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奥尤】恋爱猫耳(短篇完结/尤里生贺)

※脑洞特别大。虽然背景是原著基础,但是加了个放飞自我的猫耳设定。

   两个恋爱笨蛋互通心意的小短篇。

   甜甜甜甜死人w

   亲爱的十六岁少年,生日快乐。

(还有半个小时,但是老年人想早点睡觉,所以先发了orz)

——————————————————



恋爱猫耳


尤里·普利赛提迎来了人生十六载以来的最大危机。

 

在十六岁的第一天早晨,睡眼惺忪地站着刷牙的他,无意识地抬头看了浴室里的镜子一眼,立刻就被吓得差点摔了手中的杯子——他的脑袋上,居然顶着一对精致小巧的三角耳。

 

一边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一边伸手摸了摸,这对耳朵呈现出与发色相近的浅金色,摸上去毛茸茸的。尤里微张着嘴,不可置信地用力扯了扯,强烈的痛感随即传来。

 

他忽然明白过来,这不是趁他睡觉给他戴上猫耳装饰的恶作剧,而是他真真切切地长出了一对猫耳,这对耳朵是他的一部分,连通着他的皮肉与神经。

 

「长出猫耳」这种病症已经见怪不怪,专家也在新闻上澄清过,有些处于单恋期的人确实会有这种情况,并不影响生活、危及生命,一旦这种单方面的恋爱转变为两情相悦或者感情消失,猫耳也会随之消失,因此这对猫耳也被称为「幸福之耳」,预示着遇到了真爱,即将获得幸福。猫耳病的发病概率并不算高,引发条件至今没有明确的界定。

 

本以为这是与自己无关的事,可尤里怎么都没想到,这种小概率的事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居然真的长出了一对「猫耳」,他只不过就是在前一晚的梦里梦到了奥塔别克而已。

 

尤里闷闷不乐地刷完了牙,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好久,虽然这对猫耳毛色光亮顺滑,非常漂亮,但是他才不想去面对这种麻烦事!

 

全都是奥塔别克的错,昨晚为什么要在过零点的时候发信息过来?一定是因为看到了他的信息,才会被他闯入梦境,才会有这对令人难堪的猫耳朵!

 

就算再怎么喜欢猫,尤里也不会喜欢在自己头上长上一对这么可爱的耳朵,更何况只要一想到这对耳朵代表了什么,他就越发的面红耳赤。

 

「什么啊,我喜欢谁啊。」尤里不满地自言自语着,手掌还捂着耳朵,似乎这样的自欺欺人能够让猫耳缩回去,「喜欢谁都不可能是奥塔别克吧,这对猫耳一定是骗人的!」

 

尤里烦恼不已,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想法站不住脚,他连朋友都没有,奥塔别克是唯一一个,与他亲近的人里,除了爷爷之外,接触最多的就是奥塔别克了,而且虽然嘴上不承认,但是他对奥塔别克还是认可的,也为能够与他成为朋友而感到高兴。

 

两个人都忙着在自己的国家训练,自从大奖赛结束后,见面的机会很少,刚好这一阵有假期,奥塔别克就来俄罗斯玩。尤里为此还高兴了很久,他和奥塔别克有那么多共同话题可以说,聊起来特别愉快。而除了滑冰的话题,奥塔别克给他推荐的音乐、电影等等全都酷毙了,尤里发自内心地享受着与奥塔别克的相处。

 

「尤拉奇卡,快下来吃早饭!」在爷爷的催促下,尤里也顾不上发愁,只能匆忙从衣柜里翻出了一顶黑色的绒线帽,胡乱给自己戴上。虽然在家里戴帽子很奇怪,但他不想被人发现他长了猫耳,哪怕是最亲近的爷爷,也不想被知道。

 

被发现的话,一定会被问喜欢的人是谁,这种问题怎么可能回答得上来?

