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奥尤】万有引力(黑道+ABO) 第三章

怎么苏怎么写的后果就是看上去像是在瞎扯淡www

整天搞事的澈澈&蕶:

· @夏天不倒塌 和@蕶E 的搞事联文

·架空,篇幅中,HE

·黑道PARO+ABO,黑道老大X富家小少爷,AO设定

·年龄操作有,身高操作有,奥塔20(身高178),尤里15(身高163)

·维勇出场有

·力求给大家一个超不一样的ABO,ABO界的狗血传奇也从此诞生


前文链接:序章&第一章第二章


       Chapter 3

 

       自从被那只小野猫咬伤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星期。

 

       嘴唇的伤早就痊愈,无视了忠心耿耿的手下拉着医生来给自己打狂犬疫苗的行为,这个星期奥塔别克的脸比平时都要紧绷,活像一尊冷酷无情的杀神,被他瞪一眼汗毛都不听话地倒竖起来。虽然他一向都是面无表情的,一众手下也早就习惯,可是他们都看得出来老大心情不怎么好。

 

       兜里揣着奥塔别克发给他们的钱,手下也没顾着就直接用掉,而是深深地担忧起了老大。奥塔别克对他们很大方,但是这种没有缘由地就发钱的事还是第一次,“要不然就是散财消灾?”当最得奥塔别克重用的阿莱克斯得出这个唯一可能的结论之后,其余人纷纷表示赞同。

 

       这群人高马大、身体素质过硬的alpha对阿尔京家族选择死心塌地的效忠,常跟在奥塔别克身边的这四个alpha年纪与他相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也是兄弟。以他们的条件来说,即便是不踏入这一行也能够生活得很好,但是他们却从没有想过要离开,对奥塔别克既是尊敬又是钦佩,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左膀右臂。

 

       “不如带老大去放松放松吧?”排行老三的克里木提议道。

 

       “你自己想去吧。”阿莱克斯放了个白眼,“不过好像也可以,虽然老大不好色,但是痛痛快快喝一通酒也能纾解心情。”

 

       在四个手下生拉硬拽下,奥塔别克被拖到了以前常去的酒吧。已经是深夜十二点,然而酒吧里正是热闹的时候,表演区域还有DJ正在摇头晃脑地打碟,一群人在舞池内群魔乱舞,音乐声震耳欲聋,就连墙壁都随着音浪震动。

 

       奥塔别克双手插兜迈着长腿走入其中,这里的侍者很显然都认识他,对于有一阵不曾露面的大金主表现出了百分之三百的热情。

 

       奥塔别克略微点了点头,走向了角落的位置。即便是去酒吧他也喜欢独处,因此四个手下识趣地闪去了一边,避开了奥塔别克的视线,但同时又在能够看到他的范围内。像奥塔别克这样的,多少会有些仇家,手下们并不敢掉以轻心。

 

       奥塔别克点了瓶足以让侍者眉开眼笑的酒,自斟自饮起来。他很能喝,似乎喝多少都不会醉,处于职业习惯,他也不会让自己喝醉,尤其是在这种公共场合,保持自身的清醒是应对突发状况的最佳状态。

 

       端着酒杯眯起眼睛观察着这里的男男女女,无论怎样的浓妆艳抹,都丝毫入不了奥塔别克的眼,不如说奥塔别克其实挺厌恶这些人。但是很奇妙的是,在这样喧闹不堪的环境中,他反而能够静下来心来思考。

 

       一周前他救下的那个少年的身影总是不听话的从记忆深处跳脱而出,在自己脑海中不厌其烦地晃啊晃。那双如同战士一般坚毅又锐利的双眸、分明疼得咬牙切齿却还死撑着要离开的倔强神色、以及甩自己一脸钱的时候那嚣张的语气,轮番轰炸着奥塔别克。他不认为自己是那种很擅长记住人脸的类型,但是这个不知名的金发少年的音容笑貌就那么不由分说地闯入了他的生活中,他甚至会无意识地用手指摩挲着曾经被咬破的下嘴唇,而后反应过来,那里连一丝温度都没有留下。

 

       “大概是这孩子太有趣了吧。”好心救了人却被甩了一脸钱的奥塔别克,在最初的愤怒之后,反倒觉得这件事挺有趣的。看样子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涉世未深又浑身是刺,尽管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但是他本人实在是与“可爱”一词无缘。

 

       奥塔别克在心里做了许多诸如此类的评论。虽然对于这样的人称不上有好感,但是因为太有趣了,所以反而挺想再见一面的。

 

