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巍澜】书笺

什么,怎么就变成我不要了!
巍巍写情书逼格就是比老赵高www

Cynthia菟子:

《书笺》


*CP:巍澜


*原作时间线后,无营养小甜饼。


@夏天不倒塌 她不要,但是我不管,我就是要送给她。


 


>>>


 


大学路9号一片愁云惨淡,主事的躺没躺相地埋在沙发里,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监工,还有点没事找事的味道。


祝红在忍无可忍中偷瞄了眼时钟,小声嘀咕了句:“沈老师今天怎么还没来?”


“来不了了。”大庆不知从哪儿蹿了出来,以与身材不符的灵巧度落在了办公桌上舔爪子,“我们的救星出差去了。”


“出差?”林静从电脑后冒出头来,“去哪儿?去几天?”


赵云澜冲林静的方向丢了个废纸团过去,囔道:“对我家媳妇儿那么关注做什么?”


林静缩了缩脖子,吐槽道:“哎,独守空闺就是脾气暴躁。”


“你这个月工资不想要了是吧?”赵云澜“啧”了声,坐起身来。快被他掌心捂热的手机依然十分安静,没等来什么消息。


“沈老师上次出差还是和我们一起去清溪村那回吧?”郭长城壮着胆子插嘴道,“是不是……又有什么大事……”


“呸。你属乌鸦的吗?”赵云澜打断郭长城的话,“他是替身体不好的同事带学生去星城考察风俗文化去了。”


“星城南边靠山的地方还有几个少数民族集聚地,不仅文化风俗保留的好,还有老人会说古方言,对训诂学研究有帮助。”大庆补充道,“出发前沈老师说的。”


“哦。”祝红看着赵云澜第八百次低头翻手机,一切了然于心,“心肝去山沟沟了,联系不到了是吧。”


赵云澜抬头投去一个“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的眼神,一挥手开始赶人:“赶紧滚,别在我眼前瞎晃悠,烦。”


特调处众人巴不得赶紧下班回家,得了令立马收拾了东西走人,就剩个孤家寡人还瘫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其实沈巍也不是音信全无,他们飞机落地刚到星城市区的时候,沈老师有发了封短信来报平安。这对于不擅长电子设备的沈巍来说,简直是突飞猛进的成果。


不过后来他们深入大山之后就真的没音讯了,大约是山里信号不好,沈巍对于找信号这件事也不得要领,于是索性作罢。赵云澜不死心地拨了个号过去,对方果然还是在服务区外。这会儿他突然有点想念斩魂使捎过来的信笺了,虽然文绉绉的颇具酸腐气,但有总比没有好。赵云澜心烦了,他掐指一算,沈巍还得有个五天才回来,难熬。


“赵处,你也别太担心了。”


赵云澜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一跳,扭头一看是折回来拿东西的郭长城。他捂着个包战战兢兢的,估计是被赵云澜这猛地一回头给吓到了。


“他还用得着我担心吗?”赵云澜回想了一下沈巍的战斗力,不管是平时还是床上,都颇有点一言难尽,“行了,你别瞎操心了,赶紧回去吧。”


赵云澜倒是真的不担心沈巍的安全。如今大封的事也了了,天下太平没什么可操心的,能伤得了沈巍的人除了他自己估计也没第二个了,哦那种时候的咬痕自然是不能算数的。这么一想,赵云澜又四平八稳地躺了回去。


说到底,心烦不过是想得紧,空空落落的总要成个情绪发泄出去。


可沈巍等了他一万年也没烦心,他赵云澜怎么连七天都熬不住?怕还是道行不够。


于是赵云澜打算平心静气地等上一等。


清心寡欲的他终于在第六天收到了一条汇报回程的短信。赵云澜扒拉着手机确认了三遍航班时间,第二天毫无罪恶感地翘班去机场接人回家。


离开了一周的人被学生围着,不知还在探讨什么学术问题。对方敏锐地察觉到了赵云澜的目光,一侧首,温温柔柔地看过来。


哎哟,赵云澜心底喊了声,为了这个眼神这个笑,熬半个月都值啊。


回程的时候在车里一聊,赵云澜才得知原来沈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短信没发出去,等红灯的时候他拿过对方手机一看,草稿箱里躺了一列的短信,没什么内容,就是简单报个平安。他知道沈巍脸皮薄,写不出什么过分的内容来。


在副驾驶坐着的人有些懊恼,赵云澜就抬着眼看着他笑。


“没事儿。”仿佛烦心了一周的人不是他,“我就知道宝贝儿心里有我。”


沈巍被他逗恼了,侧过头看窗外,耳廓红红的。


“没个正经。”


 


>>>


 


赵云澜像望夫石一样候着的经历被特调处几个狼心狗肺的家伙毫无保留地抖给了沈巍,后者推推眼镜笑了笑,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赵云澜看着胃疼,想一挥手把这群看热闹的给哄散了。


老李就是这时候进来的,给赵云澜递了封信。


“信封上只写了要给您,也不知道是谁寄的。”


赵云澜接过来,还没来得及看信封上的字,就被沈巍按住了手。


“那个……回去再拆吧。”沈巍的语气有点不自然,赵云澜看了他一眼,手里的信是谁寄的不言而喻。


“好啊,你说回去拆就回去拆。但是宝贝儿啊……”赵云澜在众目睽睽下贴近了沈巍,凑在他耳边小声问,“你这玩得又是什么情趣?”


围观群众一哄即散,沈巍耳朵唰地红了,他推开了点赵云澜,让两人之间留点距离。


“不、不是什么……”沈巍努力了下到底没把词说出来,磕磕绊绊接了下面一句,“在星城村落考察的时候,路遇一间邮局。说是邮局,外观和内饰都和城市里的邮局相差甚远,倒不如说更像古时候的驿站。这间邮局坐落在山腰,那天下雨,云缠雾绕,还有些世外仙境的味道。


“我和学生本来是进去躲雨的,但随行带路的村民说,这间邮局地处偏远,发出的信件并不是全能交到收件人手里。但若是真能收到这群山里发出的信物,必然是受了山神庇佑,要得好运的。”


曾经的大荒山圣无辜地眨了眨眼,内心无声吐槽道:还有这样为中国邮政开脱的吗?


像是听到了赵云澜的心声,沈巍笑了一声,继续缓缓道:“是有些无稽之谈,但既然是考察民俗,自然得尊重当地的民俗文化。我带的学生们听了村民的话,便纷纷表示要在这邮局寄信试试,连带着怂恿我一起写。”


赵云澜笑了:“所以你就寄给我了?”


沈巍点点头,垂眼看了眼赵云澜手里的信,笑道:“村民说,若是在信内祈愿,安全收到信笺之后必能心想事成。”


“这么灵?我都心动了。”


沈巍笑着摇摇头,“我原本不打算写的。想来我心中所求皆已得偿所愿,若是再许下什么,总觉得太过贪心。但学生们兴致很高,我也不好扫了兴,于是便给你寄了一封。”


赵云澜被沈巍说的更加好奇信中内容,拉着沈巍进了办公室,关门落锁。


“等不及回家了,领导,我申请在这儿就拆信成不成?”


这信既然都寄出了手,自然也没有拦着别人不打开的道理,沈巍点点头,任由赵云澜拆了信封。


信纸单薄,却带出股清香来。


赵云澜翻开折叠的纸,紫色的干花随着白纸黑字一起铺展开来。


只见信上写着——


愿信笺万里,携春色予你。


                                            巍笔。






END

评论(3)
热度(277)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