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维勇】遠く遠くまで(短篇完结/勇利生贺)

日本时间已经到啦,勇利小天使生日快乐~

※大奖赛之后开始交往,从那以后已经过去了十年的妄想设定/

  勇利小天使的生日贺文,甜度是热可可级别的/

  本篇又名十年后的情书/


 

直到遥远的远方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勇利裹着厚厚的围巾,挤上了下班高峰的电车。即便车厢中十分拥挤,比起室外不同于往年的寒冷,在这样人多的地方反而让勇利觉得安心。他低着头闻着围巾的气味,忽然就想念起了维克托。

 

三天前维克托因为家中突然有事,听说是父亲生病了,于是搭乘最快的一班回俄罗斯的航班飞了回去。也不知道是不是临走的时候太匆忙,以至于拿错了他和勇利的同款围巾。不过也有可能是故意拿错的,「想要闻勇利的味道」这种类似于变态的说法从他嘴里冒出来一点都不稀奇。

 

无论如何,勇利现在很感激维克托拿错围巾的行为,至少他现在还能感受到维克托的气息、以及那气息所带来的温暖,就好像曾经维克托在这挤成沙丁鱼罐头的车厢内拥抱着自己一般。

 

从维克托来到自己身边,已经过去了十个冬天。两个人都从二十多岁变成了三十多岁可以被高中生称为「叔叔」的年纪了。即便维克托再怎么的天生美貌,勇利也在他的眼角发现了岁月的细微痕迹。

 

但是这样成熟的维克托,比任何时候都要有魅力。比起自己的平淡无奇,维克托就像是个拥有永动能源的发光物,每一个阶段都吸引着人,勇利曾经开玩笑说,维克托一定是可以帅到七十岁的人。

 

那个时候再备受瞩目,在退役之后也渐渐淡出了大众的视线。多亏当今社会巨大的信息量,他和维克托才能在这座繁华城市的一隅,两个人平稳安定地生活着。

 

今天是勇利三十四岁的生日。

 

以前总是觉得三十多岁是个很可怕的无法想象的年纪,但是一旦真的跨越了三十岁这条界线,就会发现除了年龄的改变,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故,自己还是自己原来的样子。

 

维克托在今早发来邮件,说希望他在晚上八点左右到家,他准备了礼物送给他。

 

明明已经飞回俄罗斯,却还有心思安排这些,如果换成一般的小女生的话,大概早就被感动得泪流满面了吧。

 

维克托不在,勇利也没有过生日的心思,一个人在他和维克托租住的公寓附近的小店里吃了定食套餐,然后绕了一点路去图书馆设立的还书箱那边放入了要还的书。路过星巴克的时候,勇利没忍住进去买了一杯热可可。

 

他知道自己是易发胖的体质,已经是这个年纪了,新陈代谢也不可能像以前那么好,和维克托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尽量克制着自己。因为他和维克托约定好了,彼此都要健健康康的,不可以在这个年纪就倒下。

 

反正今天维克托也不在,又是生日,就偶尔任性一次吧。勇利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握着热热的纸杯取暖。家里还有当时去俄罗斯买的圣诞限定款的咖啡杯,已经过去很多年了,那杯子早就不用了,却都好好地保存着。

 

那间不大的公寓里,充满了他和维克托的回忆,一起在秋日午后挑选购买的勺子、心血来潮说要给勇利做情人节巧克力甜饼而买的只用了一次的烤箱、因为维克托说了一次香味很好就一直在用的沐浴露……明明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东西,除了他们之外谁都不会懂。

 

回到家的时候刚刚到八点,看见附近商店街的蛋糕店的女孩子正拎着蛋糕盒等着自己。虽然没有新意,但是这样就足够了,勇利这么想着与那个女孩子打了招呼。

 

其实附近的邻居多多少少都知道他和维克托的关系,或许是出于善意,谁都没有当着他们的面提起过。也多亏了他们的贴心,他和维克托才能够这样生活下去。

 

维克托家里怎么样想的勇利并不知道,就像是勇利也不会把家里老妈的担心告诉维克托一样。「勇利啊差不多该找个合适的女孩子结婚了吧」面对这样的询问的时候,勇利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很明白,他这辈子可能都不会结婚了,但是他并不愿意把这些说出口。就像是家乡的人,未必不知道他和维克托之间的感情,只不过都选择了视而不见,谁都没有捅破那层纸,想来这是对他们最大的宽容了。

