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不倒塌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社畜的我,也想要努力更新。【可能只是想想而已。
微博@澈澈奶黄包

【奥尤】万有引力(黑道+ABO) 第十五章

谢谢大家支持~!

整天搞事的澈澈&蕶:

本子预计下周开始陆续发货,抱歉让大家等这么久~


《万有引力》也会参加cp20,摊位在:麒麟出张所


· @夏天不倒塌 和@蕶E 的搞事联文


·架空,篇幅中,HE


·黑道PARO+ABO,黑道老大X富家小少爷,AO设定


·年龄操作有,身高操作有,奥塔20(身高178),尤里15(身高163)


·维勇出场有


·力求给大家一个超不一样的ABO,ABO界的狗血传奇也从此诞生


 前文链接:序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 、第六章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Chapter 15




      “大嫂的信息素味道好独特……”




      “笨蛋!你居然敢闻?!那可是老大的omega!”




      “看吧,我就说老大喜欢他,老大先前还欲盖弥彰,啧啧。”




      “不过我觉得他性格真烈,和一般的omega完全不一样,老大还那么宠着他,果然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你懂什么!一般的omega能入老大的眼吗?”




      ……




      尤里站在二楼的楼梯口,一楼大厅的谈话内容一句不落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一时不知该不该下楼。经常跟着奥塔别克的几个手下也都是很优秀的alpha,此刻却围坐成一圈聊八卦,这画面实在是太美,美得尤里嘴角抽搐。




      他身上穿着奥塔别克的衣服,身高的原因,奥塔别克的衬衫套在他身上显得空落落的,裤脚被卷了好几圈才不至于被踩到。




      “怎么了?”刚从房间出来、穿戴整齐的奥塔别克有些疑惑地看着止步不前的尤里,“不下去吗?我们去吃点东西。”




      尤里不自主地摸了摸鼻子,不太想下去,“那个,你的手下们……”




      “哦,正好,给你介绍一下吧。”奥塔别克没理解尤里的言下之意,率先下了楼。




      尤里没办法,只好跟在他身后。还没完全跨下楼梯,就被以阿莱克斯为首的手下们一声“老大、大嫂好!”给震得差点缩回去。意识到自己居然害怕这群alpha,多年的本能让他立刻就很不满地瞪了回去。




      身为奥塔别克最得力的手下,四人面面相觑,总觉得尤里瞪过来的眼神里充满了威慑,然而他们实在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对一个如此年轻的omega产生惧怕之情。




      奥塔别克把这一切看在眼里,轻咳了两声。




      alpha身体条件优秀,奥塔别克看上去已经没有大碍,除了嘴唇因为失血过多还显得有些苍白。就算是前一天晚上,尤里扔下他不管,他也相信自己死不了,身为一个alpha如果不是伤到要害部位,不会那么轻易就丢了性命,更何况训练有素的手下也肯定会尽快来援救他。




      但是奥塔别克忘不了尤里担心自己的神色,虽然总是被嫌弃着,但是少年的眼神骗不了人,那种焦急与不安,现在想来,还挺让人暗自窃喜的。




      两人折腾了一晚上,直到天亮才睡着,此刻睡醒起床已经是下午。尤里起床的时候对前一晚的事情闭口不提,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奥塔别克也没有揭穿他,只是视线忍不住会盯着那块藏在他中短发间的痕迹,那是自己留在他颈间的,独一无二的印记。




      他把身后的尤里拉到面前,对着大家介绍道:“尤里·普利赛提。”




      既没有其他什么称呼,也没有解释他们是什么关系,只是简简单单说了尤里的名字,而后又依次介绍了一遍四个手下的名字。




      尤里大大方方地和他们握了手,几个手下展现出了毕恭毕敬、诚惶诚恐的狗腿样子。奥塔别克在心里憋笑,他这几个兄弟都是光棍,一直以“老大还没结婚我们怎么可以先结”为借口,忠心耿耿地跟在奥塔别克身边。




      “昨天晚上的事情都处理干净了?”奥塔别克随口问道,看到阿莱克斯欲言又止地点了点头,便挥了挥没有受伤的左手,“以后的事情以后我们慢慢清算,不急在这一时,没什么事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带尤里去吃点东西。”




