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奥尤】万有引力(黑道+ABO) 第二章

讲真,你第二章写这么长,下一章的我该如何是好2333

奥总宇宙第一苏苏苏苏~~~~

整天搞事的澈澈&蕶:

· @夏天不倒塌 和@蕶E 的搞事联文

·架空,篇幅中,HE

·黑道PARO+ABO,黑道老大X富家小少爷,AO设定

·年龄操作有,身高操作有,奥塔20(身高178),尤里15(身高163)

·维勇出场有

·力求给大家一个超不一样的ABO,ABO界的狗血传奇也从此诞生


         Chapter 2


       金发少年终是体力不支昏倒了过去,为首的Alpha见状便挥了挥手,示意让几个手下带走他。

       在与尤里擦身而过的那刻,这位Alpha就看上了他,不仅是他外表出众的原因,更因为他在别人看来是个Beta,还是一个未成年的Beta。就算是给人欺负了,最后也不一定会有什么不良的后果。

       这个社会的差距分化并不轻微,倒反是黑暗得令人万般无奈,只好顺其自然地承受一切。

      拉起尤里纤细的胳膊准备把人扛在肩上离开,可就在其中一名手下刚抓着他时,那人就给从不远处而来的突袭一击致命了。抬到一半的手臂又掉了下去,若不是尤里还未清醒,他定是会吃痛叫出声来吧。

       那是一个装有可乐的易拉罐,或许是因为砸出去的力气过大,在易拉罐撞上那人头部的时候,带有甜腻味道的深棕色液体从开口处迸溅出来。水花在空中没有章法地飞舞着,甚至有些还溅射到了他的老大的脸上和头上,仿佛这辈子他就和可乐杠上了,结下了一个不解之缘。

       可他自然不想要这不解之缘,毕竟这只会使他难堪,颜面全无。

       “他妈的又是谁砸的可乐!”

       一天之中给可乐洗了两回头,这究竟是哪门子的幸运,Alpha不得而知了。不过,他也不想去了解自己为何这么倒霉,而只是想要狠狠教训一顿迫使他变成这样的人,就像如今躺在地上的尤里那样

       被可乐两连击的Alpha瞋目切齿,肩膀都因体内熊熊燃烧的怒火而抖动着,他转过身去望向易拉罐投掷的方向,致使他有这幅惨状的人就站在了巷口的位置。

       是在巷子的缘故,两边过高的墙壁遮挡住了强烈的阳光,因此光线较为不足。Alpha和他的手下只能看清有一位一身黑的男子站立在那,单手插在口袋里,显得有点冷酷。

       “你哪来的臭小子!”

       奥塔别克·阿尔京其实不过是偶然路过这里的,他也不明白自己这会儿为什么要出手相助这名与他毫无关系的少年。

       本来这种类似帮派打架的事在他眼里不过是家常便饭,随处可见并不想理会。但就在看见那人想要用刀划破金发少年的脸后,他就感到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好像蘧然被灌注了力量驱使他走到了这里。

       况且,奥塔别克还猜测他是个未成年人,一群成年的Alpha和Beta这样欺负他,未免太过分了些。

       还有一点兴许也是令他出手的原因吧。那就是少年在倒下的顷刻间的眼神,是如战士般的坚不可摧。

       他很清楚的知晓,他因少年这样的眼神而恍惚了思绪。

       “放开他。”

       奥塔别克没在意Alpha的出言不逊,而是十分沉着镇定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放开他?你算老几啊,竟敢命令老子!”

       听见奥塔别克竟不害怕一分一毫,还跟他做起对来,Alpha嘹亮的怒吼惊吓了停留在电线上休憩的鸟儿,它们展翅高飞,想尽快逃往一处清净之地。

       于怒吼后,巷子里顿时安静了不少,因奥塔别克并没有回答Alpha的话。他只是抬起原是插在口袋里的那只手,向着那群人的方向勾了勾手指,这个动作是具有明显的挑衅意思。

       且不止这样,在奥塔别克的这个动作做出之后,Alpha和他的手下便蓦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压迫感。压倒性的气势犹若排山倒海向他们涌去,包裹全身,如海水淹没几近窒息。

       Alpha被这压迫感弄得晕头转向,他使劲晃了下头,逼迫自己不要给这骇人的气势震慑住,好歹他也是个Alpha,即使等级只有C级

       Alpha,Beta,Omega均会有等级之分,上到最高S级,下到最低D级。无论分化的性别是哪种,在各自的圈里亦会有因等级不同而被差别待遇的。评定一个人是何种等级,需要从多种方面来考虑,例如外形,身材,能力等,这些都是用来评定等级的最基础的方面。

       虽然眼前的人他才见了不到短短的几分钟,但实际上只要看一眼,就能猜测出来闹事的这人的等级肯定在A之上,还是个Alpha。

       可纵使是意识到了奥塔别克的等级要比自己高出许多,Alpha亦是不打算放弃。他们人多势众,怎么说都应该不会输才是。

       于是他重重地拍了下手下的肩膀,吼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他!”

