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维勇】思い出せなくなるその日まで(03)

※隔壁公司的霸道总裁×新入社毕业生,架空设定/

   文名是back number的一首歌,里面有一句歌词“我的一半是你,而你的一半,也曾是我吧”一直很戳我/

   本章进展,维克托拐着勇利喝酒去了(不。/

   第一章

   第二章

——————————————————

直到无法想起的那一天(03)


 

一整个下午,勇利都心神不宁。

 

他不明白这块送过来的手帕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个叫维克托的男人还真的是很奇怪,不仅对自己那块便宜手帕感兴趣,还特地派人送了一块一看就价格不菲的手工定制手帕,更夸张的是,手帕上居然绣了他的名字。收到这份礼物的勇利,心情无比复杂,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像是被人表白了的感觉。

 

将手帕连着盒子一起塞进了抽屉里,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了饭团简单打发了自己的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块手帕的原因,下午办公室里的前辈们总是若有若无地偷偷打量着他,勇利如坐针毡,熬到下午三点,课长把他叫去单独谈话。

 

勇利一边想着「该来的总是要来。」一边跟着课长去了空置的小会议室。

 

「胜生君,你有熟人在Vishly吗?」

 

「没有……」勇利低着头小声回答道,「只是那天去送文件的时候,偶然之间遇到了他们的副社长,他好像挺闲的,所以说了几句话,事实上我们连认识都谈不上……」

 

正如勇利所言,他与维克托连认识都算不上,不过很显然课长、包括其他同事并不相信这些话。

 

「你进公司也有两个多月了,是时候该学着上手一些项目了,这次和Vishly的合作,你也一起参与进来,向前辈们多学习。」

 

即便课长这么做了决定,勇利也有点打不起劲来,明明这是入社以来都期盼着的事情,期盼着得到上司的赏识与重用,可不知道为什么,他隐约觉得一旦参与了这个项目,就会和Vishly那个奇怪的副社长有越来越多的牵扯。他虽然憧憬着那些闪闪发光的人物,但是与此同时又不自觉地想要躲,对方的光芒太耀眼,自己不会有任何存在感。在凭借自己的努力、让自己变成那么厉害的人之前,他没有自信去与这样的人接触。

 

然而现实总是与勇利开着玩笑,越是害怕什么就越是会发生什么。

 

带着一身疲惫的勇利刷卡刚走出公司大楼,向附近车站走去的某个拐角处,一辆进口的黑色私家车就拦住了他的去路。不同于日本产的右驾驶位,进口车的左车窗被缓缓摇下,从中出现在眼前的是那一头惹眼的银色短发。

 

「可以邀请你一起吃个晚饭吗?」维克托的声音很好听,特意用日语来说的邀请从他口中流淌出来别有一番风流。

 

此刻正是下班时间,勇利特别怕被同一公司的人看见,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说实话因为维克托的那条手帕他已经觉得很困扰了,他不想再和他有过多的来往。

 

看到勇利左右为难的神色,维克托只好继续问道,「手帕收到了吗?」

 

「收到了。好像很贵重,我不能收,这就还给你。」勇利说着就要从包里掏那个丝绒盒子。

 

「先上车,带你去吃好吃的。」

 

维克托大有一副你不上车我就不收回手帕的无赖样子,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勇利咬咬牙上了他的车。

 

他抱着包拘谨地坐在后座,不知道维克托要带他去哪。不过反正自己是个男的,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他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维克托最后带他去了一家小巷深处的日式居酒屋,就在勇利诧异维克托一个外国人居然会来这种小店的时候,维克托已经熟络地和老板娘打起了招呼。

 

看样子是熟客。勇利默默地判断着,跟着维克托往里走,说实话,看到是这样的店的时候他反而松了一口气,总比去高档却让人浑身不自在的西餐厅好得多,而且如果是这样的小店的话,倒也不至于欠身边这个人多少人情。这里到处都是下了班来喝一杯的普通上班族,像是维克托这样开着豪车来的恐怕没有。

 

维克托找了最角落的位置,指了指墙上挂着的代替菜单的小木牌,「想吃什么,随便点,工作了一天一定很饿了吧。」

 

下意识地想点炸猪排盖浇饭,但是考虑到自己刚刚病过,也许并不适合吃这么油腻的,就在犹豫的时候,维克托很热情地推荐道,「这家的炸猪排盖浇饭很好吃哦。」

 

「诶?你也喜欢吃吗?」勇利抬头问了一句。

 

维克托笑着摇摇头,「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吃。」

 

骗人的吧,直觉能有这么准么?勇利在心里嘀咕着,然后还是决定就点它了,希望吃完之后自己能够尽快恢复元气。

 

维克托跟着勇利点了份同样的,然后又要了冰啤酒、烤串和厚蛋烧。

 

看到维克托这么熟练,日语说得也不错,勇利喝了口水,没话找话地开口道,「尼基福洛夫先生……好像对日本很了解啊。」

 

「也没有哦,我只会说那么几句,太复杂的不行。」维克托用手撑着线条优美的下颌,一双眼睛牢牢地盯着勇利看,「你知道我的名字了?」

 

「手帕上的……」

 

「是吗是吗。」维克托的心情看上去非常好,「但我还不知道胜生君你下面的名字是什么。」

 