      听得一头雾水的尤里很想知道奥塔别克究竟是招惹上了什么人,但是他也看得出来,他们并不想在自己面前透露太多,于是乖乖闭嘴不问。




      奥塔别克家的餐厅很明亮,午后的阳光照得人惬意万分。餐桌上摆放着面包、火腿、奶酪、果酱等,也有清淡的粥和酸奶。餐厅里没有其他人,只有他和奥塔别克,尤里放松了防备,没有什么拘谨。




      一边用勺子喝着蓝莓酸奶,一边不满地向奥塔别克抱怨道:“能不能不要叫我大嫂?太奇怪了。”




      奥塔别克看了看尤里,他身上还有很明显的自己的气味,不管怎么说都是坐实了“大嫂”这个称呼,不过既然尤里不愿意,他便爽快地答应了,“我和他们说。”




      尤里吃了两片夹了火腿和奶酪的面包就停止了进食,看出他有心事的奥塔别克小心翼翼地询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我明天要回学校考试。”




      奥塔别克愣了一下,他不觉得尤里是会为了考试而发愁的人,而且临近寒假,考完期末就能放假了,对学生而言应该是件开心的事。




      见奥塔别克并不理解,尤里把碗一推,有些闹脾气,但也懒得解释,只是闷闷不乐地说道:“我吃饱了,谢谢你。”




      尤里的烦恼并不是空穴来风。第二天他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去学校,立刻就引起了学生和老师的注意。




      他的身上有太明显的属于alpha的信息素味道,藏在发梢间若隐若现的咬痕也证实了他被人标记的事实。最先发现这一问题的是尤里的同班同学,他们惊讶万分,纷纷大呼小叫地传播了这个消息。尤里平时独来独往,在学校也没什么朋友,此时也没有人来询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尤里本来早就习惯了他人的闲言碎语,但是猛然之间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还是因为被标记这样的事情,到底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才刚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没一会,尤里就被闻讯赶来的班主任很严肃地叫走了。




      尤里的班主任是个名叫安娜的年轻beta女性,刚从学校毕业没多久,对于尤里这样的问题学生本就感到苦恼。本来以为只要尤里不惹事生非,她就睁一只眼闭只眼,而尤里除了隔三差五和校外的人打架之外,也没有把麻烦惹到学校里来,她就没怎么过问。




      哪知道一下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担心会被学校领导与尤里家长指责,说她没有保护好班上的学生,经验不足的女老师如临大敌。




      她把尤里带到了无人的会议室,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从来没有处理过这种事。学校里一些高年级的成年omega拥有合法的alpha伴侣是件很正常的事,但是尤里还没有成年,她第一反应是尤里被人欺负、占了便宜。




      “尤里,可以告诉老师发生了什么吗?”




      面对女老师的明知故问,尤里没什么耐心,“如你所见,我被标记了,不过是临时的,三个月后就会解除。”




      “……”没料到尤里这么直白,安娜有些反应不过来,好半天她才重新开口道:“需要老师帮忙报警吗?”




      尤里无言地看了她一眼,继续语出惊人地说道:“我是自愿的,因为我发情期提前了,身边也没有抑制剂。”




      重磅消息一个接一个,如同名字一样普通的女老师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了。她勉强维持住表面的镇定,“我想你应该知道,对于未成年omega被标记,我们国家有明确的法律。这件事非同小可,老师需要与你家长以及那个对你标记的alpha见面,并且要通知omega保护协会的人。”




      “我都说了只是三个月的临时标记!有必要这么做吗?”事情涉及到家人以及那个该死的omega保护协会,尤里实在不想被爷爷责骂,也不想被什么保护协会强制抓回去关禁闭,更不想让奥塔别克担负不必要的罪名。




      像是想起了什么,安娜追问道:“发情期提前……最近是不是和某个alpha走得特别近?标记你的人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如果标记尤里的alpha是学校里的人,那么学校将会负有主要责任,甚至影响学校的名声,想到这里她就脸色惨白。




      “不是,和学校没关系。”尤里冷笑一声,仿佛是看穿了班主任的自私,“能让我先回去考试吗?考完试我让家长以及那个alpha到学校来一次。”




      尤里并不是爱学习,他只不过不想应对这个烦人的、只知明哲保身的班主任。他心里很清楚,不能把爷爷叫来,以爷爷的暴脾气,打他一顿都是轻的。伊戈尔不喜欢奥塔别克,一定会把过错都怪罪到奥塔别克头上,尤里不想看到这样的场面。于是在考试开始前最后一分钟,他发了短信给维克托,简单解释了事情始末,请他以家长的身份来学校一次。