 

接过蛋糕,亲切地与蛋糕店的店员寒暄了几句,勇利才拎着蛋糕回到了家。

 

因为已经吃饱了,所以勇利打算把蛋糕就这样放进冰箱里。刚想这么做的时候,口袋中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是维克托打来的电话。

 

「勇利,生日快乐。」

 

「谢谢。蛋糕我收到了,明明不需要特别准备的,生日真的没有这么重要……」

 

「不行啊,是勇利的生日嘛,有关于勇利的一切都很重要。」电话那边还是午后,维克托站在医院的走廊尽头打着国际长途,「对不起,没能陪你过生日。」

 

「没关系没关系,不用放在心上。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没有定。家里似乎想让我回去了,不过勇利放心,我一定会回到你身边的。」维克托无声地叹了口气,「蛋糕吃了吗?一定要尝尝哦。」

 

「嗯,我一会就吃。」

 

「一定要吃哦。」

 

听到维克托像是小孩子一样,勇利忍不住笑着问道,「你在监督我吗?会长胖的哦?」

 

「偶尔一次没关系。」维克托欲盖弥彰地回答道,「好了我挂了,你去吃蛋糕吧。」

 

挂了电话的勇利,为了兑现承诺,还是打开了蛋糕盒,里面是个尺寸不大的草莓奶油蛋糕,乍一看没有任何不同。勇利顺手拿起了夹在蛋糕盒上的信封,本以为只是一张贺卡,没想到摸了摸还挺厚的。

 

打开那个宝蓝色的信封,出人意料的竟然是一叠折得整整齐齐的信纸。勇利满怀好奇地拉开椅子在餐桌旁坐下,一时没顾得上吃蛋糕,而是慢慢展开了信纸。

 

维克托这十年间在日本生活,日语已经很流利了,书写起来虽然有些费劲,但也没有什么问题。

 

勇利吃惊地发现,这居然是维克托给他写的信。不管怎么说,让维克托写了这么长的信一定费了不少劲,粗粗看过去还能看到几个英文单词,勇利笑了笑,情不自禁地用手指抚摸了几遍信纸。

 

「写给亲爱的勇利:

 

这封信是在去机场之前写的,事情很突然,不得不与你告别,我很抱歉没法陪你一起过生日。虽然我猜想,你多半会说生日这种事情怎么样都可以,但是对于我来说,有关于勇利的一切都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应付过去的。

 

距离出发去机场还有一点时间,想要和你说些什么,却又怕让你担心,于是找了纸和笔。

 

突然发现,写信还是有好处的。有很多话我做不到当面告诉你,我总有一种错觉,那些话一旦说出口,话语背后的情感就会暴露在空气中,慢慢地变得腐烂。在这方面,意外的,勇利做得比我好。

 

十年前,我根据那个视频,第一次来到日本,找到了勇利。那个时候还真是胖得惨不忍睹,虽然从来没有说出口过,但是我也曾经怀疑过,你真的能够完美复制我的节目吗?不过很快我就发现,勇利是最强的,你拥有着无限的可能,每一次你都能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你,你仿佛没有极限一般,一次又一次地挑战着自己。

 

那之后的事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了,我们似乎很自然地就在一起了,谁让勇利对我有着无可比拟的吸引力呢。无论是日常生活中迷迷糊糊又懦弱怕事的勇利,还是那个在冰场上如同切换了人格一样充满了男性魅力的勇利,我都十分喜欢。至于是以恋人的身份还是教练的身份出现在你的身边,也许早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当初选择来找你,并非是一时冲动。你对我的复制,让我看到了我一直想要寻找却找不到的突破点,虽然当时并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可我知道来到你的身边,或许就能够找到。而在你一次又一次地带给我的惊喜之中,我依稀也看到了属于自己的希望

 

你的体力确实很好,但是我想这是长时间训练的成果,你比任何人都要努力,比任何人都要热爱着滑冰。

 

