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维勇】ハッピーエンドは来なくていい(02)

※新年假期放飞自我的产物,但是无论怎么放飞自我,本质应该还是甜的。/

   如果记忆逐渐消失了,会发生什么,是想写这样的一个故事。/

   原著为基础,动画时间轴4年后,动画中维勇两人的互动将作为回忆出现。/

   大概会是个中篇,和总裁那篇换着更新。/

   只是想写写我眼中的维勇是怎样的,我保证是HE。/

    文名来自于 ウソツキ-ハッピーエンドは来なくていい ,是首特别日常特别暖的歌。

    01

——————————————————

就算不是幸福结局也没关系02


由于已经进入新年假期,两人在床上温存了一个上午,等到起床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迷迷糊糊地被维克托从被窝里扒出来,勇利揉着酸痛的腰,靠在维克托身上还想继续睡。

 

维克托笑着搂住了他,给他套毛衣,还顺便在他腰间掐了一把。这一阵虽然想尽办法给他喂好吃的,但是似乎没有什么效果。维克托这么不轻不重的一摸让勇利觉得很痒,他坐在床上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生病了,勇利能够感受得到,维克托对自己纵容了很多,就连穿衣服这样的小事偶尔也会帮他穿,他虽然很想说「我只是记忆功能出现了问题,生活自理并没有受到影响」,但是又很享受被恋人照顾的乐趣。

 

刚交往时常常会为了一句话在心里预演上无数遍,哪怕只是简单的一句「要不要去看新上映的电影,我觉得那部电影你会感兴趣的」也要思索良久,提议时的万分慎重与小心翼翼到现在都能够回想得起来。

 

及至现在,日常对话无非就是「想吃什么」「不想起床」「出门去转转吧」「陪我去剪个头发」……这么看来,生活也真是个可怕的怪物,能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改变那么多。

 

而这些细枝末节直到现在还未从记忆中消失或许已经是一种幸福,光是想到就忍不住勾起嘴角。曾经那么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地觉得自己「霸占」了大家的维克托,现在对于「维克托是我的恋人」这一点已经有了足够充分的认识,以至于能够容忍自己恢复成婴儿状态,任凭维克托摆弄着穿衣。

 

「在想什么?」见勇利发呆,甚至还带着笑,维克托坏心眼地掀开被子,打算帮他穿裤子。

 

勇利一把捂住被子,迟到的害羞表露无遗,「我、我自己来。」

 

「今天出去吃午饭吧。」维克托提议着,给穿戴整齐的勇利系上了围巾,浅蓝色的围巾被漂亮地打了个结,足以将勇利的半张脸都遮在其中。

 

然后又拿了个毛线帽戴在自己头上。他的一头银发因为太惹眼的缘故,走在街上总有人忍不住会多看几眼。放到以前他一定不会在意,他对自己的外表相当自信,但勇利生病之后,他忽然变得谨慎起来,哪怕根本不会有什么影响,只要是和勇利一起出去,他就不希望自己被街头陌生人的目光洗礼。

 

牵着勇利的手出了门,维克托心满意足。他忽然想起,那一年他追到长谷津的春天,他缠着勇利问有没有女朋友,是不是还是童贞,顺便还很讨人厌的从自己的第一个女朋友谈起。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算嘴上再怎么不靠谱,他开始认真思考怎样才可以把这头会发胖的小猪变成王子。

 

勇利是个很听话的学生,身为教练,除了他的心理素质之外,其他方面几乎都不用担心,每一天他都在刻苦练习从不偷懒。

 

但是变成王子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维克托有些想不起来了。仿佛是一夜之间,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勇利已经可以在冰场上散发出性感又独具个性的魅力,让人深深为之着迷,毫无疑问勇利成为了王子。

 

然后命运就和勇利王子开起了玩笑,无论怎样璀璨夺目的珍贵回忆都有可能在刹那间被抹去,成功也好失败也好,喜极而泣的瞬间、发誓一定会赢回来的那一刻、他们在等候区的那个拥抱、倒在冰场上的那个吻……

 

维克托还打算等到七八十岁的时候,把这些都翻出来当做笑话讲,顺便嘲笑一下老态龙钟的勇利王子当初有多爱哭。

 

不过很显然,这个计划大概得作罢了。

 

维克托虽然心里有些惆怅,但是表面上依旧心情很好的样子,他带着勇利去了常去的咖啡店,点了三明治和咖啡充当早午饭。勇利在吃完自己的那份三明治、喝完浓汤之后,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小本子,那上面记录着每一天发生的事。

 

维克托没来得及阻止,勇利就已经翻开了本子,他翻阅着最近两页,神色茫然,似乎是在回忆这些事是否真的发生过,不过很快他就苦笑了一下,看向维克托道,「如果我说错了,你就指正我啊,为什么要骗我?」

 

蛋糕的谎言被揭穿了,虽然这是迟早的事,但是看到勇利那个苦涩的笑容,维克托还是感到了不知所措。一向自信满满的他,在这种事情上依然习惯不了。

 

欺骗勇利很残忍,可是告诉他真相难道不是更残忍吗?

