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维勇】思い出せなくなるその日まで(08)

要出本的东西终于都肝完了,恢复更新啦~


※隔壁公司的霸道总裁×新入社毕业生,架空设定/

  文名是back number的一首歌,里面有一句歌词“我的一半是你,而你的一半,也曾是我吧”一直很戳我/

  本章进展,城市套路深,善良天真的小天使瞬间就掉到了甜蜜陷阱里w/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08.

 

『勇利,晚上要见面吗?』

 

『很厉害嘛,今天的方案很棒,为你庆祝一下吧。』

 

『我在你们公司附近的那个停车场等你。』

 

『马卡钦这两天好像没什么精神,是不是想你了。』

 

直到维克托发信息提到马卡钦,勇利才犹豫再三地答应了他的邀约。为了赶方案,大家都睡眠不足,因此难得地可以准时下班。戴着口罩的勇利一言不发地找到了维克托发过来的停车区域,那辆张扬的豪华跑车实在是太显眼,他全程都低着头,生怕被熟人看见。那么粗糙的方案被维克托选中的事已经足够引人遐想了,如果被人看见他和维克托还有私交,到时候一定会更加难以辩解。

 

看到勇利坐上车也没有把口罩摘掉的意思,维克托就那么看着他,等着他先说话。

 

等了一会都不见维克托开车,勇利忍不住问道:「不是要看马卡钦吗?」

 

看着勇利眼睛里布满血丝,维克托有些心疼,抬手想揉他的头发,却被躲开了。维克托的手臂僵在半空中,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似地收回手,顺便打开了车载音响,他踩了油门,将车开出了停车场。

 

两人一路无话地直奔维克托的公寓而去。维克托居住的高档公寓是密码锁,而维克托在开门的时候丝毫不介意被勇利看到,一打开门,马卡钦就习惯性地扑了过来。

 

维克托摸着这只超出一般体型的贵宾犬的脑袋,笑着说道:「我回来了,今天在家乖吗?」

 

「汪汪。」马卡钦叫了几声,回答了主人的问题。

 

维克托扫了一眼家里,并没有一片狼藉,于是亲了亲马卡钦的脑袋,「乖孩子。」

 

马卡钦和维克托亲昵了一阵,才发现维克托身后的黑发青年,它看到勇利的那一瞬间明显兴奋了不少,「汪汪汪!」

 

就算和维克托的相处变得尴尬了,对这种棕色的大狗狗勇利依然没有任何抵抗力,他蹲下身,张开双手,等着马卡钦主动过来。

 

而马卡钦也不辜负他的希望,「汪」地一声抛弃了维克托,蹭到了勇利的怀里,甚至还伸出舌头舔了他的脸颊。

 

一直都木着一张脸的青年,终于在此刻发自真心地露出了笑容,太好了,马卡钦原谅我了,马卡钦看上去很健康,他在心里松了口气,几天以来压在心头的重量总算减轻了一些。大概是放松了,再加上马卡钦还在兴奋地蹭来蹭去,勇利一个重心不稳就被压倒在了玄关。

 

腰部撞到台阶的勇利苦笑着推开马卡钦,「好疼啊,马卡钦。」

 

虽然是在责备贵宾犬的不懂事,但是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宠溺。马卡钦显然也不怕勇利,它乖乖地蹲在勇利身边,看着他,等着他自己坐起来。

 

「呐,马卡钦,你这么喜欢勇利的话,我就把你送给他了?」

 

听出维克托话语里的醋意,勇利连忙摆手道:「不不,马卡钦是你的。」如果说之前还有过想要把马卡钦占为己有的想法,现在的勇利压根想都不敢想。

 

勇利这么认真严肃,倒是把维克托逗笑了,「开玩笑的。」

 

他向勇利伸出手,拉着他站起了身,「现在心情好一点了吗?」

 

被突然这么问的勇利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自己今天的表现有多失态和失礼。就算是和维克托之间再尴尬,也不应该做出那么难以接近的表情来。那天的吻,哪怕维克托有错,没有推开、全然接受的勇利也要付一半的责任,可事后勇利却将这一切都归结为维克托的错,不愿意去面对他,一个劲地想要逃避,可是即便是想要逃,最后还是来到了维克托的公寓。

 

担心马卡钦是一方面,可是自己真的不想再见维克托了吗?还是只是把马卡钦作为了借口,实际上潜意识里还是想与维克托见面呢?勇利质问着自己。

 

被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他和维克托牵手了,他的手比自己的大,也比自己的温暖,与女孩子软软的手相比他的手有些硬,但却让人感到安心。

 

事实上,维克托的拥抱、维克托的肩膀、维克托的吻,都让人觉得安心,安心到即便是在他面前哭出来也不要紧,勇利从不否认这个银发男人的魅力,这与性别无关,让人不自觉地想要去依靠他。

 

「对不起,维克托,对不起。」勇利像个小学生一样低头忍着错。

 

「为什么要道歉?」维克托反问道,「勇利做错了什么吗?谁都会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更何况你的样子看上去很糟糕,这几天没好好睡觉吧?」

 

