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维勇】思い出せなくなるその日まで(01)

※隔壁公司的霸道总裁×新入社毕业生,架空设定/

   为了给维克托做生贺,本章有轻微的肉渣,发了外链,大家自觉/

   文名是back number的一首歌,里面有一句歌词“我的一半是你,而你的一半,也曾是我吧”一直很戳我/

   不过肯定是HE,大家放心看,我保证会很甜的/


直到无法想起的那一天

 

城市繁华的表象下所掩盖的,是人类无论如何都无法排遣的孤独。

 

而即便是处于热恋之中,也能够很清晰地意识到,恋爱根本不足以与此消彼长的寂寞感抗衡,一旦深陷其中,只会想要得更多。与其说是与生俱来的孤独令人疯狂,不如说是胸腔内怦然跳动的那颗心脏从来都贪婪得不知餍足。

 

胜生勇利在之前的23年人生之中,从未觉得孤独寂寞有什么可怕。

 

直到他认识了维克托·尼基福洛夫,这个来自于俄罗斯的美丽男人。

 

没错,即便对方是男性,那样的相貌也足以用“美丽”来形容,虽然他知道,如果真的说出口,多半是要惹人不开心的。

 

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步走回租借的单身公寓,勇利连钥匙都没来得及插进锁孔,就被隐藏在黑暗中等候的高大男人一把拉到怀里。

 

维克托迫不及待地夺过勇利手中的钥匙,迅速打开了门,他急不可耐地用近乎粗暴的动作把勇利带了进去。他连开灯的时间都不愿浪费,一个翻身把人压在门后狠狠地亲吻着,甚至还坏心思地咬了怀里人的嘴唇。

 

维克托捧着勇利因为长时间暴露在寒风中而冰凉的脸庞,像是被致命的药物所吸引,他用舌尖撬开黑短发青年的牙关,灵巧地探入其中,一遍遍地轻轻翻搅着,并且乐此不疲。

 

勇利无处可躲,内心深处也并没有生出躲避的想法,他反倒是主动尝试着用舌头回应了一下维克托,双手也搂住了他的脖子,和其他亲密缠绵的恋人并无二致。

 

只要一想到几个月之前这个人连接吻都还不会,而现在在自己的调教下居然能够笨拙地回应,维克托就忍不住心情明快。

 

两个人不知吻了多久,唇齿分开的时候甚至带出了缕缕银丝,勇利双颊绯红、胸口起伏、大口喘着气,听到维克托耳朵里却成了别样的诱惑。

 

维克托捏起勇利的下巴,迫使他直视自己。为了不给接吻造成阻碍,勇利的眼镜早就在进入玄关的那一刻被摘走了。此刻借着微弱的月光,维克托能够看到那双含着水汽的双眸泛着光,甚至依稀能够看到的自己的身影。

 

此刻勇利的眼中只有自己。

 

他满意地勾起嘴角,伸手解开勇利的冬装大衣,那并不是什么高档的外套,摸上去手感也不怎么样。维克托送过勇利几次衣服,虽然每次都说喜欢,但是却一次都没见他穿过,不知放在衣橱的哪个角落里。

 

想到这里,维克托又有点不高兴了。恋爱中的人总是这样患得患失又神经过敏,一点点小事都容易引起情绪波动。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小气,他只好憋着不问。

 

黑色的大衣下是一件驼色的短毛衣,毛衣下又整整齐齐地穿着衬衫系着领带。作为一个刚进入公司才半年的新社会人,无论是商务穿着还是社交礼仪,勇利都很不擅长,为了不让搭配出错而被人嘲笑这样的事发生,他总是选择最保守的样式,那是一条在维克托眼里和古董文物没有区别的藏青色斜条纹领带。

 

「上次送你的领带呢?不是说喜欢吗?」维克托一边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掀开毛衣去拉衬衫的下摆、试图用手去触碰心爱之人的肌肤,一边佯装生气地质问着他,「我送你的东西完全不用,你真的喜欢吗?还是只是敷衍我?嗯?」

 

「对不起……」勇利的下巴被捏得生疼,他以外维克托真的生气,只好慌慌张张地解释道,「那些太贵重了,不适合我……」

 

维克托送的礼物都很昂贵,勇利虽然很喜欢也很钦佩恋人的审美,但是以他一个家庭背景普通的新社会人的身份,穿手工定制西装与奢侈品牌的领带,反而充满了违和感,他既不爱慕虚荣也不想引人注目。尽管维克托送他这些的时候,他是真的挺高兴的。

 

揪着勇利那根廉价又土气的领带,维克托倾身靠上去,用力在他颈边嗅了嗅,继而又挑剔地问道,「为什么会有女人的香水味?」

 

勇利一片茫然,虽然一个部门的同期生中有个漂亮的女孩子最近刚换了香水,但是自己与她并没有过多接触,就连几个同期之间下班一起去喝一杯的小聚会他都推辞了,真的染上了香味吗?为什么自己闻不到呢?


