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奥尤】万有引力(黑道+ABO) 第九章

私奔啦【误

整天搞事的澈澈&蕶:

· @夏天不倒塌 和@蕶E 的搞事联文

·架空,篇幅中,HE

·黑道PARO+ABO,黑道老大X富家小少爷,AO设定

·年龄操作有,身高操作有,奥塔20(身高178),尤里15(身高163)

·维勇出场有

·力求给大家一个超不一样的ABO,ABO界的狗血传奇也从此诞生

  前文链接:序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 、第六章第七章 、  第八章 


       Chapter.9

 

       奥塔别克自己都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按亮那个套着豹纹保护壳的手机的屏幕了。屏幕上戴着兜帽的金发少年怀里抱着一只巧克力重点色的暹罗猫,双手举着猫的爪子,冲着镜头,一人一猫摆出了如出一辙的龇牙咧嘴的夸张表情,仿佛要一口把屏幕前的人吞掉一般,把“全世界我最凶”的宣言很到位地传达了出去。

 

       送完尤里回家的奥塔别克担心他会不会受到责骂,尝试着打了电话之后发现尤里的手机落在了自己房间的地毯上。奥塔别克不止一次地觉得,尤里就像一只猫一样,总是张牙舞爪的,还特别容易炸毛。

 

       之前在尤里的INS看到过皮罗的照片,但是这张锁屏照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没有窥探尤里隐私的想法,奥塔别克只是一遍遍地打开手机屏幕背光,看着不久前在他怀里睡了一夜的少年、以及他最爱的猫。

 

       伴随着敲门声,奥塔别克迅速把手机塞到了抽屉里,装作认真处理文件的样子。他也不知道他在慌什么,只是本能地不想被人发现自己在盯着一个omega的照片看的事实。

 

       阿莱克斯轻车熟路地走进书房,站在书桌前打量着奥塔别克,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奥塔别克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正在担心自己是不是暴露了什么,就被阿莱克斯的一句“老大……你在笑?”弄得很没面子。

 

       尽管有些不悦,但他早就习惯了不将情绪外露。奥塔别克收敛起了自己不听使唤上扬的嘴角,恢复到了面无表情的状态。

 

       阿莱克斯递过来一份文件,解释道:“这是尤里·普利赛提在学校的资料,15岁,涅瑞伊德斯高中一年级,还是个未成年……”

 

       奥塔别克瞄了故意把“未成年”这个单词发音加重的手下一眼,因为实在太了解自家老大,只是一个眼神就让阿莱克斯立刻补充道:“明年就要迎来发情期了,老大,我们都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你想说什么?”奥塔别克一目十行地看完了尤里的资料,除了个人基本信息,这份文件里还包含了尤里的考试成绩——体育满分,其他全部都在及格线上下浮动。

 

       察觉到尤里家人对自己的敌意,奥塔别克不敢再轻易登门拜访,原本只是想查尤里的学校,以便他把手机还回去,没想到阿莱克斯办事太用心,直接找人黑进了学校的教育信息系统,奥塔别克有点哭笑不得。

 

       “老大,你也是时候找个合适的omega了,虽然大嫂他有点乱来,但是长得漂亮啊!为了以后孩子的基因着想,他是个十分不错的选择。而且很显然他也不排斥你,你们不是一起睡了一晚吗?他一个omega,如果不喜欢你的话,怎么会和你这么亲近?”阿莱克斯一口气说了一长串,说出口的正是他在进书房前和其他几个弟兄一起讨论出来的结果。

 

       奥塔别克捏了捏眉心,他就知道早上他们站在过道里毕恭毕敬的样子是故意装出来给尤里看的,他和这几个心腹一起长大,彼此之间都太了解,在正经场合他们会给足奥塔别克面子,但是私下里还是会有没大没小的时候,尽管奥塔别克知道,他们都是好心。

 

       奥塔别克打断他,“我们只是朋友。”

 

       阿莱克斯彻底语塞,仿佛“朋友”是个万能挡箭牌,明明两个人看上去那么亲密,却非要坚持给自己贴上“朋友”的标签。在他们这几个手下看来,奥塔别克对待这个金发少年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段时间奥塔别克总是时不时地一个人在发呆的时候露出微笑、最排斥与omega纠缠不清的他竟然会抱着那个少年,甚至与他相拥而眠。阿莱克斯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对“朋友”这个词有误解。

 

       “朋友也可以发展成为恋人,老大你加油!”阿莱克斯豁出去似地甩下这一句,“我先出去了,晚上要和科罗温家族的继承人见面,老大你不要忘了时间。”

 

       *

 

       奥塔别克拿着手机去学校找尤里是在一天后的午后。他昨天晚上失眠了,阿莱克斯寥寥数语却让他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深刻剖析与反思。

 

       他喜欢这种形式的自我分析。在外表上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总是行动多于言语,然而这并不代表他是个不会说话的人。

 

