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奥尤】万有引力(黑道+ABO) 第十二章

新年快乐~新年第一更
我们已经准备好发车了,大家快上车w

整天搞事的澈澈&蕶:

· @夏天不倒塌 和@蕶E 的搞事联文


·架空,篇幅中,HE


·黑道PARO+ABO,黑道老大X富家小少爷,AO设定


·年龄操作有,身高操作有,奥塔20(身高178),尤里15(身高163)


·维勇出场有


·力求给大家一个超不一样的ABO,ABO界的狗血传奇也从此诞生


 前文链接:序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 、第六章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Chapter.12




      夜,静幽得有些可怕,就连空气都逐渐稀薄,还莫名地混合着一股浓烈的腥味,令人作呕。




      一名浑身沾染上鲜血的黑发青年正站在尤里的面前,对方微眯起眼,喘着粗气,似乎是想要看清他的模样,目光愈加炽热到让人颤抖,只好呆滞在原地。




      在道路两旁矗立的路灯未能将漆黑一片的景色完全照亮如白日的清晰,灯光洒下,在黑发青年的脸庞上只是落下层层阴影,所以尤里没有在第一时间酒知晓来人是谁,况且他由于对方身上有大量的血迹还向后退开了一些,主动拉远了距离,担心着要是危险人物便可以马上逃跑。




      但尤里最后仍是没有离开,甚至开始自责起自己为何没早点察觉出来人是谁。




      知道此人是奥塔别克,是因为尤里闻到了在浓重血腥味的覆盖下难以隐藏的特殊乌木香味。虽然甚是微弱,常人几乎嗅不出来,但尤里对此味道极为敏感,在搜寻辨别出这个味道自己只在奥塔比克的身上闻到过之际,他的双腿便不由自主地向前迈开,用跑起来一样的速度赶到了奥塔别克的身边,担心之情亦是越发加重。




      “喂!你……你这是怎么回事?”




      疾步上前,在奥塔别克快要不支倒地的瞬间扶稳他,尤里惊慌失措地望着他流血不止的右边肩膀以及脸上的点点血珠,身后以血连成的长线触目惊心。因失血过多,即便是在深沉的夜晚,可奥塔别克的面色也显得苍白无力,仿佛在下一秒就会疲惫地闭上眼睛,停止呼吸。




      奥塔别克听到尤里焦急的问话仅仅是回望起他来,昏黄的灯光在眼中慢慢模糊,但他依然想让对方的样子在自己的视觉中真切。略思片刻,他轻摇了下头,好像不打算对尤里做任何解释,按在墙壁上的左手缓缓加重了力道,五指弯曲,指腹与粗糙的水泥表面摩擦几近磨破,奥塔别克硬撑起身体就想要独自前行。




      “你他妈的不说话是什么意思?你到底跟谁打架打成这样的?”




      见奥塔别克的伤口,尤里即刻在心里猜测着他是和人打架了,并且对方肯定不是一般性质的乌合之众。奥塔别克是个厉害的alpha,在他从那群渣滓的手中救出自己时,他就明白他的实力究竟到了何种程度,能伤他的人自然非泛泛之辈,还可能是他寡不敌众才会如此。




      身为朋友,尤里咽不下这口气,遍体鳞伤的奥塔别克令他愤愤不平,特别想在此时撬开奥塔别克的嘴巴让他告诉自己伤了他的人是谁,然后好去为他报仇雪恨。不过眼看现下,带身负重伤的人去医院治疗才是他首要要做的事情。




      “我带你去医院!”




      在平常,若是奥塔别克不回答他的问题,他一定会发火,但这回尤里自知情况紧急,理智的没有生气,走到奥塔别克的左侧抬起他没受伤的左手放在自己的肩上,让他有个依靠,拉着人缓慢地行走。




      “你快走……”




      “你伤到脑了吗?说什么傻话呢?”听着这道虚弱至无的声音,尤里一阵揪心,发急的大喊道。




      对方的身高要比他高出不少,且两人体型相差甚远,现在奥塔别克因受伤而逐步失去了力气,几 乎整个人都挂在了尤里身上。omega的力气天生要比alpha小上许多,就算尤里是个非常特别的omega,常常跟人打架,没有omega在这方面该有的柔弱,他也很难支撑起奥塔别克,寸步难行。




      本来就认为他们速度很慢的尤里决定硬拉着奥塔别克走,一手抱着他的腰身,一手握着他的手腕,拖起人来小步行动。




      “我不去医院......”




      “奥塔别克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多废话了?给我闭嘴!”