       “先生,介意我坐您身边吗?”有一道甜腻的声音打断了奥塔别克的思绪。

 

       “介意。”

 

       奥塔别克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他的目光循着声音找到了声音的主人。是个相当漂亮的女omega,挽着一头栗色的大波浪长发,化着恰到好处的妆容,一身紧身的白色连衣短裙将她的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丰满的胸部在低胸的领口下若隐若现,性感无比,很可惜的是,她身上的omega信息素味道正好是奥塔别克最讨厌的那种类型,浓烈之中带着些许浑浊,让他倍感不适,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很显然这个女人并没有料想到奥塔别克会给出这样尴尬的回答,她自认为猎艳无数,又是omega的身份,随便一句话就能够让饥渴的alpha拜倒在她的裙摆下。她已经观察了角落里的这个alpha好一会,并从侍者的态度判断,这人一定是非富即贵。再加上奥塔别克身上没有任何omega的味道,她对于拿下他势在必得。

 

       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谁知道奥塔别克开口就是这么一句,omega刻意摆出的完美笑容也险些绷不住。她讪笑了一下,仍然不愿意放弃,“先生品味不错,我也喜欢这酒。”

 

       按照剧本的通常走向,奥塔别克接下去的台词应该是,“一起喝一杯吗?”

 

       不过现实是,奥塔别克看了一眼还有一半的玻璃酒瓶,十分冷漠地反问了一句:“那又怎么样?”

 

       对眼前的omega的窘迫视而不见,奥塔别克又补了一刀,“那边还有空位,小姐请便。”

 

       “等一下,你也太没有礼貌了吧?”年轻的omega终于忍无可忍,她气得瑟瑟发抖,奥塔别克已经不仅仅是不解风情了,那种冷漠与讽刺的口吻深深伤害了她的自尊,本就是为搭讪而来的她气急败坏起来,“有钱很了不起吗?就可以这么对人说话吗?”

 

       “对不起,我无意与你争执,我只是拒绝了你的搭讪。”

 

       “谁搭讪你了?!”女人受不了地尖叫起来。

 

       奥塔别克皱了皱眉头,向路过的侍者看了一眼,侍者随即心领神会地请走了那位风姿绰约的omega小姐。

 

       “噗哈哈哈,老大这样会被omega拉黑名单的吧?”在不远处一直都关注着奥塔别克的手下们发出了一阵爆笑。

 

       “那样徒有其表的蠢女人不要也罢。”克里木评价道,“老大绝对是事业型男人,哪有闲工夫与这样的人谈情说爱,连我都觉得是浪费时间。”

 

       就在手下们把这场小闹剧当做笑话消遣的时候,奥塔别克放下酒杯,站起身冲着吧台那边走去。

 

       他的目标明确,像是看到了什么熟人似的。他走到吧台的尽头,看着那里端着一杯荧光蓝的鸡尾酒喝得正欢的金发少年,以及把手搭在他肩上的一个alpha男人。

 

       不知聊到了什么,少年露出了一个明快的笑容,眉眼弯弯的,带着三分愉悦七分醉意,双颊染上了淡淡的红晕,在这一角格外地引人注目。

 

       金发少年与这昏暗的酒吧显得格格不入,而那个陌生男人很明显是要“泡”他,可他对此却一无所知,他甚至都不懂这个男人刻意伪装出来的风趣幽默只是为了之后肮脏不堪的更进一步的发展。

 

       社会的险恶阴暗与横流的强权色欲,对于他来说还是太难了。

 

       终于,在那个穿着浮夸的alpha为尤里点第三杯酒的时候,奥塔别克带着出离的愤怒,忍无可忍地冲了过去。开什么玩笑?原来他是这种人吗?明明还是个未成年!

 

       他来不及思考自己突如其来的愤怒究竟是因为什么,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握住了尤里纤细的手腕。

 

       奥塔别克的眉头皱得都快打成结,“你怎么会在这里?!”

 

       尤里愣愣的看了他一会,似乎是在辨认突然出现在眼前抓住了他的人是谁。

 

       “尤里,你的朋友吗?”别有用心的alpha打量着奥塔别克,将问题抛向了尤里。

 

       尤里迟迟没有回答,那人又打趣道,“是不是自作多情的追求者啊?需要我帮你解决吗?”

