托松了口气,一点都不客气地挨着勇利的床坐了下来。见维克托有话和勇利说,护士小姐拿走体温计离开了病房。

 

维克托飞快地俯下身,对着勇利的嘴唇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维克托总是这样,动不动就喜欢亲勇利,这让勇利很困扰。作为全医院最受欢迎的医生,就算不是一个科室的病人,都会想方设法找理由来见维克托一眼、搭几句话,有些热情的还会直接要合影。维克托对于这些基本上是来者不拒,每次都把人哄得开开心心,却从来不会做出多余的举动。

 

勇利认识维克托没多久,就发现了维克托总是出现在他的身边。他本来以为维克托对待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后来却渐渐反应过来,维克托对自己是特别的。

 

勇利推开了像只大狗一样的维克托,整个人往被子里缩了缩,他也不太明白,自己现在和维克托究竟是什么关系。虽然维克托对他说过喜欢,还总是爱吻他,但是他却从来不敢认为自己是维克托的恋人。

 

「这周末我带你溜出去约会。」

 

勇利吃惊地看向维克托,这还是他第一次直接说出「约会」这样的词,比起开心,勇利反而更加不安了。他的肿瘤切除手术被安排在下周,在这段期间应该留院观察、安心静养,作为主治医师的维克托现在却怂恿他逃出去,难道说自己真的无可救药了吗?

 

像是知道勇利在想什么,维克托补充解释道,「马卡钦说它好寂寞啊。」

 

被维克托的话逗笑,勇利拉了拉维克托的袖子,「可以陪我出去散散步吗?」

 

「好啊。」维克托刚结束一台手术,可以休息一会,所以对于勇利这个提议十分赞成,毕竟比起闷在病房里胡思乱想,他也想让勇利出去透透气。

 

维克托替勇利穿好大衣,又裹上了围巾,看了看还是不放心,最后翻出了一个毛线帽,给勇利戴上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病房,躲起来好几天的太阳终于也重新露了脸,晒在身上懒洋洋的很舒服。不远处有人坐着轮椅,在家人的陪伴下出来晒太阳。勇利指了指那边,问道,「我以后也要坐轮椅吗?」

 

「手术刚结束那几天说不定需要。」维克托默然地牵住了勇利的手,「你这么年轻,术后恢复起来很快。」

 

勇利叹了口气,他想说维克托肯定不懂他的心情,但是又觉得维克托好心来陪自己,不该扫了他的兴。

 

其实仔细回想起来,维克托能对自己说喜欢已经是奇迹了。维克托这么受欢迎的人,就像是一个发光点,走到哪里都十分吸引人瞩目。住院的日子很无趣,即便偶尔有朋友来看望,大部分时间还是需要一个人度过。维克托作为话题人物,勇利也听说了他不少的传闻。

 

勇利羡慕维克托,帅气优秀又有自信,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荷尔蒙,就连自己,都很喜欢他……

 

本来作为花滑选手的勇利,在接连失利之后,不得不灰溜溜地回到了国内。消沉了一段时间之后决定好好找个工作重新开始,结果却在入职体检时查出了肿瘤。人生总爱和他开玩笑,让他喜欢、向往了花样滑冰,却给了他一颗玻璃心。训练的时候还好好的,一到正式比赛的时候就紧张得失误不断,他又不是什么美男子,在冰场上并不被人看好。

 

后来住进了医院接受治疗,遇到了维克托,勇利才在自己灰色的人生中看到了一点点光亮。

 

大概是个性的原因,在维克托似乎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困难,几乎没过多久,勇利就对他产生了憧憬之情。二十三年的时光里,勇利没有谈过恋爱,却在住院之后轻易动了心,那种又酸又涩的恋爱心情让他一时之间忘了自己还在医院。

 

直到前几天同病房的同龄男生去世,犹如兜头一盆冷水泼醒了他,他惊觉自己似乎忘了很多重要的事。而突然出现的恋爱也是不合时宜的,他连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又怎么能和人谈恋爱?更何况对象还是那个万人迷维克托。

 

「死亡是什么感觉?」勇利不由自主地将萦绕在心头很多天的问题问了出来。

 

维克托罕见地皱了皱眉头,「我不知道,我没有经历过。」

 

「可是你一定见过很多。」

 

勇利用手指勾了勾维克托的手掌心,像是个恶作剧的小学生,明明应该是发痒的,维克托却莫名感受到了一阵刺痛。

 

但是他却无法责怪勇利想太多,身处于这样的处境,谁都会去思考生和死的问题。但这个命题太过庞大,即便是医生的维克托,也回答不出来。他想告诉勇利不需要这么悲观,这个世上还是会有很多好事发生的,但是这样的话由他来说又显得太过轻描淡写,他怕敏感的勇利反而感到悲伤。

 

在生死面前,所有的言语都是苍白的,维克托用力抱住了勇利,微微弓着身子,将脸埋在勇利的肩头,喃喃自语道,「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你要相信我,相信自己。」

 

过了许久,勇利才抬起手,轻轻回应了维克托的这个拥抱,「维克托医生为什么会喜欢我呢?难道不是因为我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浪费了生命,所以才要被收回活下去的机会吗?」

 

「……」

 

「虽然我以前在想,如果真的喜欢上了一个人,一定会让她留在我的身边,永远不分开。」勇利苦笑了一下,「结果这个人却是维克托,如果我不生病,也就不会遇到你了,但是既然遇到了你,为什么又要生病呢?」

 

「我喜欢你,勇利。」维克托收紧了自己的怀抱,仿佛自己一松手,勇利就会消失不见,「这与性别、时间长短无关,我是认真地想要和你交往。」

 

「每一天,我都很想勇利,哪怕每天都在见面,但是仍然克制不住自己想念的心情,每一天都想着要把这样的心情传达给你,但是勇利你好像并没有接收到。」维克托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不会离开你,会一直在你身边。」

 

勇利的眼眶发热,涌出了晶莹的液体,迟迟打着转不肯落下来,不管维克托是不是在安慰哄骗自己,他都感受到了抱着自己的温度是切切实实存在的。

 

「维克托医生,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好。」维克托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抚了抚他的背,「勇利说什么都答应你哦。」

 

「不要忘了我。」温热的泪水划过脸庞,勇利哭着说。

 

即便是还不知生死,也看不清未来的路,也请不要忘了我。


TBC.


————————————————————————————

其实有点想要稍微讨论一下生和死的问题,但是这个实在太沉重了,我不是很确定自己能不能写好orz

以及我不确定是直接下篇完结掉,还是会突然冒个中出来。

总之我尽快完结,怕大家心里不痛快。

甜才是正道,我是烤小甜饼专业户,大家相信我!!!


评论(6)
热度(197)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