 

「尤拉奇卡,今天很冷吗?」准备了丰盛早晨的爷爷有些奇怪地打量自己的宝贝孙子,不明白这孩子为什么突然在家里戴帽子。

 

抓过一个面包往嘴里塞,尤里慌张辩解道:「我赶着出门。」

 

「哦,和你的朋友约好了对吧?」说起朋友这个词,老爷子还觉得多少有些安慰,虽然尤里的脾气是遗传他,但是一直独来独往的没朋友,作为长辈很是担忧,前不久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他交到了朋友,还特意打听了一下对方是怎样的人,得知是哈萨克斯坦的花滑「英雄」之后,松了一口气,而且尤里在提到奥塔别克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嘴角上扬,就连爷爷都知道奥塔别克对于尤里来说很重要。

 

尤里本就心虚,被爷爷那么一打量,一口面包堵在喉咙口差点被噎住,不得已喝了几口果汁,连嘴都来不及擦,就大喊着「我要迟到了,先出门了——」冲出了家门。

 

就连爷爷那句「晚上给你准备了生日蛋糕」都没听见,尤里一口气跑出好一段距离,才喘着气停下来。

 

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胸口憋得慌,他很不擅长撒谎,如果不是当机立断跑了出去,下一秒就会被爷爷发现异常。

 

初春时节,气温回暖,尤里这么一跑就跑出了一身薄汗,抬手就想把碍事的绒线帽摘了,但摘到一半想起了那对开玩笑似的耳朵,不得不重新把帽子扶正。

 

他买了瓶水,在街边的长椅上坐下。这里距离与奥塔别克约好的见面地点不远,但是此刻的尤里却十分害怕与奥塔别克见面。

 

这一切发生得太过于突然,他理不清其中头绪,也分辨不明自己的感情。明明迄今为止对于奥塔别克都是朋友的认知,这个认知现在却被打破得粉碎,尤里一方面觉得不可思议,另一方面害怕去面对这个事实,他甚至想要再去睡一觉,如果再睡一觉就能恢复如初的话。

 

但尤里不是因为害怕去面对就选择逃避的人,相反,他的性格令他一向都是知难而上。越是实力强劲的对手越是能够激起他的战斗欲,因此尽管他苦恼得不知如何是好,也还是按照约定时间与奥塔别克见了面,他的潜意识里告诉他,这对猫耳朵如果真的是因为奥塔别克而出现的,那么与他见面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奥塔别克似乎对尤里带着绒线帽的造型觉得很新奇,在征求尤里同意的情况下,拿手机给他拍了照。

 

尤里全程板着脸,奥塔别克不得不问道:「怎么了?看上去很不开心?」

 

尤里看了奥塔别克一眼,又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他们约在了一家咖啡馆,原本是打算在这里商量接下去要去哪里玩的,不过很显然,在那之前,尤里有话要说,可嘴巴张了张,又吐不出一个词。奥塔别克有些担心,以他对尤里的了解,虽然平时总是容易炸毛,但那未必是真的生气,只有当他欲言又止的时候,才是真正出问题的时候。

 

尤里狠了狠心,低头摘下了帽子,一对可爱的猫耳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奥塔别克的视线中,它看上去是那么的可爱,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摸。尤里的表情又表现出了恰到好处的无辜与烦闷,显得委屈极了,奥塔别克差点没有笑出声来。

 

「你要笑就笑吧。」尤里狠狠瞪了奥塔别克一眼。

 

奥塔别克连忙摆摆手,「不,我是觉得你太可爱了一点。」

 

「不准用可爱来形容我!」尤里凶巴巴地命令道,「这东西才不是我想要的!」

 

「诶?是真的……吗?不是猫耳装饰……?」奥塔别克有些愣,他只是觉得尤里十分可爱,那张漂亮的脸蛋搭配上那对可爱的耳朵,真的是让人情不自禁地觉得美好。

 

「我有病吗?!没事给自己戴一对猫耳朵!」少年愤怒的控诉吸引了咖啡馆内其他人的视线,这放在以前,他是从来不会在乎这些的,但是今天的他顶着一对意义不明的猫耳朵,实在是没了底气,只能灰溜溜地把绒线帽戴了回去,刻意压低声音道:「你看到了吧,就是这样,这对东西今天早上才有的。」

 

「很适合你。」奥塔别克由衷地夸赞着,甚至脑补起了尤里如果真的化身成为猫,那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忠实的猫奴。

 

「合适个屁啊!」尤里都快要疯了。

 