「维克托……不是的……我……」勇利想说,不该把自己的负面情绪迁怒到维克托身上,不讲道理的是自己,拒绝交流的也是自己,维克托那么帮他,他却还忘恩负义。从认识到现在,一直都是自己在给维克托添麻烦,喝醉了酒不省人事、差点害死了马卡钦、明明是在维克托的鼓励下才做出的方案,最后却还要躲避他,不管怎么说,自己都太过分了一点。

 

接过维克托递过来的玻璃杯,勇利喝了几口水。只是一个吻而已,纠结于此的只有自己一个人,说不定维克托都不记得了。勇利努力调整着心绪,不让自己再出丑。

 

「晚饭怎么办?你一定饿了吧,我们是出去吃,还是自己做?」维克托指了指厨房,「不过我这里没什么食材,而且我不会做饭,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意大利面,面和肉酱都是现成的。」

 

身体实在太过疲累,勇利不想再出门,而且和维克托一起去吃饭会有无形的压力,因为维克托太过于耀眼,走到哪里都是吸引视线的发光物。

 

于是最后决定由维克托做意大利面,勇利负责洗碗。

 

勇利主动拿过马卡钦的粮食,给他倒了晚饭的份。看着马卡钦专心致志地吃起来,勇利忽然觉得它有些可怜。虽然是进口狗粮,但是每天都吃一样的一定会觉得厌烦吧,所以看到温泉馒头才会不过一切地去吃,这样的贪吃让人根本讨厌不起来。

 

趁马卡钦吃饭的间隙,勇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抱着深蓝色的抱枕,望向半开放厨房里挽起衬衫袖子、系着围裙的维克托在煮面。维克托本就很白,裸露在外的小臂有着好看的肌肉线条,在厨房暖黄色的灯光下镀上了薄薄的一层光晕。

 

不久前,还被那双手臂拥在怀里……

 

勇利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只记得自己看着维克托的身影发呆,他太困了,眼皮没一会就打起了架,虽然知道这是在维克托家里,就这么打瞌睡不礼貌,但最后还是睡魔战胜了意识,他斜歪着身体倚在沙发上睡着了。

 

在梦里他闻到了肉酱煸炒过后的香味,他的心底里升腾而起一股暖意。他曾经那么尊敬崇拜维克托,觉得他在工作上特别厉害,可是这样的维克托,居然在为自己做晚饭,即便简单,但他没法不动容。

 

在这个梦的最后,他因为维克托落在自己脸颊上的接吻而醒来,他有些吃惊,但依旧做不到将他推开。

 

刚睁开眼,勇利就被蹲在自己身边正盯着自己看的维克托吓了一跳,那双湖蓝色的眼眸美丽极了,但他现在来不及去欣赏这份美,他猛地坐起身,不知什么时候盖上的薄毯滑落到了腰际。

 

「维、维克托……?」勇利一时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你醒了啊。」维克托很自然地伸手摸了摸勇利的额头,「看你累成这样,就没有叫醒你。太好了,没有生病,有点担心你。」

 

维克托的语气太自然,以至于勇利根本没法去怀疑他的关心,而那个亲吻,一定也是梦里自己的想入非非。

 

勇利自顾自地涨红了脸,把自己蜷成一团,抱住了膝盖,「对不起,我睡着了,我睡了多久?」

 

「两个小时。」维克托指了指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客厅巨大的落地窗前的窗帘没有被完全拉拢,透过缝隙,能够轻松地眺望整个东京的繁华夜景,其中最为显眼的就是那座红色的地标——东京塔。

 

勇利知道这里是很高档的公寓,地段很好,能够看到东京塔并不稀奇,只是他很少能在这样的视角看到东京塔,一时之间情不自禁地多看了几眼。

 

维克托心领神会地拉开了窗帘,仲夏夜的东京尽收眼底。就是在这样熙熙攘攘的都市里,每天都在忙碌着,为了生活、为了工作。可是孤身一人是多么的渺小,在如此壮观的景色前,除了赞叹,寂寞也随之涌现。

 

明明已经很努力了,却还有那么多事情做不好,勇利时常在想,自己是不是本来就没有实力,如果是这样的话干脆回到老家长谷津过悠闲的日子算了,至少那里还有家人。

 

「喜欢吗?」

 

勇利点点头,「嗯。」

 

维克托站在落地窗前,背后是大片明亮的繁华,他话中带话地说道:「我也喜欢。」

 

「我也很喜欢你,勇利,要不要交往试试看?」

 

勇利沉默了很久,他的手紧紧攥着维克托替自己盖上的毯子,这是维克托对他的体贴与温柔。维克托的话他听懂了,听得清清楚楚,不可能有第二种意思。

 

「好。」

 

说出这个回答的时候,勇利告诉自己,一定是因为自己太软弱、太寂寞了。

 

所以才会轻而易举地就被攻破了防线,不计后果地答应了一个同性的表白,还是来自于这样优秀的男人。


————————————————————————

老维真的……套路太深了……

其实勇利想什么他全都知道= =正因为知道才能够轻而易举把人拿下,

但是这时候他对勇利的感情其实并没有那么深,

勇利才是先陷进去的那一个,

主动权在维克托手里。

评论(9)
热度(153)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