或许当时大部分人都觉得,我拿下五连冠是轻而易举的事,然而并不是这样一回事。除了身上的伤痛以及不分昼夜的训练之外,我比谁都清楚,自己似乎已经到达了巅峰,再也无法向前更迈进一步。即便是当时没有人能超过我,我也明白,这个人迟早就会出现。我寻找着突破点,却始终找不到,直到看到了勇利的视频。

 

从技巧上而言你还显得很笨拙,但是那段表演不一样,与我自己的相比也毫不逊色。勇利就是我要找的人,在心中认定了这个事实之后,我来到你的身边,强迫着当了你的教练。不过我后来发现,你似乎一直都很喜欢我,多少觉得松了一口气。

 

我是为了寻找自我才来到勇利的身边。

 

我是为了我自己,这样说起来,勇利会不会生气呢?

 

对勇利的感情,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转变成恋爱之情的呢?我仔细回想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勇利已经成为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身为你的教练,应该对你严格,却慢慢地在看到你筋疲力尽、跌倒受伤、难过哭泣的时候,感到了无法形容的疼痛。

 

有一件事我还是很得意的,在得到勇利之前,你还没有谈过恋爱。也就是说,勇利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的,这件事即便是现在想起来,都会觉得很高兴。因为与别人一起分享勇利这件事,我根本做不到。

 

勇利给我的惊喜,不仅仅是在冰场上。

 

选择退役之后,我们开始了共同生活。受性别的限制我们没办法结婚,也不能遵照俄罗斯或者日本的传统,将一方的姓改成爱人的姓。那或许只是一种仪式,不具备任何意义。但就是这样一种仪式,是我们一直以来所没有的。

 

事到如今,我所庆幸的是我早早占有了你,没有再给其他人机会。

 

就算是得不到大家承认也没关系,我和勇利之间的感情,只是我们两个的秘密,我也愿意保守这个秘密,直到死亡。

 

让我心甘情愿留在日本的理由,除了好吃的食物、比起俄罗斯来说温和得多的天气之外,就是因为勇利你的存在。

 

每天早晨醒来,都能看见勇利安静美好的睡脸,会从内心深处觉得,这比什么都好。

 

我是为了寻找自我的突破而来,最后却因为你,改变了我的人生。

 

人这一生,最不可思议的就是那些不可预知的未来吧。与勇利的相遇或许本身就是一种奇迹,如果那一天我没能看到那个视频,没有做出那样的决定,现在是不是又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呢?

 

我曾经很自私地想过,如果勇利是个女孩子那该有多好,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向全世界宣布我有多爱你了,然后我们还会有很可爱的孩子,组成最普通但又最幸福的家庭。后来我终于才明白过来,我之所以爱着勇利,是因为勇利就是这样的勇利。与性别无关,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仅有的胜生勇利。

 

能够喜欢上勇利、并且和你在一起,与之相对的,就该放弃一些其他的。所有的幸福都是需要同等价值的付出来兑换的,没有人能够平白无故地拥有一切。

 

至于世俗的认可又有什么重要的呢,无论是在你的国家,还是我的国家,都不会承认这样一种同性的关系,这是无可奈何的事,但这终究只是一种外部的束缚,想要分开的伴侣们总会分开,想要在一起的恋人,会一直牵着手走下去。

 

十年的时间,其实已经很长了,长到我觉得或许不回俄罗斯也无所谓,因为有勇利在的地方,才是我可以回去的家。这一次回俄罗斯,我想我会和父母说清楚的,无论他们对这件事有着怎样的看法,我都不会与你分开。

 

今年年初的时候,跟着勇利去神社进行了新年参拜。日本的文化总是这样繁琐又有趣,踏着厚厚的积雪一起从神社走回来的时候,勇利把自己的手伸到了我的大衣口袋里。这是你第一次在外面这么主动,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时候勇利被冻得红红的鼻尖,以及冲着我露出的微笑。那一瞬间我就后悔了,之前许愿的时候,应该希望勇利永远都能够这样,自作主张地把手伸过来,索取我的温度。

 

我愿意把我的温暖,全部都留给你。

 

勇利你是个很独立的人,即便是爱哭鼻子还有一颗玻璃心,你却从没有过度依靠我。哪怕是那个时候还在比大奖赛,为了马卡钦,你说让我赶快回去。明明之前在中国站的时候,还那么紧张、那么害怕,哭着让我不准离开你,那天却那么大方地让我离开。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了,勇利还有很多我所不了解的那一面。

