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巍澜】第一百封情书(短篇完结)

·依然是原作完结后的同居沙雕日常

·没什么营养,大家磕糖快乐

·其实只是为了写公开处刑

——————————————————————————

第一百封情书

 

沈巍书架的第三排最角落放着一个铁盒子。

 

起初赵云澜只以为这是个普通的装了零散物件的容器,但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赵云澜看到沈巍往里面放了个花花绿绿的信封。这一看瞬间就激发了赵云澜的好奇心,在他眼里,一点与时俱进的觉悟都没有的沈巍会写信不稀奇,但用那种花得闪瞎眼的信封就很是不对劲了。

 

于是某天趁着沈巍去学校上课,假装睡懒觉的赵云澜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了身,直奔书房里那个看上去有些年头的铁盒子而去。

 

那盒子看上去十分普通,也没有任何机关挂锁,赵云澜还没琢磨出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猫腻,手已经打开了盒子。

 

只见里面平平整整放了两叠信,信封上的收件人都是沈巍。

 

明明知道不经当事人允许乱翻东西不好,但赵云澜还是没忍住,他的手先于他的意识翻开了这两叠信封,“沈巍老师收”、“沈教授亲启”、“写给我最敬爱的沈老师”……漂亮的手写体字迹全都不同,更有甚者,朴实做旧的信封上,竖排一列清秀的毛笔字写了“致沈先生”。

 

再翻过来看信封背面,大部分都没有署名,偶尔有几封,写着“xx班xxx”的落款。

 

数了数,一共99封。

 

“呵,我还当什么宝贝呢,收得这么好,好啊,这可算是被我发现了。”赵云澜捏着信封,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着,“沈老师还真是受欢迎,全都没收。”

 

中午赵云澜掐着时间,估计沈巍上完了一上午的课,晃着他的大长腿,从特调处晃到了一个红绿灯之隔的龙城大学,找沈巍吃饭。

 

龙城大学的食堂在学生之间很有口碑,价廉物美,午饭时间挤满了学生。赵云澜沾着沈巍的光,坐在教师用餐区,等着沈巍去刷卡买午饭。

 

赵云澜心里憋着口气,气凭什么沈巍那么受欢迎,而自己那么帅的却没有这种待遇,更气沈巍居然把这些情书都收得好好的。

 

赵云澜吃得心不在焉,沈巍吃得太一本正经,两人之间的气氛竟然有一丝尴尬。

 

沈巍推了推眼镜,斯文地咽下一口饭,“你今天怎么想起来找我吃饭了?” 

 

“找沈老师吃饭还要理由?”赵云澜挑了挑眉。

 

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的时间久了,沈巍又一向心思细腻,赵云澜语气里的那一丝阴阳怪气逃不过他的耳朵——也不知年纪也不小了、却越活越幼稚的赵云澜到底为了什么闹别扭。

 

他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就被一声“沈老师”给打断了。

 

三个女生拎着个纸盒子,三步并作两步往沈巍这边走来,“沈老师,听说今天是您的生日,我们就买了个蛋糕,准备得有些仓促,您千万不要嫌弃……”

 

说话的那个女生扎着马尾辫,模样很是清爽动人,这要放在以前,赵云澜说不定还会心动一下,不过眼下看着她,只觉得有些碍眼。

 

沈巍抿嘴笑了笑,“谢谢你们,心意我领了,不过这蛋糕,你们拿回去吃了吧,我不爱吃甜的。”

 

“沈老师……”

 

赵云澜最见不得女孩子哭,见那三个学生都快哭出来了,本能地插嘴道:“沈老师,收了呗,学生的一片心意。”

 

沈巍拒绝学生的话被赵云澜硬生生给打断,事已至此,他再拒绝确实就显得不给人面子了,只好站起身接过那粉蓝色的蛋糕盒,道了谢。

 

等到那几个学生走远,赵云澜才道:“哎沈老师,我怎么不知道你今天生日?”

 

沈巍哪来的生日,他都活了一万年了,虽然往后可以入轮回,但往前追溯他诞生之日显然是算不到头的。

 

“教师简历上写的,我总不能空着吧,就随手写了一个。那是假的,做不得数。”沈巍解释道,“这蛋糕本来不该收的。”

 

“你没看见人家急得都快哭了吗?别辜负人家一片真心啊。”

 

赵云澜一直都是插科打诨的语气,十分欠扁,也就沈巍脾气好,忍得住不和他争吵。但赵云澜那句“一片真心”倒像是戳中了他的点,他似乎是在忍耐,然而忍了又忍,最后还是说出了口,“赵云澜,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赵云澜站起身,“我吃饱了,晚上记得早点回家。”

 

沈巍看着赵云澜吊儿郎当的背影,好半天才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赵云澜这明显是在吃醋。

 