      维克托工作繁忙,收到尤里的求助信息时,他正打算参加公司的例行会议。尤里很少以这样的语气求他做什么事,而且他被奥塔别克临时标记这件事也足够令人震惊。他思索了一会,还是推掉了所有行程,开车去了学校。




      维克托是一个人去的,还没走到约定见面的空置教室,远远的就看见了奥塔别克那几个手下西装革履地站在走廊里,引来路过的学生们围观无数。而当维克托走过时,学生间更是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习惯了被人如此追捧的维克托微笑地冲着年轻的学生们挥了挥手,其中有几个女生正对上他的视线,随即小脸一红,害羞地躲回了人群中。




      由于和奥塔别克经常有生意上的往来,维克托和这几个手下也挺熟悉的。维克托走到阿莱克斯面前,笑着问道:“你们今天怎么穿成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来打劫学校的。”




      阿莱克斯看了看维克托,觉得他穿西装就是成功的商业人士风范,自己几个兄弟穿西装,看上去就是保镖。他有些为难地回答道:“老大说这么正经地被叫去学校,肯定不能丢了大嫂的脸,所以我们都是打扮了一番才来的。”




      维克托看着这几个人在发胶的作用下梳成的大背头,别看平时这群人看上去有些匪气,一身西装套在身上,倒有那么几分一表人才的意思。维克托内心一阵憋笑,“大嫂?你们管尤里奥叫大嫂?他怎么没和你们打起来?”




      “尤里奥?”阿莱克斯很会抓重点,“这是昵称吗?”




      维克托摇摇头,“好心提醒你们,别这么叫他,他会生气的。”




      “维克托先生,您怎么会到这里来?好像和大嫂还认识?”




      “我是他的‘家长’。”说罢他推开教室的门,走了进去。




      这里原本是间音乐教室,空置之后就变成了老师约见家长的会客地点。维克托刚进去,就感受到了空气的凝滞。尤里一脸不屑地靠着墙壁站着,看向维克托的眼神有点不满,仿佛在嫌弃他来得太慢。教室里已经坐了学校校长、班主任、omega保护协会的两个人以及特意穿了西装打了领带的奥塔别克,这群人看到来人是维克托的时候都闭了嘴。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作为一个商界天才,他们都有所耳闻,而且因为长相帅气、又十分会讨omega喜欢,时常会成为网络上的热门话题,前一阵的订婚宴更是让人津津乐道。




      就连奥塔别克都很惊讶,没想到尤里叫来的“家长”是维克托。




      尤里在一旁轻啧了一声,他的余光将班主任的表情尽收眼底。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盯着穿了西装的奥塔别克看,现在维克托一来,她更是双眼都绽放出了异样的光芒。




      这算什么?你们精英alpha的撩妹大会?他愤愤不平地在内心嘀咕着。




      “抱歉,我来晚了。”维克托谦逊有礼地打了招呼,“我是尤里的家长,他的爷爷身体不好,不适合来处理这些事,就由我来代为处理。”




      拥有一头耀眼银发的维克托,怎么看都和尤里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这么一个大忙人,会因为一个学生的谎言而特意跑来吗?由此可见尤里与他确实有联系。




      维克托补充解释道:“尤里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我是看着他长大的。”




      “闭嘴,谁要你说这些了。”尤里插嘴打断了他,对于满屋子的成年人都坐着,只有他被要求站着这件事,他感到很是愤懑,“老师,人到齐了,可以开始了吗?”




      omega保护协会的人率先开了口:“我来总结一下,因为与阿尔京先生过分亲密的接触,导致你在未成年的状态下就迎来了发情期,并且与阿尔京先生发生了关系,由他对你进行临时标记,整个过程你完全是自愿的,对吗?”