 

勇利按照前一天的日期,写下了今天的日期,埋着头一边写一边说道,「其实真的没什么,比起我忘了什么,我觉得更可怕的是,我忘了而你不告诉我。如果有一天我忘了很重要的事,而你仅仅是为了不伤害我就刻意当做这件事不曾发生过,这样反而更令我恐惧。」

 

维克托端起加了半块方糖的现磨咖啡喝了一口,试图掩饰自己那一不小心就要流露出来的怜悯之心。他知道勇利很要强,肯定不希望自己这么对待他,就算是他忘记了所有,也要以完全平等的态度与他相处。

 

「不过就连这件事的『发生』都忘记了的话,也不会感到恐惧吧。」勇利自说自话地在本子上写完了今天上午的行程。

 

维克托瞄了一眼,上面赫然写着「做爱」一个词,他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勇利,这个也要写吗?」

 

「嗯。」勇利在阳光下点点头,微尘在他的鼻尖旋转舞蹈着,「不可以写吗?维克托很在意吗?」

 

这家伙对某些方面还真的是没有神经啊……维克托在心里吐槽着。

 

「那你干脆把过程都写下来,以后还可以回味一下。」

 

勇利很认真地想了一下这件事的可行性。

 

看到他正经思索的神情,维克托不禁拍了拍桌子,「喂,你还真的想写啊?」

 

勇利忽然轻笑出了声,不知戳中了他什么笑点,竟然笑得停不下来,「维克托你真是天才,无论何时。」

 

「在这种事情上被夸了我一点都不开心好吗?」维克托无奈摊了摊手。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忘啊。内心深处有一道声音这么呐喊着。关于你的一切、你在我身边存在过的痕迹,全部都想要刻在心上,直到死亡带进坟墓。

 

不过人的记忆尚且有限,要问维克托还记得多少曾经交往过的女朋友的点滴,恐怕也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更何况像是他这样在脑袋里埋了颗定时炸弹、只要一炸开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这么一想还真是不公平,自己从头到尾都只有维克托一个人,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交过,软软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感受呢?完全想象不出来。

 

收敛起漫无边际的思绪,勇利和维克托顺路逛了逛附近的百货商场。在家居类商品的地方看到了一对紫红与湖蓝色的马克杯,勇利只不过多看了两眼,维克托就说要买下来。

 

勇利觉得这样的配色很眼熟,却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究竟是为什么。他的本能告诉他,他一定是忘了很重要的过去、不得不回忆起来的曾经。在那一瞬间他的后背细细密密地冒出了一层冷汗,本该平和的午后一下子化作洪水猛兽反噬了他。他的四肢僵直,站在原地无法动弹,像是被什么力量拉得脱离了这个世界,他听不到周围任何的声音,恍若被无形的结界隔绝。

 

维克托向前走了几步,这才发现勇利的不对劲,他捧着那对杯子回到勇利身边,有些担心地问道,「怎么了?」

 

勇利故作镇定地摇了摇头,「我没事。」他强压住心间跃跃欲试的恶魔,跟上了维克托。

 

以为勇利只是累了,维克托付了钱,刻意放慢了脚步,带着勇利一起往回走。

 

「要坐电车吗?」

 

虽然回去也只是一站路的距离,步行也不过十五分钟,但是看着勇利的精神状况,维克托有点不安。

 

「走回去吧。」勇利选择了耗时更长一些的方式,尽管只是多了几分钟,对他而言却是一种希望。

 

他用力回忆着,告诉自己那不是可以忘记的事物,紫红色与湖蓝色……

 

他只是本能地跟着维克托在走,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就连到路口的时候,也因为维克托突然停下来而撞在了他的后背上。

 

维克托皱起眉头,握着他的手腕,「勇利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帮助你。」

 

勇利咬着嘴唇摇着头,他想要自己想起来,他不需要维克托的好心,这是他丢失的回忆,能找回它的也一定只有自己。

 

维克托没办法,只能牢牢牵着他的手,把这个魂游天外的勇利带回家。到目前为止,出门的时候勇利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症状,也许是不适也许是害怕,无论处于何种因素,都一定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他不曾注意到的事。

 

走到公寓楼下的时候,维克托再一次停下脚步看着勇利。

 

只见勇利苍白的嘴唇翕动,一句话说得分外艰难,「不要……不要离开、伴我身边……」随着这句拥有着独特回忆的句子被说出口,勇利也流下了温热的泪水。

 

他终于想起来了,是那年表演赛的时候,他们两个定做的服装的颜色,维克托那件本来就有,自己那件则是后来按照那个版型特意定做的。那一天他们在冰上上演了十分罕见的双人男子滑,也是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和维克托一起滑冰,以选手与教练的名义。

 

维克托虽然吃惊,但是却什么都没有问,他只是走上前,把勇利轻轻拥在怀里,他一下下抚着他的背,像是在安慰一个找不到家人而哭泣的迷路孩子。

 

「勇利,我们到家了。」他如此说道。

 

——我会在你身边,直到永远。


——————————————————

女朋友那个梗动画第2集有,怕有小天使忘记了,稍微说明一下。



评论(14)
热度(221)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