      奥塔别克的一直拒绝使尤里很是恼火,忍不住有了“等他伤好了以后再把他狠狠骂一顿”的念头。而于这一刻,尤里因在说话时浪费了些勉强支撑起奥塔别克的力气,步伐则更是不稳,本就跌跌撞撞的两人猛然歪倒向一边,摔倒在了地上。




      迅速起身去看奥塔别克的状况,原本快凝固的伤口因冲击再一次溢出了些许鲜红的液体,尤里急忙把他扶起,让他靠坐在墙边,凝望着他疼痛而皱起的眉目心急如焚,不断在心里问到自己如何是好。




      “我没事……尤里,你快走吧。”




      艰难地睁开双眼,奥塔别克瞥了眼旁边的尤里叫他赶快离开这里。尤里不知道奥塔别克为什么总是说着这样的话,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在心里骂着他“笨蛋”。




      他不会离开奥塔别克,就算奥塔别克要赶他走,他也会像一个牛皮糖一样粘着他。




      这回尤里一言不发,似是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不懂从何说起。身着的原是干净的衣服变得尤为脏乱,斑驳的红点附在上面,尽是鲜血。




      没听见尤里的回答,奥塔别克仅仅是望着面前的少年,就像在看自己喜欢且珍惜的物品般,无论如何都看不够。奈何他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眼前的景象比先前更加朦胧不清,即便尤里在他触手可及的位置,可也看不清他的样貌,意识去往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手突然被人覆上,不是温暖,竟是渐凉的温度,尤里低头看去,是奥塔别克握住了他,而后阖上了眼。




      “奥塔别克?奥塔别克!”




      尤里先是轻声呼唤,见奥塔别克没了反应立马慌张地喊着,还用手去拍他的脸庞,掐他,试图以疼痛来迫使他清醒。




      但是,奥塔别克却醒不过来。




      “奥塔别克......”




      话语细若蚊声,尤里眨了眨眼,环顾周围依然无人,手机又刚好没电不能叫救护车,忧心如捣。他伸手去探了下奥塔别克鼻间的呼吸,还有很微弱的气息,随即抓着他的肩膀用力摇晃起来。




      晶莹的泪水在眼眶打着转,虽然倔强地不想落下一滴,不过尤里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湿润了些微,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滑落至颈脖。还记得先前说过不会哭,谁哭谁是弱者的尤里在认知到自己落泪了以后不禁扯起了嘴角。




      那不是开心的笑容,只是不知所措的无奈,嘲讽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已。




      他即将失去他的第一位朋友,在他看来,这里面有他的错。


 


      是他没能帮到奥塔别克,不管是在他受伤前,还是现在。他向来都是单方面的得到了奥塔别克的帮助,自己从来没为他付出过什么。




      抓着奥塔别克手臂的手放弃似的缓缓放下,转移到了对方握着自己手的手背上,尤里握紧它,垂下了头。




      “我不准你死!”




      祈求的言语从尤里的口中道出,固然音量不大,却令人感到这其中包含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希冀它穿透一切传到奥塔别克的耳朵和心里,把他从沉睡中唤醒。




      就在这时,一阵自远处而来愈发接近的混杂纷乱的脚步声蓦然引起了尤里的注意。随意用手擦干了脸上的泪痕,尤里护在了奥塔别克的身前,唯恐是伤害奥塔别克的那群人追了上来。他已经做好了同对方舍命一搏的准备,只要能为朋友报仇。




      张开双臂盯着前方,尤里等待着那群人的到来。神经顿时绷紧,实际上非常惶恐的尤里觉得自己呼吸极度急促,快到异常,当看到来人是奥塔别克的那些手下时,松了口气的他险些晕倒在地。




      认为大概是自己的情绪太过激动而产生了头晕目眩的症状,但尤里仍旧勉强,思绪恍惚地跟着阿莱克斯找来的帮手带奥塔别克回了阿尔京家。




      直到奥塔别克成功回到家被人救治,他都没放开握着尤里的那只手。




      历代继承人都是阿尔京家的专属医生,医生世家出身的安斯艾尔擦起了额间的薄汗,紧张地看向牵着手的奥塔别克和尤里后又看向了站在一边的阿莱克斯,以眼神来询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阿莱克斯了解安斯艾尔的疑惑,摇着头,示意他不要多管闲事,只管救治就好。尤里看出来了安斯艾尔的顾忌,他也理解自己在这里只会成为障碍,于是就尝试掰开奥塔别克握着他的手,好退到一旁去。




       此刻,或许是安斯艾尔在几分钟前给奥塔别克的简单治疗起了效果,仅见他眉目微皱,紧闭的眼眸慢慢开启,快要被尤里掰开的手又紧了回去,以这个行为告诉他,自己不愿意放开。




      尤里见奥塔别克这般,索性也回握起他,两人好似永远都不会分离的紧牵彼此。




      安斯艾尔虽然觉得这很碍他的工作,不过到最后也不敢多说一句。这是他第一次见他的老大这样牵着一个omega,其他稍微明了两人情况的手下们同样不敢,只敢为奥塔别克的清醒而惊喜。




       在治疗的过程中,安斯艾尔闻到了一些独特的气味,它有别于奥塔别克的味道,亦不是血腥味,竟是清新干净却带点辛辣的香,况且这味道随着时间的流逝居然越加浓烈,与血腥味交错在一块儿。




      安斯艾尔是个医生,更是个alpha,他立刻分辨出了这个味道从何处来,是什么,乍然加快了帮奥塔别克包扎伤口的速度,尽快结束治疗,和阿莱克斯一起扶着人回了房间,然后果断关上房门,让奥塔别克和尤里两人独处,自己同阿莱克斯说事去了。




      坐在奥塔别克的床边,尤里安静凝视,思绪万千。这一刻,时间宛若静止,但尤里也恐惧他的时间......真的就此静止不动。




      他不能想象没有奥塔别克的未来。




      那个世界的周围是否灰蒙一片,没有鲜艳色彩的存在,人烟稀少,乃至无影无形?