       话音刚落,Alpha的一群手下瞬时一轰而上。

       只见一人右拳朝奥塔别克的头部挥舞而去,但他不慌不忙,身体向左一闪,膝盖弯曲,又恰好躲过令一人背后的夹击。左手向外一伸,奥塔别克抓住挥拳的那人的手腕,旋钮其手臂至肘部朝上,而后抬腿以膝顶腹,将他击晕。

       甩开昏迷的人,奥塔别克挪动脚步,闪身快如疾风,连续性地躲开了多人的围击。迅速奔跑两步一脚踩上巷子里墙壁的一边向上跃起,恰似孤傲的雄鹰振翅欲飞,他双腿发力撑往两边,直踢中了两名手下的头部。鲜红的血液从他们的鼻中流下,外加多声闷哼,可见此踢之狠。

       最后一人扫视了一圈倒在地上的同伴,瞳孔收缩,像是为了给自己加油打气,他的目光中含带着杀气,眉目皱起,大喝一声才冲向了奥塔别克。

       但先前有多人时都没办法把奥塔别克打败,更不用说现下的单挑挑战了。在那人距离他还有几步之遥之际,奥塔别克大跨一步上前,一拳出击。拳速之快隐约带起了一阵劲风,以至于那人额前的刘海都飘起了些微,雷霆万均的力量使他有了自己的身体从额头处开始逐一粉碎扩展的可怕感觉。

       看着自己的手下全部给人打趴在地,嗷嗷直叫,Alpha也顾不得他们,只是怒火中烧地举起拳头也冲上了前去。

       Alpha紧握右拳,如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手背上青筋暴起,满脸怒容,龇牙咧嘴地奔到奥塔别克的身边。眼见这全力的一击愈发接近,奥塔别克站稳脚跟,脚与地面不离,身体稍微一侧,以仅仅几厘米之差准确无误地避开了Alpha的进攻。落了空的拳头在此时被牵制住了,奥塔别克紧紧抓牢了他的手腕,宽大的掌心发出如同拔山扛鼎的力量,手腕的骨头几乎是要给捏碎成块。Alpha忍着疼痛,还空出的另一只手又是竭尽全力地挥向奥塔别克的面目,却是再次被躲开,且手腕依然给擒住,无法动弹。现在的他,整条手臂以交叉的姿势都被奥塔别克握着,双手不能攻击,只剩头和双腿是自由的。

      那就用腿部攻击吧!

       这样想着的Alpha正准备抬腿向奥塔别克的腰侧踢去,给他点颜色瞧瞧,哪知道奥塔别克却像是知道他会如此,扭动他的手臂把人转了个圈。此刻,他们的姿势便是Alpha背对起了奥塔别克。但Alpha也没有放弃用脚作出最后的反抗,只是无论如何抓着他手的那人总有办法拆了他的招。

      右脚猛地向后踹去,就于即将踢到奥塔别克腹部的时候,他的动作突然停下了,因为他的脚竟是被奥塔同样用脚抵住,两道力量相撞,他只感到脚踝一阵酥麻,像是被强力的电流触到,直至大脑中枢神经。还没来得及喊一声疼,这个Alpha的另一个部位又是有了新的疼痛。虽说隔了一层布料,但膝盖后的腘窝与硬质的鞋底接触不会有什么舒服的感觉,更不用说对方这还是极尽全力的一踢。腘窝上的肌肤如是忽给火焰烘烤一般的滚烫,腿筋则似过力拉扯,尽管只是右腿遭遇到了这样的重击,可受到的冲击却是全身的。他的右腿可能没断,但这下也像断了一样无力支撑,只好单膝跪下。

       即使在跪地之时,那声音并不算响亮,不过在那人的耳朵里却好似无限的放大,因这声音实质上就是对他的侮辱,一种失败的羞耻感即刻涌上他的心头,导致他兀地大脑冲血,脸都红了。