      虽然那句“过分亲密的接触”很刺耳,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如果不是因为奥塔别克受伤流血、信息素的浓度成倍增长,尤里的发情期也不会提前那么多。




      “对。”尤里很爽快地承认了,他走到奥塔别克身边,“这个人如果是强迫我的话,大可以对我进行终身标记,没有必要麻烦得要命地做什么临时标记。是他保护了我,没有让别人接近我。”




      “amazing!”一旁的维克托看到尤里这么护着一个人,忍不住惊呼了一声,随即他意识到自己的发言会造成误解,只好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两个在交往,但是不知道竟然这么感人,是我们平时太忙了,不知道尤里会发情期提前,这是作为家长的失职。”




      维克托以退为进,先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撒谎说他知道尤里与奥塔别克在交往,而后又很诚恳地自己认了错,表示是家长对尤里没有时刻关心,才导致了这次事情的发生。




      尤里在心中暗骂维克托简直就是老狐狸,嘴上说出口的却是:“你哪有时间管我,自己忙着结婚都来不及。”




      尤里表现出了孩子气的一面,奥塔别克捏了捏他的手,向着在场的其他人表态,“等到三个月过后,如果尤里不愿意选择我,我也不会勉强他,我尊重他的一切选择。当然,如果他选择了我,我会对他负责到底。”




      维克托与奥塔别克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交流,却能够彼此心照不宣地将谎言与真相掺杂在一起说出口,让人轻而易举就相信了,这大概也与奥塔别克表现出的成熟、以及维克托的名气有关。




      谈话进行了半个小时,直到奥塔别克在一份所谓的“保护omega”的承诺书上签了字,校方才如释重负地放过了尤里。




      尤里在大家的注视下,被自己的alpha带回家。即便很不喜欢这种说法,尤里此刻也不得不屈服,乖乖地跟着奥塔别克还有维克托往学校外走。说起来今天奥塔别克为什么要穿西装?去参加维克托订婚宴的时候都没见他打扮得这么得体,来一次学校有必要又是领带又是发胶的吗?以及阿莱克斯他们是怎么回事,今天他们玩角色扮演吗?演的是奥塔别克的保镖?




      尤里还没有想明白这些,就在校门口看到了被围观的豪车。他本以为那是维克托的新车,结果下一秒就看到了维克托的车。反应过来这是奥塔别克的车的时候,尤里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奥塔别克!你今天到底来干什么?别以为你对我进行了临时标记,我就要对你言听计从!我特别讨厌你这种暴发户的行为!”




      奥塔别克很无辜,“我只是想着不能给你丢人,毕竟要面对校方、omega保护协会、还有你的家长……”




      说到“家长”这个词的时候奥塔别克看向了维克托。维克托耸耸肩,“我只是来救场的,救救可怜的尤里奥。”




      奥塔别克表示理解地点点头,“确实,尤里的爷爷并不喜欢我。”  




      “不过我还真没想到,尤里奥你会和奥塔别克在一起,发展竟然还这么迅速。”维克托看热闹不嫌事大,语气很欠扁,“要不要与我和勇利一起结婚?”




      要不是维克托今天好心来替自己解围,尤里有种把他暴打一顿的冲动。忍了又忍之后只好把气都撒在奥塔别克身上,“你不要以为占了我一次便宜就能一直占下去,我根本不喜欢你!我才不要你对我负责!我可以自己养活我自己,也可以养活我未来的伴侣!”




      “……”奥塔别克与维克托对视了一眼,纷纷为尤里的伟大志向感到了忧心。




      “说点正经的,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回家?”维克托皱眉问道,“你身上都是他的味道。”




      “我昨晚和爷爷说住在同学家了,反正放寒假了,就一直住在同学家吧。”尤里意味深长地看向维克托。




      维克托当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果断拒绝,“不行,我家还有小猪猪,轮不到你来住,你肯定会欺负他。”




      “谁欺负谁啊?!”尤里都快崩溃了,“那我住酒店吧。你帮我和爷爷一起撒个谎,就说我去其他地方参加冬令营了,整个寒假都没法回去。”




      “寒假结束之后呢?你打算这三个月一直不回家吗?”




      “还没想好,走一步看一步吧。今天谢了,我先走了。”尤里背着书包,无视奥塔别克转身就打算离开。 




      很显然尤里是生气了,但是奥塔别克却一时想不明白其中缘由。他只能追上尤里的步伐,试图把人留住。如果尤里不回家,奥塔别克也不放心他一个人出去住,便想着把人带回家住,反正已经住过一晚,多住一阵子也没有什么影响。




      tbc.

评论(2)
热度(208)

© 夏天不倒塌 | Powered by LOFTER