「难道说……是……幸福之耳?」奥塔别克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鬼知道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尤里嘀咕着,「我自己都莫名其妙,明明今天是十六岁的第一天好不好!为什么要碰到这样的事!」

 

「可是,十六岁长猫耳不是挺正常的?因为有了暗恋的人吧。」

 

听到「暗恋」这个词,尤里心中咯噔一下,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会傻乎乎地单方面喜欢上什么人的,这太掉价了,简直就是有损他的形象。但是目前为止,长出猫耳的原因只有这一条——他一定是爱上了什么人。

 

「可恶。」尤里咬着吸管,喝了一大口苏打水,「太丢人了。」

 

奥塔别克看了一眼放在脚边的纸袋子,那里面有他给尤里准备的生日礼物,但是现在这种状况,实在不知道该不该送出手。尤里有了喜欢的人,还是单方面的暗恋,那个人究竟是谁呢?奥塔别克很想知道,却不知道该如何问出口。

 

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好一阵,各自心里都绕过千百种想法,尤里在懊恼自己是不是不该给奥塔别克看这对该死的猫耳,但他是把奥塔别克当做最信任的朋友才告诉他的,换做是维克托,他才懒得去说,说出来只会被那个发际线堪忧的健忘症患者嘲笑,可奥塔别克的表情那么严肃,眼里透出的失望与疑惑藏都藏不住。

 

而奥塔别克的思维则一片混乱,他一会在想尤里喜欢上的会是怎样一个人,一会又觉得也许尤里谈恋爱之后会远离自己而去,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也许不得不再一次被拉开……

 

「你去向她表明心意吧。」「我昨晚做梦梦到……」

 

良久的沉默之后是极其没有默契的同时开口,尤里把下巴搁在手背上,撇了撇嘴,「你说什么?你先说。」

 

「我是说……」不知道为什么,奥塔别克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但他还是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如果喜欢一个人,就大胆地告诉她吧,无论她是不是接受你,你要让她知道你的心意。」

 

听到奥塔别克这么冷静客观的劝说,仿佛这件事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尤里的心中腾地烧起一团怒火,「你开什么玩笑啊!」

 

「……?」奥塔别克歪了歪头,不知道尤里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但随即他又想到,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尤里一定会害羞,因为害羞才变得难以启齿吧。这种感觉他能够理解。

 

「你懂什么啊!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啊,我有点懂。」奥塔别克表示赞同,胸口泛起了一股不知名的酸,他其实并不舍得尤里这么快开始和人交往。

 

完全被曲解了意思的尤里气得耳朵在帽子里竖得笔直,他瞪大了眼睛,用力拍了桌子,再也顾不上形象地冲着奥塔别克吼道:「你是笨蛋吗?!谁要你和我说这些了!我就算整个人都变成猫,我都不要说!这算什么事情啊,凭什么你要劝我和那个人告白?你明明什么都不懂!」

 

面对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奥塔别克被砸得有点晕,但看到尤里直接往店外跑去,只能抓起脚边的袋子追了出去。

 

尤里跑得很快,但奥塔别克也不慢,没一会就被他在街心花园抓住了。为了不让尤里再逃走,他挡在了尤里面前,一手捏住了尤里略显纤细的肩膀,「尤里,你到底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

 

「你没说错。」尤里把脸转向一边,脸色臭得等同于写上了「我不想和你说话」几个大字,还要加上好几个感叹号。

 

奥塔别克不怕死地替尤里摘掉了帽子,他用手指轻轻碰了碰那所谓的「幸福之耳」。

 

「即便尤里你一辈子不和那个人表白,以后都要顶着这对猫耳朵,我都能接受。真的很合适你,它很美。」

 

尤里不满道:「你把我当猫吗?」

 

「不,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尤里都只能是尤里,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你。」奥塔别克扯出了一个微笑,「你喜欢的人究竟是谁呢?也许我能……帮你……」

 

「不需要。」尤里还在赌气,他不能理解奥塔别克怎么这么圣母,居然还要帮他去向「那个人」告白,这就是所谓的朋友吗?