      而在身后的奥塔别克是正好与他相反,居高临上地垂眼看着跪倒在地的Alpha,表情淡漠如极寒之地的冰雪,那种莫名的压迫感再度席卷了他,比之前来得更为猛烈。好似死亡的气息骤然在此地缭绕,爬上了周身,生命的洪流不再奔涌,即将干涸枯竭。

       似乎是见Alpha终于放弃了抵抗挣扎,奥塔别克这才放开了他,而Alpha还算是见机行事的聪明人,明了自身力量不足,不能打败奥塔别克,不甘心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腥味的唾沫后便愤然离开了巷子。


       走到金发少年的身边蹲下将他搀扶起来,奥塔别克一手搂着他的上身,一手穿过身后把他打横抱起。凝望了下少年精致苍白的脸庞,他走往了机车停放的地方。


*

       当尤里醒来的时候,他只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剧痛无比,身体宛如让万吨重的车辆碾轧过,没有任何一个部位完好如初。

       还有狂风呼啸,寒冷泠冽的风吹得他面部肌肤产生了尖针扎下般的难受感,纵然被人抱在了怀里,他也没觉得有一丝半点的暖和。

       等一下!

       抱在怀里?

       耳边传来阵阵车子发动行驶的声音,眼前的景象极速变换,不断消失在后方。

       这意味着什么?

       不就意味着他正给人带到车上离开了那里嘛!

       可问题来了,这家伙是谁啊?

       起初,尤里最先看到的既是那人的手臂,然后他稍稍扭转头部抬头望向上方,在这其中,他的愤怒也逐步被点燃。最气愤的即是他看到那人模样的时候了。

       因为他不是别人,就是之前那个站在一边不帮他,反是在那看风景看好戏的Alpha。

       尤里发誓,他一辈子都记得这个不救他的Alpha的长相。虽然那会儿他并没开口向谁求救,碍于面子也不想要,但这人不出手相助对他而言就是过分,况且他现在还在他的车上。

       这是什么意思?

       要和那群渣滓一样也带走他,也真的成为渣滓么?

       有了这样想法的尤里在顷刻间是怒不可遏,俨然忘记思考了那群人为什么离去,只有这个原先看热闹的Alpha在他身边。尤里姑且好心的认定为这人从那群人的手中救了他,而不是同伙,可这带他走的行为却是只能让他联想到不好的地方,就像那个Alpha的目的,便是为了欺负他。

       若要说得更难听一点的话,那就是贞操都要不保了。

       弯曲手肘抵在黑发青年的腹部试图撑起快要散架的上身,对方在看到尤里清醒的顿时便放慢了开车的速度,低头想着瞧瞧他的状况。然而在这时,黑发青年却是只能侧身躲避起袭击自己的拳头,在机车上来回闪躲。整个车身大幅度地晃晃悠悠起来,假如一不小心,那毫无疑问,肯定是要翻车的。

       而他们确实也一不小心了。

       奥塔别克在尤里清醒之际就放缓了速度,当车身翻过一边,两人不得不跌倒在地上时,他庆幸着速度之慢只让他有了点小小的皮肉伤,没摔得个头破血流。

       在与地面快要接触时,由于奥塔别克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尤里的手腕把他带往自己的怀里,以身体做肉垫,反转了方向好不让他摔倒在冰冷的地上再多加伤痕。因此,他仅是慌张了片刻,没有受到半点的伤害。

       好像还是有点疼的。

       但这疼的地方却是他的嘴巴。

       睁开因害怕而紧闭的双眸,于下一秒,尤里看到的既是对方黑如耀石的眼眸,甚至还能从中见着他自己惊慌失措的表情,有些好笑。

       两人的脸庞靠得相当的近,已是触在了一起。呼吸渐渐灼热,温暖的气息洒在尤里的脸上是产生了微弱的瘙痒感。自己的嘴唇正紧贴着什么东西,就连牙齿也是一样,因他是摔倒下来的,所以在两人的两个部位相撞后,他只会觉得很疼,并非享受,嘴里还有了讨厌的血腥味。

       一股颇为浓郁却不甜腻的味道猝然闯进了他的嗅觉中,迷得他几乎是忘了他们的这个姿势在别人眼里有多么的暧昧。

       不过尤里还是强迫自己反应了过来,不能被那气息带入他想都未曾想过的地带去。

       “混蛋!你居然敢占老子便宜!”