       与他平时所展现出来的气场所不同,奥塔别克并不是一个无坚不摧的人,偶尔迷茫或者困扰的时候,他通过“自省”对自己的思路进行整理。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教导他,比起向人求助,做决定时主要依靠的还是自己。想要达到怎样的目的、又是出于什么原因、用怎样的方式,这是奥塔别克时常会在内心问自己的,而恰恰是这样简单的几个问题,是主导他做出决定的重要因素。

 

       不过昨晚牺牲睡眠所带来的思考,收效甚微。凡是涉及到尤里的事,无论怎样反省都得不出答案。

 

       尤里作为一个非典型性omega,常常令奥塔别克忽略掉他的性别。然而如果真的把他当做了alpha来相处,又怎么会情不自禁地对他额头落下一个吻?如果不是担心被当事人发现,他其实更想吻的是他的嘴唇。

 

       尤里不明白“朋友”的定义,自己还不了解吗?把这个吻的原因归结为冲动或是酒精作祟,都是自欺欺人的行为,那种心跳加速、头脑发热的感觉是如此真实,真实到食髓知味,如果有机会的话,他甚至还想再亲吻一次。

 

       再往下深究下去,当时的想法是认为尤里很可爱。正如阿莱克斯所言,尤里有一种不辨男女的美,这是否与他还未成年有关,奥塔别克不得而知,但是即便是作为一个未成年,能够有如此的美貌也是稀有的。但他的可爱,或许是来自于平时对他人的敌意与睡着时的毫无防备所形成的反差。

 

       追求美的事物,似乎是人类的本能。但是奥塔别克绝不是一个会为了美色而迷失自我的人,在还未成年之时他就拥有绝佳的自控能力。对于那些被发情期的omega信息素所吸引从而不能自已的alpha,他从来都是不屑的。

 

       一个强者的身体,一定是受大脑支配的,而并非本能盖过意识,进入到发狂的状态。

 

       从小奥塔别克就明白自己要继承家业,在长辈严格的教育之下,他对自己的要求也十分严苛。他习惯于去控制自己,但是尤里的出现隐隐约约带来了打破这一平衡的先兆。

 

       那么这种不同,就是名为“喜欢”的情感吗?奥塔别克也不这么认为。

 

       尤里与一般的omega不同,他人口中“粗鲁无礼”的评价,在奥塔别克看来反而是容易理解的。尤里容易冲动、也爱打架,但这或许就是他对这个社会进行抵抗的唯一方式。

 

       他无法选择自己是成为一个omega还是alpha,但是他从未被此所束缚,尤里渴求的是世人对他的认可,他向往的是更高层面上的自由,即突破性别的枷锁,打破与此相关的所谓的常识与定则。

 

       很难判断他们生活的时代是否是一个好的时代,但是通过尤里,奥塔别克发现,那些对于omega的评级标准实在是有待商榷,然而冲破世俗的认知又谈何容易。

 

       尤里是个拥有自我灵魂的人,尽管这灵魂不符合世人普遍的价值观,但是他并未被同化,这或许就是未来改变的一种希望,要知道,历史上任何一次变革,都是因为新思想的出现。

 

       昔日的强者定下这些规则是为了维持社会平衡,而将规则更新,才是人类进化的原动力。

 

       那些娇弱美艳却千篇一律的omega在奥塔别克眼中和工厂里批量生产出来的机器人没有什么区别,而当有一个少年,以一种别开生面的张扬状态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就好像是灰白色的世界里突然被抹上了色彩浓烈的一笔,如此鲜明,又充满了吸引力。

 

       奥塔别克并不好“色”,却躲不过尤里的“美”。

 

       尤里现在十五岁,不知道还能以这样肆意的姿态坚持多久。omega十六岁就会成年迎来第一次发情期,这很残酷,是谁也无法扭转的事实,只要一想到尤里在明年就会雌伏于哪个alpha身下,勉强他去做他不爱做的事,奥塔别克就觉得心痛难忍。

 

       如果可以,他希望以自己的能力一直保护他,让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自己的人生之路上走下去。

 

       对从小就被告知要继承家业、接受严格培训的奥塔别克而言,尤里仿佛是另一个他,却比他还要坚强。

 

       奥塔别克到现在都很清晰地记得,尤里倔强地与一群小混混打斗的时候,不服输的他露出的那种眼神,是真正的战士的眼神。

 

       从今往后,他愿意与他,并肩战斗。

 

       奥塔别克骑着机车绕过涅瑞伊德斯高中的正门,挑了无人经过、常年落锁的后门,身手矫捷地直接翻墙而入,轻巧落地的他甚至都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只有几株无名的野草无情地葬送在他的鞋底之下。

 

       今天的奥塔别克也是一身黑,他双手插兜,观察了一圈周围的建筑,然后以图书馆为定点,在脑内将昨天看到的学校地图还原。片刻之后,他挑了最近一条前往教学楼的路,直奔目的地一年级A班而去。

 