 

       无视掉身边人的出言不逊,奥塔别克依旧没有放手,反而越抓越紧。他第一次听说尤里的名字,他也想象不出,手腕这么纤细的未成年,究竟是怎么做到在打架的时候那么彪悍的。

 

       不,不是,有过一面之缘。”在尤里的心中,自己给了钱已经还清了奥塔别克的救命之情,然而这一次又被奥塔别克纠缠上,他本能反应就是钱给得不够。不过事情如果能用钱解决,那就都不是问题。

 

       “跟我走。”奥塔别克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说道,脸色也越发阴沉,黑得快要能和锅底媲美,说罢就拽着尤里强行往外拖。

 

       因为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尤里猝不及防地被拽得差点从高脚椅上摔下来,他踉踉跄跄地稳住身形,试图挣脱奥塔别克强加给他的束缚,然而根本没用,他的力气根本不足以抵抗奥塔别克。

 

       “你脑袋被驴踢了吗?我跟你很熟吗?你还想要什么?还要钱吗?我可以给你!”尤里恼火地大喊着,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高了不少的背影,特别想揍他一顿。他看不出眼前这个人的年纪,虽然直觉告诉他应该挺年轻的,但是此时尤里的大脑已经被酒精麻痹,为了气一气奥塔别克,说出口的话全都不过脑,“喂!叔叔你搞什么啊!你放开我!”

 

       被尤里这么一叫,奥塔别克心头一滞,转过身看向尤里,对于“叔叔”这个伤人的称呼,只有二十岁的他简直哭笑不得。

 

       酒吧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围观这边,尤里喝醉了倒不怕丢人,大有你不放开我我什么话都说得出口的架势。奥塔别克的四个手下已经冲到了他的跟前,看着因为惯性猛地撞到奥塔别克怀里的少年,纷纷露出了惊讶之极的神色。尤其是刚刚断言老大是事业型男人的克里木,嘴巴张得能塞下一整个苹果。

 

       不会吧?老大要霸王硬上弓了?强制爱?!那我们是要帮老大一起把人捋回去吗?还是阻止老大犯错?可是我们本来就不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看着错愕到无法动弹的手下,奥塔别克心很累,他趁机夹住了尤里的肩,把他搂得更紧了一些,以不容置喙的语气道:“他还未成年,不该出现在这里,我带他先走了。”

 

       因为这里的侍者都认识奥塔别克,对于他的身份多少有些了解,因此即便内心翻滚着无数八卦想法,他们也并不敢上前阻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奥塔别克将人带走。

 

       奥塔别克的步子迈得很大,本就醉意上头的尤里根本跟不上,他东倒西歪地往“叔叔”身上撞,最后干脆就被奥塔别克“拎”了出去。

 

       一走出酒吧,初冬夜晚冰冷的风就将人硬生生拍醒。因为出来得太急,尤里身上的外套都落在了酒吧内,奥塔别克扶住尤里的肩让他站稳,只见尤里迷迷瞪瞪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被奥塔别克这一路的生拉硬拽,猛然之间受了凉,刚刚还觉得很喝的酒此刻已经在胃里造起了反,尤里有点想吐。

 

       他摇摇晃晃地往奥塔别克怀里倒去,一边喃喃着“胃难受……”一边把脸埋在了奥塔别克胸口,他闻得到奥塔别克身上信息素的味道,这是属于每个成年alpha的独一无二的魅力。那种味道很特别,乍一闻会觉得略微有些辛辣刺鼻,似是沉香,但又比沉香浓郁,丝毫不带甜味,层层叠叠,闻得越久越能觉察出其中优厚且富有沉韵的底蕴,像极了稀有的乌木香。

 

       这股味道似乎对于尤里有着特别的吸引力,他的双手无意识地环住了奥塔别克的腰,深深吸了两口气,心中无比踏实,焦躁眩晕的呕吐感也逐渐被平复,他甚至学起了家里那只暹罗猫,抱着奥塔别克蹭了蹭,希求更多的抚摸与安慰。

 

       奥塔别克抬起双手,僵直在原地,他知道不该和醉鬼讲逻辑,但是尤里这么反常的举动还是让他大吃一惊。随着尤里轻微地在他身上蹭了几下,倏然之间,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个名叫“尤里”的未成年不是beta!是个不折不扣的omega!

 

       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奥塔别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尤里还没有成年,所以身上没有omega信息素的味道,让人误解为beta倒也正常,但是会有这么勇猛的omega吗?能够以一挑十,甚至还能够干翻alpha的omega?