虽然还不知道他误解了什么,但对于沈巍来说,仍然甘之如饴,别看赵云澜这个人平时什么都敢吹,真的到了感情上,就别扭得和什么似的。

 

不过沈巍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他回到家的时候,赵云澜居然在公开处刑。

 

“沈老师,您的声音那么好听,上课的时候念的每一句古诗词,都如同春风一般,拨动我的心弦……”

 

“沈老师,从见到您的第一眼起,我就感受到了胸口的轰鸣,那之后您的每一节课我都不会缺席,您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了笔记,很快就要毕业了,我真的很舍不得您……”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

 

沈巍拎着包在门口站着,面无表情地听赵云澜这混账把一封封情书的内容逐字逐句念过去。赵云澜念得尤其声情并茂,带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觉悟,酸味冲天。

 

沈巍嘴角抽搐,好几次差点想掉头就走,留赵云澜一个人在家里发疯,可他克制惯了,这会也愣是没有做出甩门而去的举动。

 

赵云澜当着沈巍的面念了三四封情书,这才慢慢悠悠地放下信纸,抬头幽幽地往玄关处看了一眼,欠揍地笑了笑,“回来啦?我这才刚开始呢,要不要坐下一起品鉴品鉴?”

 

沈巍不想和他一般见识,也觉得他今天的举动实在不高明,便一言不发地盯着软在沙发上没个正形的赵云澜看。

 

大概是被沈巍的眼神盯得发毛,赵云澜终于坐起了身,把几封情书重新塞回信封里,按照原样放回了盒子里,摊了摊手,“我也不想干这事,但我说沈巍,你收人那么多情书干什么?集齐一百封准备召唤个神兽出来么?”

 

他倒也并非是为了吃醋而吃醋,他只不过还存着点念头,若是借机反攻沈巍一次,那便算是目的达成了,这气也没白生。

 

“能拒绝的我都会拒绝。但有些是她们直接塞到我的教案里、或者混在别的老师都有的贺卡里给我的,她们都知道我不收,所以总想着别的办法。今天要不是你,那个蛋糕我也根本不会拿。”沈巍坐到了赵云澜身边的沙发上,松了松常年一丝不苟的领带,“可收到手里了,我也不能随意扔掉,毕竟每一封信都是用心写的。”

 

赵云澜刚想说他心大,居然光明正大的留着,就听沈巍叹气似地补充了一句,“喜欢一个人,不容易。我虽然不是人,但既然生了情愫,就会有产生同理心的时候。”

 

赵云澜被噎得说不出话,一看到沈巍那黯然下去的神色就缴械投降,有再多想作的妖也作不出来了,心软成了一汪水。本来情书这事也不是沈巍一个人的错,他确实长了一副好皮囊,这在当年自己还是昆仑君的时候,就觉出了这小鬼王的美貌。如今小美人长成了大美人,而沈巍平时上课的样子,赵云澜也是见识过的,虽然对课程内容没什么兴趣,但那风度翩翩的认真样子,着实吸引人。

 

赵云澜心想,这可真是着了他的道,如今摆出一副委屈无辜的脸,自己就没办法再“闹”下去了。

 

尤其是那句“喜欢一个人,不容易。”像一把刀,无声无息地插在赵云澜的胸口,汩汩直冒血,疼得说不出话。

 

是了,沈巍他心心念念的只有自己,一万年并非只有三个字那么简单,当年他们相处的时光才多久,可沈巍居然守着这短暂的回忆,苦苦撑过了一万年,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唯有初心不改,将他放在心尖上。

 

这些情书,不过是聊表少女怀春之情,可沈巍的感情,又岂是几张信纸能比的。

 

想来这些孤独苦楚,全在那句“不容易”里。

 

赵云澜忽然想起沈巍珍藏的画着自己的那幅古画,“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真要说情书,沈巍的功力可比那些乱用古诗词的学生高明不知多少。

 

寥寥数语,道尽真心。

 

赵云澜心道,沈巍为我做了那么多,守了那么久,一封情书算什么,怎么就连一封情书都给不了他呢。

 

赵云澜倾身揽过他的大美人,如同当年在少年光洁的额头落下的那个亲吻一般,轻轻地落下一个吻。这个吻比起他们平日里的亲密而言显得太过于淡薄,但于沈巍而言,就像是穿越回了一万年前,那颗喜爱仰慕的心,遥遥地颤抖起来。

 

那一瞬间,沈巍的双眼通红,眸中闪着脆弱的水光,他露出了少年一般的笑容,拨开了层层叠叠的积云,天际洒下万里光芒,耀眼又珍贵。

 

第二天清晨,赵云澜在那放回原处的铁盒子里放入了第一百封情书。

 

连信封都省去了的纸笺被折成了长条形,上面的字遒劲有力,带着说不出的潇洒。

 

——死生不计,真心不负。



——————————————————————

这99封情书,讲不定也是沈老师安排好故意给赵处看见的(。

评论(14)
热度(221)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