 

前一阵在电视上看到了有一档节目,在回顾当年的花样滑冰的选手,看到勇利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笑,大概是因为太过久远的缘故,所以视频并不清晰,可是勇利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那么有力、那么美。介绍你的时候用了「历史的创造者」这样的说法。

 

勇利对于日本而言,确实创造了这个国家的历史,但是一想到这样的勇利是我的恋人的时候,就会觉得明明是我们一起创造的历史嘛,毕竟那个时候我们就在一起了。啊,虽然我好像也被叫做俄罗斯的国宝,这样说来我们两个好像差不多?

 

有一件事,我觉得我有必要写一下。那天勇利说我眼角有皱纹的时候,我真的挺生气的,原来勇利已经开始在乎这些了。我总觉得你们日本人非常可怕,完全看不出年纪。虽然年龄的实质是不会改变的,但是如果有一天,我看上去比勇利老很多了,勇利不会甩开我吧?

 

就算你想甩,我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们都不算年轻了,尽管还有很多个十年可以在一起,但是每一个十年都难能可贵,它不该被浪费。

 

还有很多场电影,等着我们一起去看;还有很多本书,等着我们一起去读;还有很多个下雨的傍晚,等着你来给我送伞;还有很多个漫长的夜晚,等着你来陪我喝酒,带着醉意爱抚彼此。

 

这些事不论重复多少遍我都不会觉得厌烦。简单又纯粹,但只要是和勇利在一起,就能够闻到幸福的味道。

 

我们人生的前三十年,最重要的事情或许就是滑冰,但是这之后的三十年,生活重心肯定会发生改变,我的话,一定就是勇利了,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比勇利更让我喜欢的人了。

 

这十年来,谢谢你,勇利。

 

请一定要等着我回来。

 

生日快乐,三十四岁的胜生勇利先生。

 

我永远爱你。

 

P.S.我想听勇利多说几遍「我爱你」,对于含蓄的日本人而言,是不是有点难呢?但是下次在没有其他人的时候,能不能只对着一个人说呢?

 

 

 

                                                                                             维克托

                                                                                  20XX年11月26日」

 

信读到一半,泪水就顺着勇利的脸庞淌了下来。原来这么多事情,维克托全部都记得,原来自己真的成为了维克托这一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十年的时间足够看清一个人,有多少情侣、夫妻,在一同生活了十年之后感到了厌倦与厌恶,而他对于维克托而言,却依旧珍贵。

 

勇利一边哭泣着,一边摩挲着信纸,回味着维克托曾经留下的温度。眼前仿佛出现了维克托坐在这里写这封信的身影。

 

「我爱你,维克托。」

 

勇利低声细语着,是说给自己听,也是在说给写了这封信的爱人听。

 

他崇敬又憧憬维克托,刚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总是担心这是这一场梦,他独占了全世界的维克托,怎么想都是一件很过分的事。

 

他知道维克托是喜欢自己的,但如果不是这样一封信,他不会知道维克托对自己的感情有那么深。就像是很久以前听过的一首老歌里唱的那样,比海更深、比天更蓝。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能够与维克托手牵着手,即便是身边擦肩而过那么多人,他们也能一直在一起,直到很远很远的远方。

 

直到生命的尽头。


==========================================

感谢阅读到这里~

其实我很喜欢给喜欢的CP写这种形式的文,就好像是一种执念一样www

昨天下午看了是枝裕和导演的电影《比海更深》,哭得不行,本文最后的那里那句「比海更深、比天更蓝」是出自电影里邓丽君的那首歌《离别的预感》。那种细腻的情感大概只有日本人拍得出来,无法形容QVQ

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比起爱情,更多的是在过日子吧。

到最后可能就是一对杯子的细节决定了所有。

我所希望的维勇两个人,在十年过后,退出大众视线,彼此都到了成熟的年纪,他们还能够在一起,并且还会一直在一起。维克托帅到七十岁,勇利可以崇拜他一辈子。


评论(13)
热度(266)
  1. 樱飞雪夏天不倒塌 转载了此文字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