      本是习惯了孤独的少年,眼下却开始胆怯有人会离开他的身边。




      他不想再失去任何与他有关系的人,特别是眼前这位能够给他依靠的青年。




      还好......奥塔别克平安无事。




      “尤里,一起睡吧。”




      听到奥塔别克说出这句话,尤里既不觉得惊讶也没有拒绝,他难得顺从地“嗯”了一声,十分自然地睡到了奥塔别克给他空出的地方。




       事到如今,他已经充分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就算他不想承认,他也必须要面对 现实。奥塔别克受伤淌出的血液,几乎成为了他的致命催情剂。他忘记了自己是个omega,而奥塔别克是个alpha,他只想着不能扔下受伤的朋友不管,他一定要把奥塔别克带回去,他流了那么多血,一定很痛。




      只是抱着这种心思,单纯地想要履行朋友之间共同患难的义务,没想到这回是真的把自己搭进去了。




      本该过了十六周岁生日之后才会到来的发情期征兆,竟然会提前这么多。之前硬扛着奥塔别克的时候,身体就有了轻微的反应,直到现在他的身体深处窜起了一把小火苗,烧得他燥热不堪,与此同时,又有无数只猫爪子在他体内拼命挠着,一遍遍挑战他的意志力和忍耐力,似乎他一个控制不住,就有什么会破体而出。




       恐惧又厌恶的情绪交织在心头,一直以来他最抗拒、也是最不愿意去面对的就是这伴随omega一辈子的生理需求。




      “一旦进入发情期,omega将变得难以控制自己,在不使用抑制剂的情况下,只有依靠伴侣alpha才能安然度过,否则很有可能面临生命危险……”




      尤里犹记得年幼时在科普绘本上读到过的常识,当时的他并不理解“依靠alpha”究竟是怎样一回事。等到他后来明白了这个短语背后隐藏的似乎是难以启齿的雌伏行为的时候,他早就下定决心,要成为一个超过alpha的omega。




      他规划过自己的未来,他原以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让alpha陪在自己身边,并且打算依靠抑制剂度过一生,就算是抑制剂有不可逆的副作用他也在所不惜。




      然而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发情期居然提前了,也许这段时间与奥塔别克这个alpha走得太近的缘故,体内蠢蠢欲动的细胞一下子活跃起来,带起了这山雨欲来的发情热。




      尤里知道自己处于很危险的境地,但是奥塔别克因失血而散发出的浓烈乌木香是他此刻唯一的救赎。明明知道不该再接近奥塔别克,他也相信凭借自己的意志力,想要离开还是做得到的。




      只是离开了又能去哪里呢?贸然离开这里,唯一的去处就是和爷爷两人居住的家。可是浑身散发着对alpha有着与生俱来的诱惑力的信息素味道的他,又怎样保证能够一路不碰到一个企图对他临时起意的alpha呢?就算他可以忍受身体的不适,别人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下半身吗?




      尤里不知道愈演愈烈的发情热会把自己变成什么样,他也无法想象自己处于“无法被大脑控制”的状态是怎样一种光景。一个处于发情期的omega所散发出的信息素,或许是人类进化过程中最大的败笔,他令omega颜面全无,也让alpha展现出原始动物的那一面。




      他知道奥塔别克也一定察觉到了自己的异常,否则也不会一直握着自己的手不愿意放开。奥塔别克是个好人,尤里心中通透得如同明镜一般。奥塔别克用牵手这个行为向旁人发出了无声的警示,宣告了尤里是他的人,不允许任何其他alpha觊觎,只要是识相的,应该还不至于在阿尔京家的地盘上与他这个老大抢omega。但他却只是牵着尤里的手,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动作。




      他在保护自己。尤里对此十分感激。




      留在奥塔别克身边也许是最安全的……他迷迷糊糊地想着,不由自主地往奥塔别克的怀中靠了靠,贪婪地嗅着那略带辛辣的信息素味道。他躺在奥塔别克的左侧,将脸埋在了对方肌肉紧实的胸膛。




      奥塔别克的伤在右肩,绷带严严实实地裹住了伤处,斜挎着绕过了他的背部,包了一圈又一圈。




      失血过多令他口干舌燥,然而怀里拥着的温度又让他不敢轻易动弹。




      他发现了尤里的反常,也知道他可能是要到发情期了,但是他没有想到,尤里居然会这么信任自己。




      感受着像只小猫一样的尤里在怀里情不自禁地蹭来蹭去,奥塔别克露出了一抹苦笑。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新年快乐!


大家准备好上车了吗?~



评论(2)
热度(375)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