(肉沫,戳我)


遇见维克托之后,勇利时常会觉得不认识自己。现在这样的场面,放到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而与维克托的相遇,也不过是在半年前。

 

作为刚刚毕业、四月份才入社的新社员,勇利在公司里的存在感微薄得可怜。尽管他从不迟到、工作认真,也依然得不到前辈的重视。

 

不过听说刚入社的毕业生都是这样的,要从最基础的复印文件、文档整理、甚至是端茶送水做起,与其把工作交给什么都不会、又没有任何经验可言的新员工,到时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如把自己不想做的杂活扔给他们,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想的,还会觉得这是磨练新人的意志。

 

有些心高气傲的很快就会觉得受不了,仿佛人格都被侮辱了一般,一心只想着干大事,由此产生的矛盾不在少数。不过勇利对此倒是放平了心态,看着部门里的前辈每天有条不紊地忙忙碌碌,他虽然很想融入进去,但是他深知以自己的性格,就这么贸贸然地加入其中,说不定反而会被厌恶、遭到排挤。而且现在的他也没有信心去担起重要的责任,所以在那之前不如先做好自己。

 

在日复一日的跑腿、干杂活之余,他也默不作声地学习着,闲下来的时候就会默默观察着前辈们处理工作的方式,暗自对比着其中的不同。

 

由于之前作为交换生在国外住过一段时间,勇利的英语很不错,不过即便如此,现在部门里的前辈们,恐怕连他英语很好这一优点都不曾知晓。

 

勇利对此也很是无奈,有好几次眼见着同组的前辈们因为英语不够好而导致与客户沟通不畅,他想过要毛遂自荐,最后却总是错过时机。对此他只能苦笑着推着眼镜,告诉自己来日方长,接下去的几十年都需要工作,没必要着急一时。

 

直到现在,勇利都对六月的那一天发生的事记得很清晰,恍如昨天才刚发生一般。

 

前去开发新客户、谈新的合作计划之类的事情当然落不到勇利头上,在取得上司信任之前,他连看到那些重要文件的机会都没有。只有在忘了文件的时候,他才会被想起。

 

他抱着资料,一路狂奔到了有潜在机会成为新的合作对象的那家俄罗斯公司,在六月闷热的天气里,穿着西装的勇利早就汗流浃背,刘海都黏在一块,显得狼狈不堪。

 

早已等候在大厅、比他早入社两年的藤原小姐从他手里拿走文件的时候还扔下一句,「怎么这么慢?」

 

藤原是每天都会打扮得体、化着漂亮的妆容,以完美的面貌出现在大家面前的类型,在公司内很受欢迎,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勇利觉得她似乎不喜欢自己。

 

勇利慌慌张张地道着歉,嗓子渴得冒烟,他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舍得耽误,结果还是被责怪速度慢,话说回来,忘了这么重要文件的人究竟是谁啊?他忍不住有点想要抱怨,但是看到前辈一脸急躁,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勇利抬头的时候看到了藤原职业套装的浅色裙摆上有一小片深色的污渍,因为是在她本人看不见的地方,所以没能被注意到。看着藤原踩着高跟鞋跑远的身影,他还是本能地追了上去。

 

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折叠整齐的手帕,勇利真诚地递了过去。

 

略微吃惊的藤原皱着眉接受了勇利的好意,生硬地说道,「谢谢,你能在这里等我们一下吗,课长刚刚似乎还有事要吩咐你去做,但是我们现在必须和客户开会了。」

 

勇利点了点头,转身走向这幢办公楼大厅的访客等候区。

 

他并没有看到,在他转身走远的那一刹那,那块好心递出去的浅蓝色手帕,被藤原一脸嫌弃地随手送给了偶然路过的保洁人员,拜托她处理掉。


TBC.

————————————

感谢阅读到这里,开了个新坑~祝维克托生日快乐!

其实本来第一章写到维克托那个狂霸酷拽炫的初次见面,但是字数塞不下了,所以下一章吧2333看他如何花式撩勇利

本来想说写个成人一点的故事,不过好像写不来www总之我尽力


评论(20)
热度(311)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