 

「我才不想下一次顶着这对猫耳朵上冰场,而且这事要是被我那群粉丝知道了,我更加不会有隐私了。」尤里粗鲁地拍了拍自己的耳朵,「奥塔别克。」

 

「嗯?」

 

尤里看向穿着黑色风衣的黑发青年,他看上去十分可靠,就算自己对他发脾气,他也没有扔下自己不管,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可以说给他听的吧,他一定会理解的吧。

 

「奥塔别克……那个……」尤里慢慢低下了头,「我昨晚……梦见了你……」

 

「我……弄脏了床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梦里只有你一个人出现,我为什么还会……」就算奥塔别克也是男性,还比自己年长三岁半,尤里也依然觉得难以启齿,更何况这个梦之后,他就多了一对猫耳。

 

「我梦见……」

 

「梦见……我们接吻了……」尤里自嘲地笑了笑,「怎么可能呢,奥塔别克可是男的啊,和我一样的啊,我们明明是好朋友,所以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或者在那之后我又梦见了谁,只是我不记得了,可是好奇怪啊,梦里梦见的记不住的人,也会成为暗恋对象吗,怎么可能呢,一定有其他原因,研究这种现象的专家根本没用,连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

 

尤里一着急就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他不知道说完这些,他和奥塔别克的友情是不是就走到了尽头,他明明这么在乎这个朋友,如果就此结束的话,他一定会很难过。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奥塔别克你……会介意吗?」

 

奥塔别克敏锐地捕捉到了尤里眼中一闪而过的茫然,他忽然想过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想要试一试,他不知道会不会有效果,但是如果他也得了猫耳病的话,那他一定比尤里好不到哪里去,尤里至少很适合,他的脑袋上要是长出了一对猫耳一定是啼笑皆非的场面。

 

可是奥塔别克知道,他的脑袋上早就有了一对无形的猫耳。

 

「尤里,不用担心。」万年冰冻的脸上,难得化开了一汪春水,奥塔别克笑了笑,在他下定决心的那一刻,反而没有那种萦绕心头的酸涩感了,「因为我也喜欢你。」

 

「比朋友之间的喜欢,还要再多一点点。」


随着奥塔别克的这句话,他能够清晰地看到,尤里脑袋上的那对猫耳逐渐消失在了空气中,就像是它从没有出现过一般,短暂得让人怀疑是不是错觉。

 

「是我喜欢你的,那种喜欢。」

 

尤里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奥塔别克,想质问他到底在说什么,但他像是很快意识到了什么,迅速伸手摸了摸自己头上,那里除了头发,什么都没有了。

 

居然就这么消失了。

 

「奥塔别克你……」就算是尤里想要辩解什么,他也无法欺骗自己。

 

——当这种单方面的恋爱转变为两情相悦,猫耳也会随之消失。

 

就算尤里再怎么不愿接受现实,事实就是这样的。他有了喜欢的人,他得了猫耳病,他长出了一对猫耳,然后这一切,随着奥塔别克的一句「喜欢」骤然消失。

 

这究竟代表了什么?尤里的脑袋都快要炸了,不自然的红晕爬上脸颊,他多么希望自己随着那对猫耳一起消失。

 

「开什么玩笑……」尤里心虚不已,他还没吐槽完,怀里就被塞进了一个纸袋子。

 

「给你的生日礼物。」奥塔别克解释道。

 

「是什么?」尤里打开一看,赫然发现里面躺着一个黑色的长条形盒子,也许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窘迫,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它,一副豹纹边框的墨镜出现在了视线中,他忍不住惊呼道:「卧槽超帅的!」

 

「你喜欢就好。」自己送出的礼物能被少年这么喜欢,奥塔别克当然也觉得欣慰。

 

尤里爱不释手地拿着这副墨镜,别别扭扭地说道:「算了,本来我是肯定不会喜欢你的,但是看在你送了我这么帅的墨镜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喜欢你一下吧。」

 

只是,勉为其难,喜欢你一下。


FIN.


——————————————————————

写完我自己都被甜得牙疼ww

这个「猫耳病」有点借鉴「吐花病」,不过还是有点不同的,下午和包子太太聊天的时候忽然想到的,

只是我自己想看yuri喵诶嘿嘿。

真的好喜欢yuri啊,他和勇利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如果说勇利身上有自己的影子,那么yuri真的是我最喜欢的少年的模样。


评论(2)
热度(207)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