       这所学校是alpha、beta与omega的混校,由于不是什么贵族学校,alpha与omega学生的数量很少。奥塔别克进入教学楼的时候正是上课时间,走廊内几乎没有人走动,偶然间路过的老师也都是beta,他们无法从奥塔别克身上感受到巨大的压迫感,因而没有多加询问。

 

       走到位于三楼尽头的一年级A班,透过窗户,奥塔别克看到教室里空空荡荡的,除了最后排靠近窗边的那个座位上,有一个少年正趴在桌上睡觉,在冬日暖阳的照耀之下,金发显得熠熠生辉。奥塔别克推门走了进去,径直走到那个位子面前。

 

       并没有睡着的尤里听到脚步声就抬起了头,当他看到奥塔别克那张衰神一般的脸,立刻就啧了一声,身体往椅背上仰,像是在展现他的柔韧,他抬起一条腿,十分不讲究地搁到了桌子上。

 

       面对比自己还要“不良”的少年,奥塔别克有点想笑,可能他比较适合做老大。

 

       “你怎么来了?”尤里开口问道。

 

       “你手机落在我那里了,拿来还你。”

 

       不情不愿地接过奥塔别克递过来的手机,尤里嘟哝道:“还不是因为你,害得我掉了手机,还被爷爷关禁闭,除了家和学校哪里都去不了。”

 

       “抱歉,我应该在你喝醉之前先问你住在哪……”

 

       “重点又不在那里!”尤里粗暴地打断奥塔别克,本想责怪他都是带他去喝酒的错,可是当天奥塔别克也没有逼自己,全都是自己喝下去的。话到嘴边又只能被咽下去,“啊算了,谢谢。”

 

       完成还手机的任务,奥塔别克没有要走的意思,他拉开尤里前桌的椅子,横跨着朝向尤里这一边坐下,“你人缘还真不怎么样,这两天都没人联络你。”

 

       尤里解了锁,看到手机的电量是满的,不禁皱了皱眉,“你是不是打开看过了?”

 

       “我只是替你充了次电。我没有那么不道德的好奇心,去窥探你的隐私。”奥塔别克指了指手机,“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尤里把手机揣进兜里,十分不客气地回敬道:“有也不想告诉你。”

 

       对尤里的孩子气感到束手无策,奥塔别克只好转移话题,“其他人呢?为什么只有你一个?”

 

       “去上体育课了。今天是组队练习篮球,那种无聊的游戏谁要玩啊。”尤里很不屑的样子,实际上只要涉及到组队的练习,他永远都是落单的那一个,就算是组到队了,也因为队友太弱而暴躁不已。谁让老师总是自作主张地认为omega只能和omega组队呢?

 

       “篮球……”奥塔别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一定是因为你身高不够吧。”

 

       实在是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有什么资格说自己的身高,奥塔别克的alpha评级之所以是A不是S,完全是因为身高没有达到平均标准而被拖了后腿,尤里收回不正经的姿势,身体前倾,上半身支撑在课桌上,瞪着奥塔别克不服气地争辩道:“说不定我会长得比你还高!”

 

       奥塔别克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尤里以外奥塔别克是看不起他,当即火冒三丈地揪住了奥塔别克的领子,“不准把我当小孩子看!”

 

       看得出尤里确实心情不好,奥塔别克也不还手,身上硬生生地吃了尤里几拳,还挺痛的。

 

       尤里缠着奥塔别克发泄了一会,发现这个alpha居然不还手,“为什么不还手?”

 

       “我们不是朋友吗?”奥塔别克的回答无懈可击。

 

       尤里想来想去,觉得奥塔别克说得很有道理,而且他也做到了一个朋友应尽的义务,无论是开心或者难过,他都陪伴在自己身边。

 

       “我饿了,请你去吃皮罗什基。”说罢就握住了奥塔别克的手腕,试图把他拖出教室。

 

       因为坐姿的原因,奥塔别克胯下的椅子差点都被带翻,他挣扎着脱离了与椅子的接触,有些狼狈地跟上了尤里的步伐。

 

       尤里抓着他的手,步子迈得很大,走出教室时正巧遇上提前回教室的学级委员,那是个乖巧的omega女生,平时总是躲着尤里,仿佛只是靠近他就会沾染上一身粗鲁的气息。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尤里拖着一个比他高出大半个脑袋的成年alpha,那个alpha的信息素带有如此强势的侵略性,以至于她瑟缩着身体根本不敢说话,她还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优秀的alpha,一身黑的装扮衬出了他凌冽的气质,但是现实却是他正被一个omega牢牢地攥着,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尤里同学……”她弱弱地叫了一声。

 

       本来不想搭理她的尤里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止住了脚步,回头警告道:“你敢告诉老师试试看。”

 

       “你们这是去……”

 

       尤里果断地回答道:“私奔。”

 

       他满意地看着女孩惊愕的神情,像是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放学前会回来的,如果老师问,你就说我身体不舒服去医务室了。”尤里最后补充了一句,带着奥塔别克扬长而去,潇洒又惬意。


    TBC.


评论
热度(340)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