「勇利、我叫胜生勇利。」勇利回答着,还趁机从包里取出了那个装了手帕的盒子,放到木桌上往维克托那边推,「这个还给你,我没有理由收下。」

 

「诶?收下它需要什么理由吗?」维克托没有去接,「因为我拿了你的手帕,所以礼尚往来我不该还你一块吗?」

 

勇利心中腹诽,那也不该在这么多人面前送,搞得同事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和Vishly有什么联系。虽然他也知道大家都是现实且带有功利性的,如果自己是个可以利用的资源,就不该浪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关系户」的名头被扣在自己身上,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骄傲或者开心的地方。

 

不过转念一想也能够明白,那一天的匆匆一见,并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想要与自己再次建立起联系,恐怕只有这一种做法。

 

维克托接过店员手里端来的盛满了啤酒的玻璃杯,他用杯子碰了碰勇利面前那一个,然后自顾自地仰头倒了小半杯下去,麦芽的酸涩与冷藏过后的凉爽交织,直透心肺,好喝极了,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够理解,为什么日本人对冰啤酒有着这么大的执念。

 

「没关系吗?你还开了车……」

 

「哦,没事,等一下让助理来帮我开回去就行。」维克托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很高兴认识你,勇利。」

 

「……」我们之间熟悉到可以直接叫名字了吗?勇利的第一反应就是维克托的失礼,可是对方是俄罗斯人,不该用日本的习惯去要求他吧……

 

最先端上来的是一叠厚蛋烧,嫩黄色的蛋皮看上去十分诱人,果然维克托在用筷子夹了一块放到口中之后就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日本的料理,真的是太美味了。」

 

勇利也跟着尝了一口,确实好吃,入口即化,口感也不似一般厚蛋烧那么单薄,大概是加入了特制调味。

 

「我想问尼基福洛夫先生一个问题……」

 

维克托不留情面地打断了他,「叫我维克托。」

 

「我……想问维克托先生一个问题……」

 

「你不觉得别扭吗?在我名字后面非要加个尊称,未免也太拗口了吧。」

 

「我想问维克托你一个问题……」说到第三遍总算是让这个俄罗斯怪人满意了,勇利得以问出了这几天一直想要知道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给藤原小姐的手帕会到你手里呢?」

 

「藤原小姐?那是谁?」维克托摊摊手,「我只看到有个女人把你的手帕随口给了路过的清洁工,拜托她处理掉。因为碰巧看到你递手帕给他的过程,觉得好可惜啊,就要了过来。」

 

维克托解释得很简单,但是对于勇利而言这个真相却是一个打击。不管怎么说自己一片真心关心前辈,却被那样嫌弃,换做是谁都不会好受的。他不禁怀疑起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过藤原,才会被这样对待。

 

像是不理解勇利为什么会因为这个事实就迅速沮丧,维克托问道,「你喜欢那个女的吗?所以才这么不开心?」

 

「不,不喜欢,她只是前辈,不过她好像确实对我有些看法,大概是我哪里没做好,让她觉得不舒服了吧。」

 

维克托皱眉看着面前的这个日本青年,觉得很不可思议,「我说啊,你们日本人有一点非常不好,为什么总是要去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呢?自我反省或许可以令人进步,但是过度反省只会让人丢失自信心。你好心递给她手帕,在这件事上毫无过错,错的只是她态度恶劣又没礼貌。」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这么说,从小到大他受到的教育都是要谦虚自省,不可以狂妄自大,然而这话从这位年轻的副社长嘴里说出来就变得无比有说服力,勇利不得不承认,维克托从外表到内在,都有着十足自信的资本。

 

「因为我刚进公司,还什么都不懂……」勇利盯着面前的玻璃杯,轻声说着。

 

「但是恕我直言,你的前辈们的创意都不怎么样。」维克托放下筷子,「我是因为你才选择和你们公司合作的,所以相应的,我也要求你加入这个项目组,这是合作的前提。」

 

「为什么……」

 

「因为你很有趣,和那些虚与委蛇的人不一样,你们既然是做广告的就该明白,连自己都打动不了的广告创意,不会打动任何人。」

 

Vishly虽然是走高端奢侈品路线,但是目前需要招标的项目是旗下新创立的针对年轻女性的子品牌的宣传代言,作为总负责人的维克托,很明白他需要怎样的一个广告,在与勇利的简短几句交谈之后,维克托的直觉就告诉他,这个日本男孩一定会给他惊喜,他与那些以套路取胜的成功人士不同,就像是一块还未曾打磨过的玉。

 

更何况,他还那么可爱。

 

勇利将领口的领带松开,摘下之后团成一团塞进了包里,他看不透面前这个人,他说的话似乎很有道理,但是要他一下子接受好像又很难……

 

「而且你需要一个机会,展现自己的机会。」维克托下了最后的断言。

 

勇利抬起头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为什么这个男人,能够知道他在苦恼什么又想要什么呢?他会不会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一个幻影?毕竟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与自己有了交集?

 

他得不出答案。


但此刻他清晰地意识到,哪怕是这样狭小、周围都是疲累不堪的上班族的环境,也掩盖不住这个叫做维克托的男人身上的光芒。


———————————————————

感谢阅读到这里。

虽然设定变了,但还是按照勇利憧憬维克托、维克托帮助勇利一步步成长、两个人逐渐亲近起来这个模式~



评论(18)
热度(370)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