       起身推开奥塔别克搂着他腰身的手臂,尤里破口大骂。使劲用袖子擦试着嘴唇,似是那里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是快把皮都擦破一层下来。

       闻言的奥塔别克从地上站起,单是觉得有苦难言。这根本就是个意外,并且意外为何会造成,主要原因也不是他。

       但尤里可不这么思考,他只认为眼前的这名青年罪加一等,不能饶恕。

       虽然他觉得自己不过就是被狗咬了一口,可他就是气不过,缘由有多种多样。

       “我不是混蛋。”

       奥塔别克开始为自己辩解,显然这没什么说服力。

       “你还说你不是!”

       抡起拳头对着奥塔别克的正门攻去,可是他对上的是一名能干翻一群人,武力超值的Alpha,自然是被抵挡了下来,不得前进半点。

       “我只是想带你去医院。”奥塔别克摇头说道。

       “谁信你啊!”

       见尤里那张美得令人沉醉的脸庞在此时只剩下了满满的怒意,不听解释,奥塔别克松开握着他拳头的手,转身去扶起了自己的机车,准备骑车离去。

       茫然不解地盯着奥塔别克做完了一系列的动作,尤里讶异着对方没有反驳,竟是想走人,沉默不语了一下,认真思虑了起来,氛围在这刻是静了少许,但很快就又打破了沉静。

       金发少年在奥塔别克发动机车准备飞驰而去之际,是做了一个让他极其震惊的行为。

       仅见他跑到奥塔别克的身旁,自口袋里掏出钱包,从中拿出一打纸币砸到了他的脸上。

       这打纸币厚度略厚,还是有点重量的,奥塔别克忽然感到脸上钝痛,难以形容的难闻油味也近距离的凑到了他的鼻子前。

       “就、就相信你一次好了!这是你救了我的报酬,拿去买药吧!”

       耳畔传来少年的话音,于视线不再被纸币遮住后,奥塔别克逡巡四周,发现他的身影已同声音一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

       “老大,您这是......您这是怎么了?”

       回到家里的奥塔别克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因为他们察觉到他的衣服上沾了许多灰尘,衣服上也多了几道口子,明显得尤其狼狈。有些细心的人甚至还观察到奥塔别克的嘴唇上留着点血迹,使他们瞬间猜想到不好的事情。

       “被猫咬了。”奥塔别克看了关心他的众人一眼,拇指抹了下唇上的血迹,还是觉着略微的疼。

       “那这只猫也真是够野的啊!”

       听闻奥塔别克并不是同人干架,众人不禁松了口气。之前见他不语,天知道他们是有了想提刀子去干掉那些人的刺激想法。

       “可不是,而且这么会找地方,我们老大果然是有魅力,就连动物都不放过。”一人嬉皮笑脸地说着,果不其然就是被其他人投以了鄙视性的目光。
   
       “哎,你们说我们老大这么有魅力怎么还没女朋友啊?”

       “我说,这你就不懂了!我们老大可是难得一见的优良股,那些上门蹭过来的Omega各个都娇生惯养,长得一脸快跌破发行价的样子一看就要不得,还不如单身呢!”

       说话的这人近期沉迷炒股,读了不少有关这方面的书籍,他认为,选伴侣其实就和选股票是一样的,必须要找一潜力股,在未来涨停板才行。

       这一回,此人的发言在他人听来是极具道理,获得了多人赞赏的目光,可唯独坐在沙发上的黑发青年是给他丢了一记犀利的眼刀,所有人也只好闭嘴安静,过后再讨论这选伴侣等同于选股票的问题了。

       “老大,给。”一人找出药箱上前递给了奥塔别克。

       “谢谢。拿去和他们分了吧。”

       从口袋里拿出一打纸币塞到了那人的手里,奥塔别克提着药箱上了楼去,无视了身后众人困惑呆滞的眼神和后来的交头接耳。

       “老大今天是怎么了?”

       “该不会是被猫咬了就得病了吧?”

       “可能是,毕竟咬着嘴巴了,可不比其它位置,直接进嘴了都。你赶紧打个电话叫医生过来,耽搁了时间可就不妙了。”

       “好!我这就去!”

         Tbc.


——————————————————————————————

终于来更新了!最近有点忙,更新时间大概是一周两次吧~字数会多一些~

评论(1)
热度(461)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