 

       虽然不知道这个omega能评到什么等级,但是合格的可能只有他的脸。

 

       从体型上看他绝对不是alpha,但是从性格还有行为来看,绝对不会是个omega,这是所有人最初对于尤里的判断。这个社会几乎所有的未成年omega都被学校以及家庭保护得如同笼中小鸟一般脆弱,可眼前这个omega,不仅打架,居然还敢一个人去酒吧,如果今天不是自己带走了他,后果不堪设想。

 

       眼见着一个陌生的未成年对着自家老大又抱又蹭,而老大竟然没有翻脸,对此感到惊恐的手下连递水过去的时候手都在颤抖。

 

       尤里靠着奥塔别克,喝了小半瓶水,才慢慢地缓过来。可能是出于对omega的怜香惜玉,奥塔别克半搂半抱地把尤里带到了附近一家通宵营业的咖啡店,这里的装修以奶白与天蓝为主,店内灯火通明,与刚刚乌烟瘴气的酒吧形成鲜明对比。

 

       给尤里点了一杯姜茶,让他喝了暖身体,顺便醒醒酒。

 

       “清醒了吗?你知不知道刚刚究竟有多危险?”奥塔别克不假辞色地开口道,“既然是个omega,就给我有点omega的自觉!”

 

       “切,要你管。”被揭穿身份的尤里嘴硬回击道。

 

       未成年去那样的场合,多半是为了图新鲜,以及证明自己“很有能耐”,这种中二时期的想法奥塔别克多多少少能理解,但是明明不能喝,还随随便便就接受陌生男子的搭讪、轻而易举地就被灌醉,他特别想问问眼前这个有着漂亮脸蛋的少年,你是不是有点缺心眼。

 

       奥塔别克捏了捏拧得都快僵硬的眉心,觉得不能对一个未成年发脾气,便放缓了语气,“身上的伤都没好,上次伤得不轻吧。”

 

       脑子恢复运转之后,尤里总算是恢复了思考能力。他眼角的余光瞄到了奥塔别克袖口处隐约可见的表,那块表一看就是高档货,而且看他那样子也不像是缺钱的人,所以肯定不是为了钱而来。

 

       他嘴上不说,心里明白倒是明白得很,这个alpha救了自己两次,其实哪一次都是他自己差点玩脱。也不知道是和他有什么孽缘,就这么两次玩脱的时候,都碰到了他。

 

       第一次对他做出了甩钱走人的失礼行为,第二次又对他投怀送抱外加蹭来蹭去,至于说出口的恶言恶语就更不用提了。

 

       尤里自知理亏,在大是大非面前他还是能够分辨得出对错的。他是第一次去酒吧,又兴奋又好奇,那几杯鸡尾酒甜甜的,像饮料一样好喝,完全不知道居然有这么大的后劲,经验不足的尤里对于陌生人的热情来者不拒,险些跌入对方简单粗暴的陷阱里。

 

       他知道自己欠奥塔一句感谢与道歉,可是这些话要说出口似乎有点困难。

 

       看着少年骤然黯淡下去的神色,奥塔别克担心是不是自己话说重了,他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耐心,其实他更想问问自己,到底哪里来的闲心,一而再地管这个未成年的闲事,他既不是朋友也不是兄长,并没有什么资格去管教他。

 

       可是尤里沮丧的表情让他的心一瞬间就毫无原则地软了,明明那么的飞扬跋扈、笑起来又明朗如春,尽管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可是奥塔别克不得不承认,能将自己个性张扬到那种程度的尤里,很吸引人。

 

       “对不起……”尤里做了好半天心理准备,强迫自己看向奥塔别克,“还有、那个……谢谢你……”

 

       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奥塔别克很清楚地听到了,他特别想要勾起嘴角笑一笑,笑这少年的别扭与单纯。

 

       “你叫尤里,是吗?我叫奥塔别克·阿尔京。”

 

       “尤里·普利赛提。”尤里拍了拍桌子,恢复了一半精神,“我说啊,你别老想着教训我,你也才几岁啊?别和我讲大道理,我不会听你的!我下次还会去酒吧的,你管不了我。”

 

       虽然尤里这么说,但是奥塔别克去直觉他不会再胡来了,因为尤里是个聪明人,于是他摊摊手,“你刚刚不是叫我叔叔?”

 

       尤里涨红了脸,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毛都要炸起来了,“我没叫!你肯定幻听了!”

 

       奥塔别克抿着嘴,勉强维持着千篇一律的严肃冷漠脸,“回家吗?还是不回?”

 

       闻言尤里嚯的站起身,拿过奥塔别克的手下给他取回来的外套,没有一丝地拖泥带水,毅然决然地说道:“我自己回,再见!”

 

       走到咖啡店门口,他又像是想起什么似地,回过头飞快地冲着奥塔别克补了一句,“最好再也不要见面!”


————————————————————

我们已经在爆字数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orz

评论
热度(520)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